其他係列列表
  • 白天問黑夜
  • 其他
  • 連載
  • 04-20
  • #單板滑雪#雙強#男主視角#未成年不談戀愛 數據借鑒各位大佬有微調 丘丘各位看官切勿較真!!! 另:求收QWQ BIGAIR退役大佬混血教練×雪山下撿的綠眼睛天才小孩 運動員時期最讓教練頭疼的中二Bking有朝一日也成了教練, 還帶了一個在黑化邊緣岌岌可危的小可憐做徒弟。 各大媒體:??? 文案一【我從未離開】 假如有一次機會,能夠衛冕自己的遺憾,你會選擇…… 【PA】17歲的CHI毫無誠意地鼓掌,扒拉下一邊墨鏡,提著印有一頭瘋牛的頭盔,歪頭望著記者攝像機後的觀眾:“我怎麼會留遺憾?” 【PIA】香檳爆破出琥珀色的氣泡,19歲的CHI站在最高領獎台,居高臨下俯視舉著話筒的記者,打斷這個每年都問一樣問題的記者:“站在這,我會一直站在這。” 【PENG】湛藍瞳孔映出皚皚雪山上的怪石與斷崖下潛藏的冰湖,鮮活的心跳聲打著旋沉寂在浮冰裡,23歲的CHI躺在ICU儀器的警報聲中,冇能回答這個問題。 隨後三年,池嵩從ICU爬迴雪場。 山腳的人聽到平昌奏響了國歌,山頂上的人一低頭看見自己不堪重負的脊骨。 相比山下的人頭攢動,池嵩突然發現自己更懷念貓著腰穿過崇禮小樹林時迎麵吹來的風,還有蹲在纜車上靜靜看的落日餘暉。 於是被所有人簇擁著離開賽場後,池嵩放下了雪板,吹夠了霧凇林的風,在酒館靜靜喝一杯加了白蘭地的蜂蜜酒。 澄黃的酒液浮著乳白泡沫,池嵩在霓虹下做起了夢,雙腿沉重得好像仍然在半空中踩著雪板,一低頭,右腿上掛著一個綠眼睛的小孩。 文案二【烏鴉的世界裡,天鵝也有罪】 薑枝永遠記得那晚的酒館 這人手上少有地抱著吉他 輕輕地彈唱: 最好的報複是美麗 最美的盛開是反擊 彆讓誰去改變了你 從那天起,黑化邊緣岌岌可危的小可憐 每天都黏在教練屁股後麵,走哪跟哪。 夢裡是烏鴉的世界,黑暗得不透一點光 唯有在這個人身邊,自己也敢張開雙翼,自由翱翔
  • 大師兄他柔弱可欺
  • 其他
  • 連載
  • 04-20
  • 姚念芸有一個秘密。 她是個穿書人,但與旁人不同,她穿的是一本評論區都不穿褲衩子的修仙文。 嗣靈告訴她:“隻要你成功扭轉男主被強迫的命運,就算完成任務。” 在本書中,溫無越便是那位美強慘的棲雲宗大師兄,他清風霽月,脾氣好得冇邊,似乎註定隻能是柔弱被壓的那一方。 姚念芸成了他最小的師妹,聯想到後麵不能播的禁忌內容,她懷抱著溫無越的劍,看著他手把手教自己練劍的模樣,心情複雜。 這般好的師兄,除了自己保護,還能有誰保護他呢? 她一路擋刀送溫暖,避免他落入宗門的魔爪,在她不懈努力下,溫無越安然無事,依舊還是那個完好如初的大師兄。 又一次在背地趕走試圖玷汙他的好色之徒後,姚念芸收好長劍,背後卻是冷不丁出現溫無越的身影。 青年溫潤如玉,言笑晏晏地執起她的手,站在她身後親昵道:“師妹菩薩心腸,若是我啊,定會讓他們一個不留,全死乾淨。” 說罷便手起劍落,利落解決那人的脖頸。 溫熱的血濺到二人臉上,感受到身後不斷溢位的陰冷黑氣,姚念芸原地破防。 青年濕冷蛇尾圈住纖細腳踝,薄唇急不可耐地親吻項上髮絲,語氣輕柔。 “師妹居然以為師兄是被壓的那個嗎,真是太令師兄生氣了。” “雖然並不知曉師妹為何誤會,不若我現在就讓師妹知道,誰纔是進攻的那一方…” 救命!還她溫柔善良,菩薩心腸的大師兄! 麵前這個瘋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溫無越上世含恨而終,重活一遭,望著底下那群依舊貪婪不變的麵孔,內心嘲弄。 他拋正道,入深淵,為的是能屠儘棲雲宗,卻冇想到橫空殺出個腦子不太正常的小師妹。 因著吸收的修為過多,臉色蒼白,他躺在床上,抬眼便看見他那資曆平平的小師妹抱著藥,用一幅難以形容的震驚表情看著自己。 “師妹在想什麼?” “在想你的菊花是不是爛掉了。” 溫無越:…… 一番試探,他才明白小師妹竟是想歪了。 望著手法不甚熟練、笨拙地給自己上藥的小師妹,溫無越手指繞著她的髮尾,內心暗笑。 既然小師妹錯怪自己,陪她玩玩又何妨? 滿天飛雪中,青年漫不經心地撣去劍上熱血,端坐在屍山血海之上,身上惡念皆化作不懷好意的粘稠觸手蟄伏於他身旁。 霜雪模糊了他一貫的溫柔表情,姚念芸掌心微顫,手握無塵劍站在他的對麵。 他起身,空手接住劍刃,粘稠血水自掌中溢位,溫無越垂眸望著她微笑道:“用我教你的劍式來殺了我,殺了我,你便能回家了。” 後來他卻抱著她,在墜入永恒黑暗中低聲呢喃,“我給過你機會的,師妹。” 【觀前指南】 1、1v1,he,非大女主非爽文,女穿書男重生,會比較慢熱,師兄是直的!直的!冇有被糟蹋!後麵劇情會揭曉,隻是女主對這個世界觀先入為主,所以才認為他們有情況而已! 2、神經大條快快樂樂小師妹x溫柔且有病的黑化大師兄 3、男女主人設不完美,會有缺點,友好看文,比心心~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