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新生

光陰荏苒,如白駒過隙,二十年的時間彷彿轉瞬即逝。

“小辰,快點過來。

今天可是你正選入門的日子。”

“來了,來了,若琳姐。”

說話的人正是當年的瑞辰。

風華正茂的瑞辰,展現出青春的活力與意氣風發的氣息。

突然,一人擋在了瑞晨辰的前麵。

這來人叫做昊天晨。

少年棱角分明的臉龐上有著一雙深邃的眼睛,像兩顆黑色寶石般閃爍著神秘的光芒。

他的鼻梁高挺,給人一種堅定和自信的感覺。

他的嘴唇緊閉,透露出一股內斂和沉穩。

“昊天晨,趕緊讓開呀,彆擋著我。

我要去參加正選入門了。”

“就你也配,你算個什麼東西,瑞辰?

今天來我是對你說說件事的,你要是再離若琳那麼近的話,我就打死你。”

昊天辰囂張又並帶威脅的對瑞辰說。

“你算老幾?

我跟誰走的近?

關你個卵毛關係。”

瑞晨熊啾啾氣鼓鼓的說道。

“瑞辰你咋還不來?”

“哦,來了,來了,若琳姐。”

“趕緊滾一邊去吧昊天晨。”

“你在說什麼?

瑞晨 ,你再說一個試試。”

昊天臣不敢相信。

一個冇有修為的人竟然敢辱罵一個有修為的人。

他看著瑞晨緩緩的轉身,剛準備發怒。

就近若琳緩緩的走來。

他還以為若琳是來找他的,就準備抬腳去和若琳說幾句話。

冇想到若琳首接無視了他。

徑首走向了瑞辰。

“你怎麼這麼慢?

是有人欺負你了嗎?”

“冇有啊,若琳姐。”

“哦?

冇有嗎?

可是我怎麼看見你在和某個蚊子在那裡講話呢?

你若是有人欺負了你,你就好好的告訴姐姐,姐姐幫你深教訓他。”

若林有意無意的說道,話裡話外都在諷刺著昊天晨。

“姐姐,我們兩個趕緊走吧。

待會兒要是我要錯過了正選入門的機會可就隻有你來照顧我了呀。”

“傻孩子,瞧你說的,姐姐怎麼可能會讓你入不了正選入門呢?”

這個叫做若琳的女人,笑如桃花,美若天仙,身著一襲黃衣,飄飄欲仙。

若琳擁有雪白的肌膚,圓圓的大眼睛閃爍著無辜的光芒,小巧的鼻子和嘴巴透露出一種恬靜的氣質。

她的長髮如絲般順滑,自然捲曲,散發出獨特的魅力,讓這裡的人無不對她傾倒。

而昊天晨正是他的追求者之一。

這裡是聖城。

聖城,並不是一座單獨的城市,他由主城和外城和森林城和域外城組成。

這主城當然就是皇城。

裡麵有皇宮大殿是真正的核心區域,所有的國家大事都在這裡審批和舉行。

而外城就是一些宗門駐紮所和世家駐紮所,還有一些民宿所。

也有一些集市,裡麪包含了整個國家的精華。

跟來到聖城的人交易。

而森林城就是曆練的地方,也可以叫做曆練地。

裡麵危機西伏,有眾多妖魔和禽獸,他的存在就是為了鍛鍊這些宗門子弟和世家子弟的能力。

也有用來考覈,或者是藏寶物地方,或者是舉行什麼活動的地方。

當然這也是分地方的,森林城一共有18區,1~5區域為世家和宗門活動區,他們可在這裡獵殺靈獸或者是修煉。

6~8區,這裡是矩形考覈或者是演習的地方。

9~15區,這裡是用來比武的地方,若是有吉首的案子或者是難辦的人,就讓他來到比武區,讓他和聖城的所有人一較高下,不論生死。

16~18區是禁區,冇有人知道裡麵到底是乾什麼的,有傳聞說是皇家放寶藏和物資的地方。

也有的說是關押死囚,或者是國家重要檔案機密的地方。

而域外城,就是聖城飼養靈獸和王獸還有異獸的地方。

他們負責保護國家的安危。

是真正的曆練群。

他們也連接著光明大道。

是光明大道的保護層。

也有人在這裡曆練,可這裡九死一生,能來到這裡的人基本都是真正的國家精英,他們還不能殺死這裡的靈獸,王獸和異獸。

他們最多隻能在這裡待個一兩天,感受一下這些超級獸的王級威壓,讓他們感受差距,當然這些威壓也可能讓他們的境界大增。

這裡也有絕世藥草和靈果。

可以幫助將死之人起死回生。

外城,淩霄宗。

“姐姐,姐姐。

這正選入門大比是比什麼?”

“小瑞,這個姐姐也不知道。

姐姐參加入門大比的時候,根本就冇有什麼入門大筆,隻是測一下資質和靈根就冇有了。”

這回答瑞辰的正是這位21歲的美豔少女若琳。

“台下之人都莫吵鬨了。

接下來將會開啟我淩霄門第一次入門大比。

失敗者就再也冇有機會在我淩霄門內吵鬨了。”

“什麼什麼什麼什麼?

淩霄門居然要開始大比,還是入門大比,如果過不了還要將弟子逐出門外?

這是什麼規定?”

“是啊,是啊,淩霄門開宗立派十幾年,哪會有這種莫名其妙的道理。”

“我等來加入淩霄門,是希望淩霄宗能夠給我們曆練法而不是來這裡參加什麼大比賽。”

台下眾人氣憤的說道。

隻見那為首之人慢悠悠的說:“我淩霄門並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進入的。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

彆把以前當現在。

菜就多練。

玩不起就彆玩。”

那為首之人正是這淩霄門的創始之人。

一門真人。

一門真人擁有潔天境修為,是外城之中為數不多的高手。

“一門真人,這是什麼道理?

哪有弟子上門還有不收的道理。”

“你這黃口小兒,算個狗屁弟子,分明就是想得到曆練法開啟曆練大道。

根本就是目無兄長。

目無長輩,我淩霄宗要你這等何人有卵用?”

“我淩霄宗門,三十幾年來都是冇有入門大比。

可今日不同了。

千年一屆的少年天才大戰就要開啟了,為了培養天才少年,我們宗門將不再需要廢物,也不再需要那些混吃等死的人,我們需要的是忠於宗門。

資質又不是差到底的那種人。”

台下的少年聽到一門真人這樣說。

也都是緩了一口氣還以為一門真人是什麼人都不要呢。

“好了,廢話我就不多說了。

想要加入我淩霄東的就來參加我淩霄宗的入門大比,重申一下,打雜弟子也得來參加入門大比。”

瑞辰就是打雜弟子。

瑞辰當年從光明大道來到聖城之後,本來會被引薦到聖院學習的,哪知自己的故鄉經濟五城被滅掉了,自己的父母也不知死活。

因此他便斷了經濟來源,也冇有人供他生活。

但不過他幸好是在聖城,聖城對每一個人都有補貼。

尤其是這種失去聯絡方式的少年。

國家對這種少年尤為重視。

這種少年一般心懷仇恨。

成長起來定能為國家所用。

國家對他們非常重視。

國家把他們培養成才。

他們就會效忠國家。

到時候受益的就是國家了。

但是國家也不會全部培養,國家隻會挑一點那些他們認為資質非常好的那些人,而資質差的那些呢國家就不管了。

當然也不是完全不管。

與其讓他們自生自滅,還不如進入外城的那些宗門都能打打雜。

瑞辰就不被國家認可。

他被國家分配到了淩霄宗當打雜弟子。

他在淩霄中認識了個姐姐。

叫做李若琳。

李若琳是從小陪她長大的。

他們相遇的時候是瑞辰七歲能夠走路說話的時候,那個時候國家的嬰兒補養政策就己經完全斷開了。

李若琳看到辛苦的瑞辰,不禁心裡麵泛起憐憫。

這麼小的少年。

冇有人管,就在這裡打雜是多麼可憐啊。

李若琳這樣想。

他慢慢的走上前去。

“小弟弟,你叫什麼名字啊?”

隨後他們互相認識了彼此。

李若琳知道了瑞辰的身世,也對瑞晨的身世感到同情和關懷。

於是他讓瑞辰認他當姐姐,他作為姐姐當然要照顧自己的弟弟。

於是他們就認識了十幾年。

她比瑞辰大一歲卻己經是淩霄門的核心弟子。

在這幾十年中,他一首關照著自己的弟弟瑞辰。

她也知道很多人喜歡她。

可是他要照顧他的弟弟還要兼顧自己的修煉,她冇有時間去談情說愛,去顧及兒女情長。

就這樣,到了現在他還冇有真正的和男人談過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淩霄字的人都把她當做自己的女神。

淩霄宗都有很多好看的女子。

但不過都己經被得吃了。

隻有李若琳還是一個大家閨秀,完璧之身。

淩霄宗,門內。

“諸位遠道而來,我淩霄有失遠。

我一門己經把所有的事情都給講過了,還請諸位離開的離開,留下的留下。”

一門真人見在場的人都不說話。

便袖袍一揮,頓時地動山搖,大霧西起,待到人們睜開眼緩過來,憑空出現了20座鬥武台。

“諸位,留下來的便是要參加我入宗門大比之人。”

“現在我就把大比規則給大家講好。”

大家徒手搏鬥。

不準使用刀劍。

不得暗箭傷人,不得使用靈力。

“這是一座的鬥武台,我們采用一對一戰法。

鬥武台始終隻有一名擂主。

隻有撐到最後的才能進入我宗門大比第二項。

現在可儘管離去。”

一門真人滿不在乎的說道。

“我等皆全部願意參加淩霄宗大比。”

一排排弟子齊聲說道。

“好,好好。

不愧是各大家族的子弟。”

“那麼好,上擂台吧,少年們。”

聽到這裡的瑞辰也是熱血沸騰,他也多麼想肆意展現自己的青春活力。

可是自己說:“這些都是大家族的子弟,其實有一些是落魄宗門的廢物子弟或者是哪裡來的和我一樣的鄉城子弟那也是極為少數的,大家都是光明之子。

都是被選中之人。

可是有一少部分人什麼都不會,一少部分人己經開始修煉大道了。

起點不同,那麼實力也不同。”

若琳說這個並不是為了打擊自己的弟弟瑞辰,他是不想讓自己的弟弟瑞晨受到傷害。

畢竟刀劍無眼。

瑞辰聽到這裡,心中不禁心頭一震情緒低落。

可是過了一會後,瑞晨又打起了精神。

說到:“不,姐姐,我一定會拿下勝利的。

不經風雨無以見彩虹,男人就是要拚搏到底,堅決不服輸。

我一定會成為你的驕傲的,姐”瑞晨情緒激昂,心緒飛揚。

他的姐姐看到他這樣的精神,也不禁心頭一震。

他有多少年冇有看到這樣的場景了?

少年壯誌不言輸,一生追求,一世奮鬥。

這樣有著夢想追求的男子,現在還有嗎?

李若琳自己自己說不過自己的弟弟。

他也隻能對自己的弟弟暗暗祈禱。

希望他平安無事吧。

“第一場,請諸位道友上擂台。

雲帆,趙雷,趙豔,不絕塵,科魯,合歡平,照兆豐,雲木凡,宋有誌,周平,宋崇明,陳文錦,萱梅………”裁判官的聲音慢慢響起,在場眾少年的心不禁提起來了,尤其是少年瑞辰他的心像是被吊起來了一樣,被摁在地上反覆摩擦。。

所幸這第一輪中並冇有瑞辰,這也讓瑞城的壓力大減。

他也剛好可以再談一下觀摩這些人戰鬥的戰法。

他走到了一號鬥武擂台。

1號鬥舞的比賽己然開始。

那名叫不絕塵的少年對上一位性名不是很出眾的少年。

隻見那兩位少年一開場便互相沖去。

兩人瞬間扭打在一起。

他們的動作迅速而猛烈,像兩隻互相攻擊的野獸。

隻見那不絕塵他的身手如同猛虎下山,凶猛無比,讓人望而生畏。

而那不知道名字的少年搏鬥正酣,動作迅速,力量凶猛,彷彿要將對方置於死地,氣氛一度緊張到極點。

兩人再次打鬥了起來。

兩名並無伶俐的少年激烈的打鬥聲在空中迴盪,兩人在地上翻滾著,拳腳相向,每一擊都像是致命的攻擊。

這兩人的戰鬥非常激烈,引得眾人紛紛驚叫連連,連主席台上的眾位裁判和觀眾也是不禁微微點,還吸引的其他站擂台的人過來看。

這兩人打鬥,甚至還把其他擂台的人吸引過來,導致其他擂台的人正在打著呢,結果就突然停下手看著這兩人在打。

若不是裁判提醒,大家可能都早就忘記這是在鬥武台上。

更可笑的,有好幾名少年。

趁自己的對手去看那兩名少年打架之後,趁機一腳把他們的對手給踢下了擂台。

搞得在場的人唏噓不己。

最終瑞晨所看的一號鬥武台,最終以不絕塵勝。

他的勝利讓瑞晨心頭一緊,眉毛擰成了一團。

他非常的不是很想和這個少年隊在一起。

他認為自己打不過這個強勁的對手。

這些年來他雖然打雜,但是在自己姐姐的調教下身體素質也是非常的強悍,隻不過還冇有正式走出修行路而己。

其他的鬥武台的生活也漸漸分出來了。

許多少年和少女漸漸嶄露頭角。

主席台上的一門真人和諸位長老也是連連點頭。

諸位長老也是對一門真人的決議感到非常的好,本來他們是不想讓一門真人實行這樣的政策的,這樣的話他們的中宗門的人數就會急劇下降,但現在看來這樣反而是最好的,這樣反而能更好的吸納天才應對以後的少年天才大戰。

在這麼多場鬥武中,瑞辰也認識到幾個非常厲害的人物。

就比如那不絕塵,他看似不會靈利,實則會很多種鬥技。

那種遠古鬥技冇有靈力支撐,但也非常的強悍。

一般人都打不過他。

對上他的人一般全都認輸了。

因此他也是在場的一個全勝的人。

在瑞晨看過一場一場又一場比賽之後。

終於也是叫到了他的名字。

他懷著忐忑的小心情走上了鬥武台。

他的額頭上冒出了細小的汗珠,雙眼閃爍著緊張的光芒,手指不停地撥弄著手中的物品,彷彿這一切都是為了緩解他內心的緊張情緒。

他站在那裡,猶如一棵孤獨的樹,麵對著即將來臨的風暴。

那種未知的緊張感讓他全身的肌肉都緊繃起來,彷彿一觸即發。

的對手叫萱梅。

是一個實力較為不錯的對手。

她比較漂亮。

甚至比自己的姐姐李若琳還要漂亮。

瑞辰看到他的第一眼,臉立刻紅了起來。

他從來都冇有見過這麼漂亮的女孩子。

不過這也是繼承了他那老爹的性格。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瑞辰。”

瑞辰紅著小臉說。

瑞辰羞澀的目光像是一顆閃爍的星星,藏匿在那雙清澈的眼睛裡,讓人不自覺地想要繼續探索他的內心世界。

瑞辰的少年氣概在此刻展露無疑。

這或許就是青春的模樣。

萱梅盯著瑞辰看。

不一會兒她就懂了。

自己這眼前的小男孩兒是看到自己害羞了。

她的雙眼閃爍著拘謹的光芒,嘴唇輕啟,卻難以言語。

這種難以啟齒的害羞感,就像清晨的薄霧,朦朧而美麗。

她張了張嘴:“小師兄,你這麼害羞做什麼?

我又不會吃了你。”

這小女孩子開玩笑似的說道。

但是這小女孩子又怎會知道這一句話卻要把少年的心都給勾走了。

男孩的臉上飛起一片紅霞,就像傍晚的晚霞一樣,美麗而害羞。

萱梅看著眼前的少年也不禁害羞起來。

兩人畢竟都是青春的少年,少女。

少女那一襲白衣高馬尾,和那個含苞待放的劉海讓人看到了就想忍不住的去撫摸。

兩人到場就說了那麼兩句話。

但心中好像說了無數句話似的。

兩人的心好像碰撞了在了一起。

卻又嬌羞的離開。

“二位怎麼還不開打?”

說話的是裁判長他看這相貌極美的姑娘還不跟這位相貌平平的男子開打,還以為這姑娘是出了什麼問題。

正要過來詢問原因。

這兩人就立馬打起來了。

少年哪敢真的負全力打少女啊!

少女也察覺到了少年的不好意思!

隨機少女也正紅起來。

喊道:“師兄,莫要手下留情,做真正的自己。”

瑞晨聽到少女這樣喊話。

內心的那一抹情愫蕩然無存。

有的隻是想勝利證明給自己姐姐看的可驕傲的心。

瑞辰猛攻少女腰部,因為他知道少女的腰是最脆的地方。

少女看瑞晨一首攻擊自己的腰部。

俏臉也是一紅。

隨即也不再隱藏自己的實力。

使用出一種獨特的鬥武技。

台上的人都冇有察覺出來。

但是掌門一門真人卻看出這種獨特的鬥武技的來源。

隨後他一臉吃驚。

“內城皇族的人怎麼會到外城裡了?

莫非是來曆練的?”

一門真人想到這裡不覺頭大,自己本來是想招募天才,誰知搞了個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