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逃出生天

一個倒黴蛋的左胸炸出來了一抹血花。

“嘿……真是不好意思……”在下麪人群騷動的瞬間,元咩兩槍桿子將窗蹬碎,一躍而下。

接著就是死命跑。

聽著身後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的槍聲,哦,這可不是比喻。

這他媽就是放在眼前的事實。

身後傳來一陣輕笑,元咩覺得自己感覺要命不久矣了一樣。

他飛馳過一個接一個的小巷子,然後翻進了下水道。

這地方他可老熟了。

還好,身後隻是追來一些嘍囉,並不是什麼牛逼的人物,元咩長長鬆一口氣……然後被一槍打穿手臂。

好吧,看來有背景的人手底下出來的跟班都不是一般人。

他要是再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可能真的要被結果在這裡了。

那個黑心老闆一定會笑他的。

不過……雖然這的法律聊勝於無……那他們因無故原因追擊我,那我也可以進行一點點……正當防衛。

很正常吧?

不就是打死了對麵一個人嘛~元咩迅速將子彈裝入彈匣,然後將槍托抵至肩部。

去掉一個人,逃跑應該會更加輕鬆吧。

準星對準了追兵的頭。

元咩扣動了扳機。

血飛濺著,那幾個小嘍囉看上去開始有些忌憚了,愣神可不是個好習慣,元咩想。

不過,得手一次就差不多了。

元咩攀上水管,用槍托子撐開了井蓋,朝著後麵的追兵擺了擺手。

“拜拜~愚人節快樂~”然後反手將井蓋扣了回去。

“這年頭像我這樣放好井蓋,免得有人跌下去的好心市民可不多了呀~”嚇死我了,差點以為要躺闆闆。

還好,這些人對下層市民的輕視程度是一樣的,不然他能不能跑掉還不算個數呢。

該死的黑心老闆,早知道老子就不接這個訂單了,元咩憤憤地想。

可那是10萬餘額啊……想想就肉疼。

他兜了個圈兒,離開火地區越來越遠。

現在回到那兒可不是什麼好的選擇,或者說是傻子都不會這麼選。

要不還是先彆回公司了吧……回去肯定要被他說,你知不知道我陪酒多辛苦,才整來這麼一個。

或者其他什麼巴拉巴拉的。

要不先去接點懸賞令?

元咩想到自己這個槍法,便頓時覺得自己勇氣可嘉。

還是說去郊外過夜?

這倒是不錯……另外一邊“誒呀,該死該死。”

一隻狐狸心急如焚的搓著手。

“不是都叫你彆去了嘛……他媽還去!

”又在辦公室裡(如果能這麼叫的話)兜了個大圈。

“現在可怎麼撈啊……”是的,你冇看錯。

這就是元咩口中說的黑心老闆。

原型是一隻狐狸 ,名字叫渙然。

現在經營著一家公司(?

)但實際上算進他自己隻有兩人。

看起來人模狐樣的,但連公司電費都付不起,連元咩這個員工都是靠忽悠來的。

“怎麼辦好呢……”“要不找找老登?”

想到這,某隻狐狸臉上立馬出現了震悚的神情,然後瘋狂搖頭把這個想法搖出去。

“天呐……”他扭開了收音機。

另外一邊元咩找到了他在郊外平時休息的一棵老榆樹。

把外套脫下來包進幾塊石頭,卷巴卷巴就成枕頭了,元咩掃視一眼,上次鋪的乾樹葉還在這兒呢。

跑了這麼久,元咩不禁打了個哈欠。

“今天就這樣吧……”他把槍放到枕邊(?

),正想睡去,卻聽見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真是的,冇看見彆人要睡覺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