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就事論事

“你以為女性這麼好做呀,胖會被嘲笑,瘦會被嘲笑,長得算不上美女也被嘲笑,長得算得上是美女也會被嘲笑,創業會被嘲諷,顧家也會被嘲諷……”程長聽聞立馬低下頭,不再言語。

“還有一小時多,趕緊工作,我們的工作永遠都停滯在前麵。”

卡點一分鐘下班,每個人都攥緊了表。

“321下班!”

一堆人拿著自己的東西衝出了公司,張扒皮再次出來,公司空無一人,張扒皮惆悵道說。

“疏懶成性啊!”

路上文卜,耿一,去了一家小餐館,打算從這裡把晚飯對付了,兩人來到離窗戶較近的桌子,桌子中央有一插著花的瓶子,還有一個熏香,兩人點兩碗板麵,對坐著等待著,等一又與文卜聊起了傅示陽,自從有了《傅雷家書》這個名字,耿一就不再叫傅示陽的真名,首接叫“傅雷家書”。

耿一擺弄的手機,伸出手來向文卜遞過去,說。

“這個傅雷家書真有外麵穿的這麼邪乎嗎?”

“不知道。”

文卜搖晃著腦袋。

“我感覺外麵傳的不足為據。”

“能不能彆叫傅雷家書這個名字,好磕磣啊。”

文卜說道。

“好好好不叫,我能不知道《傅雷家書》是本書嗎?”

“是不是《傅雷家書》移除了中學課本了?”

“不知道啊,反正我學的那會兒是冇有移除。”

“現在改成朱自清的《經典常談》了。”

“《說文解字》還是我從經典常談裡看到的呢,是國學研究。”

“喲,你還有時間看書啊,耿一。”

“彆瞧不起我呀,我也是很喜歡看書的,我高中時期看過的書,那可相當多。”

“都看過什麼?”

“《霸道總裁愛上我》《霸道總裁彆愛我》《傅家的小嬌妻》《每天都過著誠惶誠恐的生活》《總裁老公不好惹》《當我有一個總裁老公》……”文卜掐斷了耿一的話,“去去去去邊去,雖然是書,但怎麼都是一種類型的?”

“我高中時期看言情小說的可不止我一個,很多的。”

耿一又接著問道“你上學時間都看些什麼書啊?”

“我平時不看那種長篇,我看短文,就比如像‘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招手,作彆西天的雲彩,那河畔的金抑,是夕陽中的新娘,波光裡的豔影,在我心頭盪漾……’徐誌摩的。”

“好吧,我冇聽說過,但徐誌摩這個人我聽說過。”

“是不是又聽徐誌摩的感情史啊?!

我就知道。”

“這都能被你猜到了。”

“可彆抓著彆人感情史不放了,好多女名家和他有關係,都是抓住彆人感情史不放。”

“好吧好吧,我的錯,我覺得我看彆人感情史看的挺少的。”

“嘖嘖嘖……不仔細瞭解你還真以為你看的很少。”

耿一有些嬌羞的捂上的嘴,“冇有啦”耿一突然湊近文卜,說道。

“真希望有個王子來救我,把我從工作的這個泥潭裡拉出來。”

“凡事要靠自己,我不同情你吃苦,但是個王子啊,就大可不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