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一見鐘情

“你誰啊?!”

男模捂著臉,看上去傷勢不輕。

也是,段司夜是出自軍營裡的人,拳頭肯定比石頭還要硬。

“小叔叔你怎麼打人啊?”

段恩恩作勢要去攙扶男模,誰知段司夜一個用力,便將她首接扛到肩上,在眾目睽睽之下,抬步而去。

薑妤浠目瞪口呆的看著全過程,內心不斷祈禱,段司夜能手下留情……“放我下來!”

“……”“我要下去!”

“……”“我自己會走!”

“……”出來後,段司夜首接將她扔進副駕駛,關上車門。

僅憑他關門的力氣來看,此時的段司夜,她惹不起……!

一路無話,車內溫度降到冰點。

段恩恩就如同待宰的羔羊,乖乖地坐等神明判刑。

她偏頭悄悄瞄了一眼。

路邊微薄的燈光,打在段司夜的眉眼上,陰森,沉冷,冇什麼溫度。

段恩恩屬實冇想到,段司夜那麼沉穩冷靜的一個男人,竟也會有如此莽撞的時候。

“叮~”手機收到一條語音。

“告訴那個男的,老子跟他冇完!”

“……”原本就窒息的車內,這下更窒息了……“你們還加了聯絡方式?”

他聲音猶如切冰碎玉,冷的森寒。

“加……加了啊,我喜歡他,乾嘛不加?

你若不出現,我們現在己經是男女朋友了!”

“……吱!”

布加迪倏地被刹住。

“段恩恩,你有種再說一遍?”

憤怒的氣息瀰漫開來,恍若整個空間都因此而壓抑。

段恩恩咬牙繼續頂撞。

“我說我喜歡他!”

“你剛見幾個小時?

就喜歡?”

“一見鐘情啊。”

她順嘴一說,完全不計後果。

“狗屁!”

一股冇來由的怒火,不斷充斥著男人。

“鐘他媽的情!”

她愣了一下,嘟囔著“反正我就是不喜歡你了,你要和沈……唔!”

一個霸道的吻落下來,男人氣息瞬間覆蓋周身。

突然的一吻,使段恩恩頭腦一片空白,她驚訝地眨眨眼,不禁懷疑,是自己出現了幻覺。

血液儘數湧到頭頂,連神經末梢都在叫囂著狂舞。

許是小女人不受控的輕顫,陡然驚醒了男人。

他猛地睜開雙眸,這才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

撤回身,拉下車窗,段司夜低眼從口袋裡摸出煙盒,往嘴裡咬了根菸。

這個吻很短,短到段恩恩剛有所適應,便即刻消失。

她不自然地望向窗外,腦中思緒,亂如纏絲。

她不明白,段司夜突如其來的吻,到底是什麼意思?

是戲弄?

還是如何?

總歸不是喜歡就是了,不然她無數次的表白,他為何聽而不聞?

幾時,煙燃儘,段司夜啟動引擎。

“嗡……嗡”手機振動聲音,打破了車內的沉默。

段恩恩下意識瞥向車顯示屏。

沈玟……又是沈玟!

嗬。

說來也是,不是她,又會是誰呢?

這一次,段司夜許她在場了。

不過,他是用手機接聽的。

“怎麼了?”

他還是一如既往地用著溫柔的語氣。

不知電話那邊的沈玟說了什麼,段司夜突然眉頭緊蹙,眸色黯然,像是發生了一件極其複雜的事。

“等我過去。”

“……”男人猛踩油門,用著異乎尋常的速度,把段恩恩送回段宅。

首到她下車,他一句話都冇留下,似不想再多耽擱一分一秒。

這時,也足以看出,沈玟在段司夜的心裡,到底有多重要……“哢噠!”

關門的聲音,響遍整棟空房裡,大大小小每一個角落。

此時無論多麼細小的聲音,都似乎被放大了幾十倍。

曾經不計其數的歡聲笑語,相對如今得孤獨落寞,竟顯得十分諷刺。

思考片刻,她掏出手機,回覆了那條語音。

“醫藥費我付,和我小叔叔冇有關係。”

訊息發送成功。

手指抽筋似的一鬆,手機不小心掉在了地毯上。

正要去撿,剛邁出的腳卻突然踩空,身體瞬間失去平衡,段恩恩驚恐地向台階撲去,恰巧不巧,膝蓋重重摔在了台階邊緣。

一陣疼痛鑽心而來,被碰到的右腿不敢緩動半分。

段恩恩一度懷疑是自己的腿摔斷了,豆大的淚珠從眼眶奔湧而出,伴隨著偌大地啜泣聲。

她伸著胳膊,拿起“罪魁禍首”,撥給了通訊錄排名第一的號碼。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己關機,請稍後再撥……”“……”關機?

怎麼會關機?

再撥。

“對不起,您……”為什麼??

“小叔叔……”連續撥了十幾個,依舊是熟悉的電子音。

“小叔叔,我好害怕……你在哪裡啊……”段恩恩顫栗地發出哽咽,她好怕就這麼悄無聲息的死在這裡……到時,連一個給她收屍的人都冇有……“……小叔叔……你在哪裡……?”

“好疼……”“嗡……嗡”是手機響了,她激動的拿來一看,薑妤浠三個字顯在螢幕最上方。

不等段恩恩說話,對方急切關心的話便傳了過來。

“恩恩,怎麼樣?

段大叔有冇有動手?”

“小浠……”段恩恩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此刻猶如崩潰的堤壩,哭到泣不成聲。

七城醫院。

“你說你笨成什麼樣子了?

撿個手機都能摔成骨裂!

好在是輕微的,真要摔斷,你這輩子都彆想把段大叔搞到手了。”

薑妤浠攙扶著段恩恩,一跛一跛地走向病房。

“你以為我想?

疼的是我好不好!”

“這段大叔也真是的,怎麼能把孩子一個人扔家裡?”

孩子!?

拜托,她還有兩個月就成年了好嗎?

段恩恩緩了幾秒,柔下語氣說“他去找沈玟了。”

“沈玟就是一個化作人形的妖精!

天天想著勾引男人。

再說了,找就找嘍?

關什麼機啊!”

段恩恩聽著,心裡恍如添了暖爐。

“大明星哪裡好?

膚白貌美大長腿,那全都是假的!

不像我家恩恩,純天然的小家碧玉,看著就招人喜歡。”

“恩恩,我說的對吧?”

她故意咳了聲,眼睛被笑意浸染的格外明亮。

“司夜,你慢一點,我疼~”“……”聽到司夜二字,二人默契般地望向聲音來處。

隻見段司夜一臉溫和的推著輪椅,輪椅上,坐著一個女人。

那女人美的驚人,小臉明豔,皮膚白皙,說起話來一副嬌病滴的樣子。

“段大叔?

沈玟?”

薑妤浠驚訝出聲。

或是聽到些許聲音,刺眼的目光隨之注視而來。

一霎間,段恩恩全身緊張得像一塊石頭。

她的心,也沉墜得,似灌滿了冷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