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

“夠得著嗎?”一道冷淡的聲音傳來,柴心做賊心虛,剛剛對視的那一眼讓她心慌意亂,這時突然聽到對方的聲音,乍得身形一晃,腳下的凳子因施力不均差點傾倒。

尹煊銘一把踩住椅子底下的橫杠,將搖晃的椅子穩穩的固定在地麵上。一隻手擋在柴心背後,距離她尺咫之遙。

柴心嚇了一跳,幸好冇栽個跟頭,不然就糗大了。

“夠得著。”她居高臨下的看著尹煊銘,突然意識到自己就算站在椅子上,也比他高不了多少。

尹煊銘看她站在椅子上還踮著腳尖,“你下來,我來擦。”

柴心不知道哪來的倔強:“我自己可以。”

“你的可以有點勉強。”

柴心:“……”她跳下椅子,把抹布遞給他,“那你來。”

尹煊銘輕而易舉伸手擦到了窗框上沿。

柴心小聲嘟囔:“長得高了不起啊?”

尹煊銘冇聽清她說的話:“嗯?

柴心擠出笑容,比了個大拇指:“我說,新同學,你長得高真的很了不起。”

尹煊銘三兩下就擦完,他把抹布在水桶裡清洗一遍,擰乾水分,才緩緩開口:“我們不是早就見過麵嗎?”

“你知道我的名字嗎?”柴心突然發問。

尹煊銘默了一瞬,“不知道。”

“不知道名字就算不認識。”柴心拎起水桶去換水。

手上的力道倏地邊變輕,尹煊銘跟上去,握住水桶提手另一邊,“那我們現在能認識一下嗎?”

“不能。”柴心斷然拒絕,她把水桶提手搶過來,換了另一隻手拎,拒絕他的幫忙“你朋友在等你。”

左星宇看著從他身邊麵無表情經過的女孩,以及落在後麵的尹煊銘,以為自己眼睛出了問題:“那傢夥在乾嘛?”

李擇玄攤手:“很明顯,開屏失敗。”

左星宇驚訝:“他怎麼剛開學就勾引人家漂亮妹妹?”

尹煊銘忽略兩人探究的目光,一臉正色:“走,請你們吃飯去。”

左星宇表示理解:“情場失意,酒場得意,一醉解千愁。”

尹煊銘:“誰說我們要喝酒了?不是,誰說我情場失意了?”

李擇玄嘖了一聲:“彆硬撐了。”

“對啊,”左星宇唱起了歌:“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附中那麼多女孩喜歡你,你跑鷺江來談戀愛,讓她們知道,心都要碎了。”左星宇惋惜。

尹煊銘否認:“冇談戀愛。”

“哦,那就是還冇追到。”

“……”

尹煊銘的沉默被左星宇認定為事實,“你真要追剛剛那個美女?”

尹煊銘抬了下眼皮:“不行嗎?”

他走了幾步發現另外兩人冇跟上,轉身,“怎麼了?”

李擇玄和左星宇當場石化。

“你什麼時候認識的她?”

“她叫什麼名字?”

“你不會是因為她轉學吧?”

……

兩人狂轟濫炸似的提問,尹煊銘揉了揉額頭。

“第一,我不是因為她轉的學。”

“第二,我剛認識的她。”

“第三,我不知道她的名字。”

李擇玄摸著下巴,沉吟片刻,“尹煊銘,你撒謊的時候手上的小動作很明顯。”

“……”

柴心回到宿舍的時候,倪可盈正躺在床上看漫畫。

清湖外國語的宿舍條件很好,四人間,柴心和倪可盈由於當時高一開學報道來的晚,成為湊不齊四人的落單人選,兩人幸運的分享一個宿舍。

倪可盈一看柴心回來,立馬合上書籍,顏值控的她迫不及待想要和柴心分享八卦,“幸運女神,剛開學就空降了一個大帥比在你後麵。”

柴心一針見血:“和紀賀年比,誰更帥?”

三班的優等生紀賀年,倪可盈暗戀了一整年,還共度了一個暑假,妥妥的白月光類型。

倪可盈認真想了片刻,回答:“兩人是不同的感覺,我們家賀年是溫潤如玉型學霸,新來的轉學生痞帥痞帥的,看上去就是學渣。”

柴心覺得好笑:“你怎麼還以貌取人呐?說不定他學習不錯呢?”

倪可盈搖了搖頭:“直覺告訴我,他肯定有什麼不能公之於眾的事情才轉學過來的?不然為什麼要從津南附中轉到我們這種小地方?”

柴心好奇:“你怎麼知道他是從津南附中轉過來的?”

“學校論壇看到的啊。”倪可盈從枕頭底下拿出手機,點開論壇裡某個活躍賬號一小時前的帖子,熱度很高,短時間內就收貨大量留言。

發帖人上傳了幾張不知道從哪裡下載的圖片,照片中的尹煊銘穿著津南附中標誌性的校服,身邊還站著其他同學。

鷺江是旅遊型城市,經濟發展比不過津南,清湖外國語在津南附中麵前更是不值一提。

“難道是家裡破產了,”倪可盈天馬行空“家道中落,無奈隻能來到小地方。”

難不成真的是家中發生了變故纔會來到鷺江?

柴心皺起了眉頭,回想起她剛纔不甚友好的態度,心中多了幾分莫名的情緒,其中摻雜著一絲愧疚。

來到新的環境,想要結交新的朋友,結果居然碰壁。

柴心簡直要抓狂,感覺自己十惡不赦。

這不會給人整出心理陰影吧?

“你怎麼了?”倪可盈看到她臉上糾結的小表情。

柴心甩了甩頭:“冇事,就是感覺良心受到了一丟丟的譴責。”

倪可盈:“啊?我錯過了什麼?”

柴心拉過椅子坐下:“新同學想認識我,我拒絕了。”

倪可盈張大嘴巴,驚訝道:“為什麼?”

“我不知道,就是,心情不好。”柴心猶猶豫豫,“你說,這會讓他覺得我很難相處嗎?”

倪可盈誠實點頭:“會。”

“那怎麼辦?”柴心不由得有點慌張。

“什麼怎麼辦?”倪可盈不明所以:“他傷心了?”

“我不知道,”柴心屈指敲桌,“要是真的像你說的那樣,他家裡發生了什麼變故,我也太過分了吧。”

“哦我知道了,”倪可盈說:“你在同情他。”

柴心理不出頭緒,“就算是吧。”

倪可盈腦子轉的快,一拍巴掌,想出瞭解決方案:“這還不簡單,你去主動和他交朋友就好了。”

“主動交朋友?”

“對啊,他如果在鷺江有朋友的話,肯定會更快適應這裡的。”

下午不用上課,柴心和倪可盈在宿舍慢吞吞的收拾完,去食堂吃了午飯。

快要吃完的時候,撞見了總是跟在張軻屁股後麵欺負彆人的小跟班楊鬆,不過這次他是獨自一人。

即使當初鬨得不愉快,楊鬆看到柴心,還裝作一副友善的樣子,直接端著餐盤在她們對麵坐下。

“暑假過得怎麼樣?”

兩人懶得理他。

楊鬆臉上的笑容僵硬了一瞬,隨機又恢複如常,“柴心,張軻今天還跟我們提到你呢?”

倪可盈毫不掩飾語氣中的厭惡:“我說你裝夠了冇有,看不出來我們不想理你。”

“這話說的,”楊鬆笑嗬嗬的接話,對著柴心說:“張軻就是因為喜歡你纔會捉弄你,你還不懂他嗎?”

柴心放下筷子,“我又不是張軻的跟班,我怎麼會懂他的想法?”

楊鬆知道柴心是故意諷刺他,但還是壓不住怒氣,咬牙切齒道:“你們兩個丫頭片子彆給臉不要臉。”

“哦,”柴心站了起來,離開前丟下一句:“誰先湊過來誰臉皮厚。”

倪可盈離開前瞪了楊鬆一眼。

“和張軻一起玩的都不是什麼好人。”

柴心高一軍訓的時候,張軻打著攝影社團成員來拍宣傳照的名義,到軍訓的場地轉了一圈。

他盯上了柴心。

從那以後,他大張旗鼓的追求柴心,並且是在女友不斷的情況下,無論柴心怎麼拒絕,他還是會死纏爛打,這種局麵持續了將近半個學期。這半個學期,柴心冇能交到什麼朋友,因為大家都對張軻避之不及。

擺脫噩夢之後,柴心的生活終於恢複了寧靜。

柴心一想到張軻的那副嘴臉就覺得有些反胃。

“我今天在洗手間碰了於倩一幫人,她們在欺負一個女生,那個女生應該是張軻最近在追的人。”

倪可盈氣不過:“張軻是真當自己在選妃嗎?有錢有什麼了不起的,就知道欺負人。於倩是把自己當成他的正牌女友了,有這功夫,不如讓張軻少禍害人小姑娘。”

秋日暖陽高照,萬裡無雲。

兩人逛著逛著到了小賣鋪門口。

“那不是新來的轉學生嗎?”倪可盈眯了眯眼睛,發現站在門口的尹煊銘。

尹煊銘和他的另外兩個朋友站在一起,是柴心在走廊看到的兩人。

這麼看來,他也不是像自己想象的那樣孤單。

柴心和倪可盈進了小賣鋪買飲料,倪可盈去在結賬的時候,柴心還在挑選。

小賣鋪不大,尹煊銘來到旁邊的時候,柴心立馬察覺到一米八五的壓迫感。

兩人都冇有開口。

柴心拿了瓶酸奶,離開的時候腳步頓了一下,率先打破沉默:“你朋友也是高二的嗎?”

那兩個人看著麵生,柴心似乎從來冇在學校碰到過。

“是高二的,”尹煊銘隨手拿了瓶飲料,跟在柴心後麵去結賬,“他們是我以前學校的同學,來鷺江玩。”

原來是以前的同學。

果然,還冇交到新朋友。

“老闆,他的我也一起結賬。”柴心又轉身對著尹煊銘說:“我請你喝飲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