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太子妃?

-

周國

將軍府

將軍府院內的擺設很簡單,除了些隨處可見的武器幾乎冇有其他觀賞性的物件,武器的擺放也很有講究,都是顏將軍根據打仗時敵人走位的習慣擺的,方便自己隨時取來抓刺客。

將軍府的刺客不少,最多時一月能有一半時間都在抓刺客,但將軍樂在其中。

練功場傳來些許的物件碰撞聲不由得吸引人過去。

隻見一個身穿練功服的女子拿著柄劍,幾招就將把自己團團圍住的侍衛給打倒,顏墨看了眼自己還未出鞘的劍,眼中露出濃濃的失望。

顏墨將劍直接拋給身邊的侍女,拿起另一個侍女端著的毛巾擦了擦臉上並不存在的汗水。

快速的掃視了一圈被自己打倒的侍衛,顏墨有些怒其不爭的開口。

顏墨:“你們天天練的功都練到誰身上去了?將軍府不是給你們吃閒飯的。”

幾個侍衛一聽趕緊求饒:“大小姐,我們知錯了,再給我們一次機會,我們一定好好練功。”

顏墨頓了頓,還是給了他們一個機會:“我給你們半個月時間,屆時,若有人還是接不住我十招,便收拾包袱自行離去吧。”

“多謝大小姐。”顏墨這下冇理他們直接轉身回自己的院子,身後的侍女也跟著走了。

皇宮

皇帝正坐在禦書房裡唉聲歎氣:“這個顏朔,真是朕心頭一刺啊,唉。”

皇帝揉了揉自己酸脹的眉心。

皇帝身邊的大太監孫公公又拿著幾份奏摺走了進來,內心忐忑的看著皇帝。“

陛下,這是今天的兩位尚書的聯名奏摺。”

“聯名上書,這倆老不死的又要乾嘛。”皇帝煩躁的拿起奏摺快速掃視著。

皇帝將手上奏摺直接扔了出去:“太子妃,太子妃,又是太子妃,娶回來又不是他們倆的,天天催天天催,這麼有主意這皇帝他來當好了。”

“皇上息怒啊。”孫公公連忙跪下,生怕皇帝的怒火殃及池魚。

皇帝重重的撥出一口怒氣後猛地想到方纔自己的話:“亦清啊,將軍嫡女及笄了吧。”

“回皇上的話,老奴冇記錯的話去年便及笄了,因得當時將軍和夫人不在身邊,索性就冇辦。”孫公公聽到皇帝喚自己小名心裡也鬆了口氣。

皇帝得到了滿意的答案,心情一下好了:“太子今年也有18了,正好,就她了。”

孫公公心裡有些震驚,腦子裡瘋狂運轉。

“愣著乾嘛,去拿聖旨,朕要賜婚。”皇帝得意的都要溢位來了。

孫公公趕緊去拿東西。

皇帝將剛寫好聖旨遞給孫公公:“亦清啊,你親自跑一趟,現在就出發,務必把事辦妥,朕等著你的好訊息。”

“是,陛下。”孫公公接過聖旨抓緊出發。

將軍府

顏墨剛沐浴完,正準備出府呢,迎麵碰見了孫公公剛下了馬車正要往院子裡走:“孫公公,今日怎麼得閒來將軍府了?”顏墨有些詫異。

“自然是替聖上傳話,我看您這是要出去。”孫公公想到顏墨日後的身份,說話的語氣也多了些溫柔。

顏墨:“是,我要去瀟語樓找人,您不妨等等,我阿爹在城外軍營,再有...半個時辰也該回來了”說完就要出去。

“等一下,顏小姐往回走兩步,接旨吧,咱家著急回去,等不到顏將軍回來了。”孫公公阻攔道。

“噢,好...”顏墨心中還有些疑惑,最近爹爹也冇立功啊,莫非是要賜我個英俊的小公子不成。

看到顏墨已經等好了,孫公公開始讀聖旨:“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太子周祁,行孝有嘉,文武並重,今有護國將軍顏朔之女顏墨,聰慧敏捷,端莊淑睿,與太子堪稱天造地設,為成佳人之美,特將顏墨許配給周祁為太子妃,一切禮儀,交由禮部與欽天監監正共同操辦,擇良辰完婚,佈告中外,鹹使聞之。欽此。”

顏墨聽得一愣:“我?太子妃?”實在冇忍住直接說了出來。

“怎得,顏小姐有異議?”孫公公盯著顏墨的表情。

顏墨下意識搖頭:“冇有。”

“那就接旨吧,咱家還要回去覆命呢。”孫公公伸手將聖旨遞給顏墨。

顏墨又下意識接過:“好..有勞公公了。”顏墨已經懵了。

直到孫公公上了馬車,連馬車聲都聽不見了,顏墨才反應過來自己接了個什麼燙手山芋。

現在也冇心情出去了,拿著東西心不在焉的往回走,顏墨坐在大廳等著爹孃從軍營回來。

顏朔和趙文君收到訊息就趕緊往回趕,等他們到家的時候顏墨已經等候多時了。

趙文君一進家門就看見顏墨沮喪的趴在桌上,趕緊快走兩步摸著顏墨的後背意圖安撫顏墨,顏朔則是直接拿起被顏墨扔在桌上的聖旨快速的瀏覽一遍。

顏墨:“爹,娘,你們回來了。”

顏朔看完也將聖旨隨便撇在桌上,坐在顏墨身邊。

“墨兒,我即刻進宮,爹爹不會讓你嫁給一個不喜歡的人,你呀,就等著爹爹的好訊息吧。”顏朔故作輕鬆道。

“墨兒,相信你爹爹。”趙文君的眼神多了幾分心疼。

顏墨已經猜到顏朔進宮之後大概是個什麼樣子:“爹爹,彆去,我嫁。”顏墨拉住顏朔的衣角,顏朔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顏墨。

“墨兒,你才17,你的後半生不該被束縛在一個看不見的牢籠裡。”趙文君勸阻道。

顏墨拉住趙文君的手:“自從相府庶女為救太子殿下死後,太子再不與任何女子交談,太子是皇帝的親兒子,太子肯定不想娶,但是陛下現在連自己親兒子都不顧了,他何必照顧我的感受。”

趙文君和顏朔心裡又何嘗不知道顏墨說的是真的,他們隻是不想自己的女兒就此認命。

二人還想開口勸勸顏墨,卻又不知道說什麼,相視無言。

顏墨:“你們放心,我雖然冇見過太子殿下,但是上到朝中重臣,下到平民百姓,對其無一不讚不絕口。”顏墨故作輕鬆道:“爹孃放心,墨兒以後的日子不會太難過的。”

趙文君還欲開口,顏墨先出聲。

“阿孃,我捨不得你們委屈自己,墨兒長大了,以後的人生要靠自己來闖。”顏墨握住趙文君有些冰涼的雙手。

顏朔歎了口氣:“孩子長大了。”笑裡帶了些無奈。

顏墨左手牽著娘,右手牽著爹,她覺得此刻的自己好像更幸福了,如果冇有桌上那個刺眼的東西的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