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針鋒相對

他點開螢幕,試了試“新遊”的技能很順手 。

在野區徘徊了幾分鐘後。

有一隻bug向他奔過來,他用了一個技能就把 bug消滅了。

每打敗一個新型bug就會提升一等。

另一邊賀知時剛從學生會會議室出來後,徑首走向離學校不遠的xx網吧。

己是夕陽西下,晚風很溫柔。

但也是多股雜熱風,輕輕拂過他的臉頰;就是有點兒燥熱,一路上他感到渾身悶熱。

過了一會,周圍一片漆黑,燈火通明。

路上時不時來來往往的行人,讓這個市都變得熱鬨。

很快他就來到了xx網吧,自從他來到這個市都後就經常來這所網吧。

進入後,一股清涼感湧入全身。

網吧老闆非常熱情,拍了拍他的肩:“喲,這不是小賀嗎?

又來玩了!

是不是又長高了!”

“跟往常一樣第1台機子我都給你留好了,還有你愛喝的可樂,好好玩呀。

”他麵帶微笑:“好的,謝謝叔。”

“彆像上次那樣玩到天亮去,你纔多大?

行了,你叔我也不客套了!

去吧。”

他走向那台機子,戴上耳機。

也收到了一條新訊息,正是新一季電競比賽。

然後他又猛的站起來,繞著整個大機台。

一邊伸伸胳膊,扭扭脖子,被電競選手當做活動筋骨。

每一個電競選手得職業病的太多了,腰傷、手傷等……輕則影響比賽狀態,重則斷送一生的電競生涯。

所以他一向愛惜自己的身體。

他的偶像“神”曾經就因為頸椎病而退遊,己然銷聲匿跡。

這是他覺得最遺憾的事之一,他喜歡電競的原因之一。

就是為了完成偶像未完成的電競之旅……他繞完一圈又繞一圈,最後在椅子上擺了個後仰的姿勢。

然後聚精會神的注視著螢幕,深吸一口氣。

然後輸入自己的賬號,打開“新遊”的試用版本。

“新遊”的試用版本隻有上季“星月”全場mvp選手、vip會員纔可適用還有後台的技術專業人員。

剛進入試用版本裡的野在E區就看到了不遠處的穆向陽(注:是遊戲裡的),賀時時覺得場景確實比較好,相對於之前的。

野區:指打野的區域。

一共有5個區,a區,b區,c區,d區,e區。

每一區域都是不一樣的。

不知道為什麼,e區的所有怪獸都首奔穆向陽。

穆向陽用了幾招的技能,就把所有的怪獸都打趴了:“見過送死的,往死裡送的還是第1次見。”

隨後又向趴在他腳下的一隻怪獸,指了一個友好的國際手勢:菜就多練,輸不起就彆玩。

不遠處的賀知時在一旁觀摩,不禁“撲哧”的一聲。

他os:雖然也挺厲害的,不過就這些低級怪獸就要用這麼多技能,可不就是菜就多練,輸不起就彆玩嘛~”他用最快的速度飛到了穆向陽的旁邊,語氣帶點戲謔:“哥們,你之前玩什麼遊戲?

哪個區的?”

“看你的技術挺不賴的嘛 .”穆向陽並冇有理會他,隻是看向西周。

而賀知時似乎不想放棄:“不是哥們你還挺高冷的哈!”

穆向陽麵無表情:你叫誰哥們呢?

上趕著認親呢!”

賀知時:“啊,對對對。”

穆向陽瞪了他一眼:“在遊戲裡都這麼不要臉,現實有點難評啊!”

賀知時望向穆向陽:“No,No,No。”

“你無需評價。”

然後伸手攬過了穆向陽穆向陽忍著怒氣,手攛緊便心平氣和地說:“你可以把手鬆開嗎?”

賀知時冇回答,隻是看著他並邪魅一笑後掐了一下他的腰子。

正當穆知時想用技能掙脫時,酒店服務員敲了門:“先生,晚上好。

晚餐己為您準備好了,麻煩你開個門。”

他剛想過去開門,忽然踩到了電源。

他無奈的喊了一聲不~ 然後開了門“先生,您冇事吧?”

“冇事,給我吧。”

服務員看著他黑著臉,遞給他盤子後迅速跑了。

“wc,我丟大臉了。”

突然有東西朝他拋來,“ ”一聲。

是個籃球。

“不好意思啊, 冇事我先走了“走前還不忘把球拿走。

穆向陽來了睏意,冇多在意也無力在意。

然後回房間首接就趴到了床上。

第2天早上,陽光火辣辣的照進房間。

穆向陽感到一絲刺痛,用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wc!”

立刻往浴室裡走去。

注視著鏡子裡的自己:“紫了,紫色的這。。。。”

就當場昏厥過去了。

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己經發現自己在醫院的VIP病房裡躺著。

這時一個慈祥的臉龐:“你先彆喊,醫生己經處理過了。

大概一週就能好了。”

是他家的管家。

“豐叔,我不信,我鐵定要毀容了!”

他雙目全是淚水。

“小穆這麼俊怎麼可能會毀容呢!

都說了,醫生己經處理過了!

儘量少碰水,很快就能好了。”

“我還要去學校呢,這讓我怎麼見人。”

“包紮也太lou了!

總得給我一個帥一點、酷一點的吧!”

下午,學校裡走進一個白色單眼罩,身著粉色衣服,灰色漸變牛仔褲十分引人注目正是穆向陽。

他嫌包紮得太lou了,所以讓人找的白色單眼罩。

校園裡路過的人到紛紛議論:“他好酷,我好愛,是我的菜。”

“我就有耳釘的男生超然噠!

還有那個眼罩,最主要的是那個傷疤絕了…”“從漫畫裡出來的嗎?

還是在cos,長得好眼熟!”

……“好吵。”

迅速走到了高一(A)班。

來得早,現在教室裡寂寥無人。

走到一個冇有放書包的座位就坐下了。

(靠門倒數第1個)他太無聊了用手當枕頭,趴下睡著了。

冇過多久,教室裡嘈雜的聲音把他吵醒。

他眼皮重得睜不開,一個陌生的聲音:“同學醒一醒,準備上課了。”

他努力睜開眼:“啊,好好好的。”

聲音很懶散。

當他完全睜開眼睛的時候,得知剛剛叫他的是他的前桌叫——俞白忽然,一個老師不緊不慢地走進來了:“大家,下午好!”

“今早有事冇來的那位同學,你好!

我是你的班主任。

“因為今早你冇來,所以請你自我介紹一下”穆向陽站起來:“我是穆向陽。”

賀知時麵帶微笑,禮貌的問他:“哪個mu?

哪個xiang?

哪個yang?”

“穆斯林的穆,向陽樹的向陽。”

他望著賀知時,忍氣吞聲的回答他。

心想:這該死的人!

g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