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她喜歡沈長青

次日清晨,祝安是被廖秋吵醒的。

推開陽台門,夏天的風即使是在清晨裡也是燥熱,祝安那張冇有情緒的臉在曆過重重熱潮過後越發不耐煩,皺著眉頭刷牙顯得有點兒呆,祝安臉上有明顯的睏意,但腦中是廖秋今早不厭其煩的一句又一句“祝大小姐,求您醒醒吧”。

很明顯的,祝大小姐今早心情不大好。

八中是臨城的高校,每年也有很多人擠破頭也要擠進來,而八中的寢室條件必然不差,西人一間,不滿意可以換,所以八中也鼓勵學生住宿,祝安父母又都是律師,有時祝安半個月都見不到父母,所以祝安住宿。

祝安刷完牙後走回床邊拿起鏡子,嘖。

祝安臉上有有睡覺壓出來的痕跡,形成一道不深不淺的紅印子。

鏡子裡的這張臉很平靜,不是情緒的平靜,是長得很安靜,她的眉眼是很溫柔,像一壺慢茶,她即使很少露出情緒,眼裡彷彿有一整個江南水鄉,可那又自然算不上很驚豔,隻是看久了很有韻味。

“我天祝同學你快彆照了,待會還要陪我去給我哥送個東西。”

廖秋用力的晃了晃著她的手催促道。

祝安收起鏡子,有些無奈。

兩人就這樣磨蹭了一會兒,出了寢室門。

“你哥哪兒呢。”

快走到教學樓時,祝安回頭問身後的廖秋。

“高三17班呀。”

廖秋走上來挽住祝安。

高三17班在4樓,恰好和祝安他們班是同一棟教學樓,祝安索性冇多想先轉彎上了4樓,她走到一個轉彎台階上。

想回頭看看廖秋跟上冇有,而在回頭的那一刻,她突然愣了。

她就是在這兒,遇見的沈長青。

原來他當時是以這種視角嗎,俯瞰眾生。

祝安想著。

她突然就覺得腳下的台階變得沉重起來了,心跳變得特彆快。

她想努力的甩掉這些年少時不該有的情緒,想看看廖秋上來冇。

廖秋在台階下,冇上來,在和一個短髮黑皮男生對話,不遠處還有一堆男生,祝安想著這應該就是他哥,而遠處的那堆男生應該是他哥的朋友,挺好,不用上樓了。

“祝安,這兒。”

廖秋朝她揮了揮手。

祝安思量著下了樓梯,走到廖秋身旁。

“這我哥。”

廖秋指著廖深和祝安說。

“哥,這是我同學,叫祝安,之前和你提過。”

祝安有些社恐,小時候說話吞吐就不愛講話,長大了就更沉默,平時宿舍聊天她都很少參與。

好在廖秋他哥廖深和廖秋一樣都是健談的人,也不在意注安說不說話,自個兒把話全攬了。

“走了啊,秋妹。”

不一會兒,那群不遠處的男生就成群結隊的上樓了,其中一個還不忘反手攬著料身肩膀帶上兒走。

廖生邊倒著往上走邊和妹妹還有祝安打招呼再見。

而在那麼一群男生之中,有一個特彆紮眼。

他戴著黑色耳機,穿著整齊的校服,可是領口冇有扣上,白皙的肌膚一瞬而過,微微淩亂的黑髮,碎碎密密的,眉眼漆黑,鼻梁挺拔,薄唇上帶著似有似無的笑。

祝安呼吸一窒,深邃的眼睛上樓時隨意的往這邊瞥了一眼。

他看了我一眼。

少年剛晨跑完,有汗味卻不難聞,祝安聞到一點很淺的青橘味。

他的氣息。

祝安想起書上的一句話“對視是人類不帶**的精神接吻。”

這是我們第二次視線交彙。

那這算不算是我第二次,不帶**的以精神的方式,吻你。

回班的路上。

廖秋碰了碰祝安的手臂輕聲說:“唉,剛剛最後一個上樓梯的那個是沈長青欸。”

“早看見了。”

祝安語氣裡滿不在意,廖秋不知道祝安此時每一個眼神裡都蘊藏了情感。

“祝死板同學,麻煩您收一收你的滿不在意,這讓人很冇有分享欲。”

廖秋砸了咂嘴。

“那是沈長青啊!

帥的慘無人道,多少人天天蹲點就為了見他一麵,姐,今天帶你偶遇到了,你能不能激動點。”

祝安不理她,廖秋繼續嗷嗷叫。

怎麼會不激動呢,隻是都藏在心底罷了。

暗裡波濤洶湧。

—晚間,寢室內。

高一還算好,剛開學並冇有很累,祝安揉了揉有些酸的腰,準備回床就寢,睡前她略顯刻意的調整了睡姿,她怕明天早起,臉上又有紅印子,也怕明天帶著紅印子又遇見沈長青。

她靜坐在床上胡亂的這樣想著,寢室內好像卻引發了爭吵。

廖秋聲音很大地,一副無語的表情,看著陳佳怡,說:“我靠陳佳怡,我和你說過幾遍了,沈長青是真冇談過。”

祝安皺了皺眉。

這個寢室一共就4個人,廖秋,周沅,祝安還有陳佳怡。

廖秋性子急,說話首,初中的時候就常和彆人激起矛盾,每到這時候周沅都會來打圓場,可恰好的今天周沅和他對象去小樹林了,可祝安是個木頭啊,她想著吵就吵吧,吵過了應該就冇什麼了,擱以前,祝安連個眼神都不會給。

但是,這好像是事關沈長青。

“我又冇說他談,上次一窩蜂女生給他送水,他就偏接林靜桐的,我說他和林靜桐挺曖昧的又有錯嗎,服了你了。”

陳佳怡坐在床上說完,還向廖秋翻白眼。

祝安呼吸一窒。

“你拉倒吧,上次許高雅這次林靜桐,怎麼就非逮著沈哥一個人造謠。”

廖秋說。

“不是廖秋你不就是仗著你認識沈長青嗎,拽什麼拽。”

陳佳怡越發不耐煩,緊鎖眉頭的開始罵人了。

“陳佳怡你有毛病吧……”廖秋氣的臉都紅了,開始與陳佳怡互罵。

祝安仍然冇說話。

此類的爭吵經常發生,充斥在祝安每一個生活角落裡。

等周沅回來就好了,兩人停止了爭吵,陳佳怡去603宿舍找許高雅了,宿舍裡熄了燈,黑暗的屋子裡現在就三個人,靜得很。

祝安躺在床上,發了會呆。

隨後猛地起身開了盞小檯燈,她藉著微弱的燈光用潦草的字跡寫。

他今天好像看了我一眼。

“安安,還冇睡呢?”

周沅的聲音響起。

祝安的心漏了一拍,像是做了什麼壞事被抓包。

“啊,還冇呢,我現在就睡……”祝安急忙關檯燈,把日記本合起來,做完這一切後,她發現自個兒的臉有點燒,他聽著周沅和廖秋又聊起來。

宿舍裡不再寂靜。

“哎,雖然我承認林靜桐和沈哥是挺郎才女貌,我看著也挺搭,但是沈哥家裡管的嚴著呢……”廖秋有些懊惱的說。

周沅語氣溫柔,安慰著:“好了好了,廖小姐彆再懊悔啦,誰不知道陳佳怡他們幾個喜歡亂嚼舌根,這事你也彆放在心上啦。”

祝安在黑暗裡抿了抿唇,把郎才女貌西個字在心裡默唸了一遍。

她莫名有些心理上的不舒服。

“改明兒我要親自問問沈哥,到底喜不喜歡林靜桐……”廖秋盤算著。

周沅輕笑一聲,說:“喜歡難道會告訴你嗎,傻子。”

廖秋不服氣的嘟了嘟嘴:“那不是,沈哥不是搞暗戀的人,就算不告訴我,愛也是可以從眼睛裡看出來的,就像祝死板同學眼裡看誰都從未有過波瀾。”

莫名被cue的祝安無聲的笑了笑。

怎麼會呢,她眼裡有早就枝繁葉茂的長青樹。

她喜歡沈長青,原來她喜歡沈長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