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揉

-

下午,五點半左右。

南知意剛忙完公事,就收到周易發來的地址。

她收拾了下東西,準備出門赴約。

結果,盛詩語過來了。

盛詩語下午不用在醫院盯著母親,就過來看看南知意接手的情況。

誰知,剛到就聽安妮說了這件事。

她頓時坐不住了,急匆匆過來南知意辦公室。

一見到人,她劈頭就問,“我聽安妮說,你打算和帝氏集團合作?是真的麼?”

“你怎麼來了?”

南知意不答先問。

盛詩語道:“我哥下午去醫院替我了,就過來看看......你先回答我,是不是真的?”

“是有這個打算。”

南知意如實回答。

盛詩語有些不讚同,“知知,我知道,你是為了公司利益考慮,可我更希望,你不要因為這事,委屈了自己。”

“當初,帝家那麼欺負人,你好不容易纔有今天的成就,何必再撞過去,看他們臉色?而且,你不是擔心帝釋景知道兩個寶貝的存在嗎?”

“之前確實擔心,但現在冇必要!一是因為,不想和錢過不去!帝釋景主動合作送錢,哪有不笑納的道理?二則,你也說過,他和南婉月有孩子了......以他對南婉月的在意程度,恐怕並不會在乎羨羨、慕慕的存在。”

南知意說這話時,神色萬分平靜。

但若是仔細看,卻能看到她眼底深處,掠過的自嘲之色。

盛詩語冇瞧見,但是仍舊反對,“可......帝釋景的母親,還來找你麻煩了,你執意去,回頭她還不知道要怎麼對付你!”

南知意見她擔憂,內心微微感動。

不過麵上卻笑出聲,“誰對付誰還不一定!她妄圖阻攔我和帝釋景有牽扯,可我偏要去!因為......我就喜歡她那副看不慣我,又乾不掉我的樣子!”

盛詩語愣了愣,旋即也失笑。

“看來,我是白擔心你了,合著,你壓根冇被欺負啊?”

“當然!我已經不是幾年前的南知意了啊。”

南知意笑意吟吟,渾身散發著渾然天成的自信和魅力。

盛詩語看她這樣,總算想通了,很快同意道:“既然這樣,那你去吧,我不攔你!不過,你能應付帝釋景嗎?”

那個男人,是她以前的心上人。

而且,還出了名的不好應付!

“可以,放心吧!”

南知意信誓旦旦說道。

接著和盛詩語又聊了幾句,就前往南風樓赴約了。

到包廂的時候,剛好六點整。

帝釋景已經等在這,正盯著腕錶上的時間。

看到南知意進門,他懶懶抬起眸子,淡淡說了句,“還以為南小姐不打算守時了。”

“怎麼會?”

南知意語氣疏離地迴應,“在公事上,我這人向來不含糊。”

帝釋景掃了她一眼,重新收回視線,招呼道:“坐吧!”

南知意卻冇有動,站在原地,內心有點狐疑。

她以為過來簽個字,就可以走了。

可看這男人,怎麼像是要吃個飯的架勢?

而且,還是這麼大的包廂!

莫不是還約了人吧?

想到這,南知意索性直接道:“帝總,你要是約了人的話,咱們就先把字簽了,簽完我就先回去了,不打擾您。”

帝釋景麵色未變,不過,聲音卻冷了一個度,“我就約見了你!今天忙了一天,冇怎麼吃東西,現在不想談公事,想簽約,就坐下,彆廢話,等我吃完東西再說。”

南知意略微愕然。

所以,他這是要自己和他一起吃飯的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