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在深淵中下墜章

不久,籃球賽參賽的人差不多報名完成了。

王琳可看見報名錶上寫了王沐蘅的名字。

“王沐蘅啊,就你這身高還打籃球呢,哈哈哈。”

“你我同屬老王家,何苦這樣說我,再者,我身高168呢。”

“你168?

我都才167呢,咱倆比比。”

誰都能看得出來,王琳可確實比王沐蘅高很多,自然換來了一堆取笑。

王沐蘅纔不在乎,隻是回頭看著程梧萌。

“我確實有點矮哈。”

“不矮,再怎麼你也比我高很多。”

程梧萌才158,身材嬌小。

深夜……“媽,你等等我,你帶上我好不好啊。”

程梧萌帶著哭腔。

可是程母還是頭也不回的走,彷彿什麼也聽不見。

“你可不可以不要一個人走,你等等我。”

程梧萌身子一顫,夢醒了。

她發現自己臉上全是淚,她輕輕起身坐在床上失聲哭泣。

第二天清晨。

“萌萌,你怎麼變單眼皮啦?

哈哈哈。”

“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呢?”

程梧萌平時眼睛又大又水靈,雙眼皮,可這會她眼睛明顯無神,還有些紅腫。

以前一首是程梧萌和王琳可一起玩,現在又加入了一個女孩,名叫朱鑫婷。

一開始三人玩的挺好,但朱鑫婷總覺得程梧萌性格內向軟弱,便時常得寸進尺。

曾經程梧萌隻會選擇沉默,但是此刻她己經改變許多了。

她果斷對朱鑫婷說:“朱鑫婷,你既然選擇加入我們,就不要試圖孤立任何人,否則你就走。”

朱鑫婷也是發現程梧萌也有自己的底線,不容易冒犯,就放棄了孤立程梧萌的念頭。

程梧萌並非性格內向軟弱,隻是班上的人複雜,不想涉足其中,她和昔日的摯友依舊談笑風生。

學校召集文藝委員開會,文藝委員回來後收到緊急通知。

“學校臨時通知,在舉行籃球比賽前,有個文藝彙演活動。”

班主任又外加強調了:“籃球比賽己經有同學參加了,為了培養同學們的集體意識,文藝彙演由未參加比賽的同學參加。”

程梧萌就被安排了參加文藝彙演。

文藝委員持反對意見,她認為程梧萌性格內向,動作自然是放不開。

可班主任執意讓程梧萌參加。

節目排練下來,文藝委員看程梧萌動作規範,形體端正,就站在了節目的C位。

文藝彙演表演下來,程梧萌圈粉無數。

“萌姐,今天你就是我偶像了。”

邢昭陽激動的跑過去。

“不用。”

程梧萌高冷回絕。

籃球賽到來的很漫長,高三舉行完輪到高二,最後才輪到高一。

等待期間,學校心理健康組擔心同學坐不住,又安排了心理遊園活動。

活動當天,氣溫很高,程梧萌隻想坐下來休息。

“萌萌,那個遊戲好玩。”

那個遊戲需要一個人蒙著眼睛揹著另一個人,背上的那個人給揹她的人指方向走到終點。

“這個,怕你會摔倒。”

“不礙事,隻是怕連你一起挨摔。”

兩人毅然決然地奔向遊戲場地。

程梧萌在等待過程遇到了她初中時的同桌,張茗哲。

初中程梧萌習慣叫他“小阿貓”,張茗哲習慣叫她“小阿狗”。

“小阿貓。”

“嘿,小阿狗啊。”

“揹我玩那個。”

“這麼多老師同學呢,不合適。”

“是呀,我逗你玩的呢。”

輪到程梧萌和王琳可,回頭一看張茗哲不知去哪了。

王琳可揹著程梧萌到達終點,她們領取獎品後。

“小狗,熱不熱,請你炫雪糕。”

“謝謝,不用了。”

“買都買了,快拿著。”

張茗哲放下雪糕就走了。

活動結束後,她們回教室。

教室裡隻有邢昭陽和林雨辰兩人。

“怎麼,邢劭是看不起活動的小獎品嗎不去玩。”

王琳可調侃道。

“對對,這麼熱的天去玩吧,玩了暈操場上,最後玩④了。”

“我和你說不通。”

“萌萌,今天給你送雪糕那個男孩看著不錯呀。”

“張茗哲啊,我初中同桌,現在的好兄弟。”

邢昭陽一個激動,首接拍桌子起身。

“張茗哲以前跟我一個班的,我認識啊。”

邢昭陽若有所思的坐著。

“他給程梧萌送雪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