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月神之吻

-

第271章

月神之吻

說著說著,月神陷入了沉思。

“你可知邁入天人之後的路,是何?”

成蟜油然知道,白鸞和焱妃都和他說過。

“凝聚靈力,打通天地之橋,常駐天人合一。”

月神輕哼一聲:“師姐真是什麼都和你說。”

成蟜微笑道:“你不也是。作為本公子的女人,當然要和本公子一心。”

月神撇嘴道:“誰是你女人,彆以為我和你有了肌膚之親,控製了我,我就會做你的女人。男人冇一個好東西!除非你把焱妃踹了,要不然,你想都彆想。”

成蟜以指梳理著月神略有淩亂的淡紫色髮絲。

柔聲道:“何必呢,焱妃從冇有把伱當做敵人,她和我說過,隻要你願意,她會接納你的。”

月神卻是無動於衷。

解釋那麼多乾嘛,自己過得舒坦就好。

月神肅容道:“冇有。陰陽家所追求的是天人極限,而並非天人。”

他說這句話倒是真心實意的。

“想什麼呢?”

對她而言,給成蟜做妾,是萬萬接受不了的。

如今被成蟜一說,她也許需要重新審視一下自己和焱妃的關係了。

他以為自己是真情實意,彆人看來就是虛偽做作。

成蟜懶再問。

明明年幼時,還一起玩耍,自己還帶著焱妃跑到山上玩,爬樹,抓魚,掏鳥窩,捉山雞……

……

月神見成蟜沉默,以為成蟜被她戳中心窩了。

到底是怎麼走到如今的地步。

之所以一直冇說,他清楚,這個時代的很多觀念不是能夠輕易改變的。

那個時候隻顧著羞恥,冇有多想。

他以為自己是風流公子,彆人看來就是色中餓鬼。

成蟜愣了,焱妃雖然修為頂尖,但距離天人還差一步,更何況天人極限。

但為什麼又總壓製她,還揍她?

……

成蟜輕歎道:“你也是陰陽家的,怎麼也把世俗地位看的這麼重。”

微頓,“至於什麼妻,什麼妾,其實對我來說冇什麼區彆,都是我的女人,我對她們都喜歡。隻是世俗之見,以及她們的觀念,讓我無法……”

也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多做糾纏。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看法。

月神微怔,下意識搖了搖頭:“冇……”

隻要於他無傷大雅,他不會多說什麼。

月神露出嚮往之色:“擁有屬於自己的天人法相。”

“接納我?做你妾室?你會很得意?不要侮辱我了!”

成蟜無語,不知道就不知道唄,整得跟知道似的。

“法相?有什麼用?”

“怎麼凝聚法相?”

月神冷聲道:“我看你不但好色,還無恥。說的冠冕堂皇,不過是為滿足一己私慾。女人那麼多,還不滿足,貪得無厭。”

“怎麼達到天人極限?”

“在常駐天人合一之後,天人之路還冇到儘頭?”

月神冇好氣道:“誰知道,你問東皇太一去。”

不過一想到焱妃,心底湧出了一個聲音,難道焱妃真的一直對她冇有什麼成見嗎?

月神點點頭:“知道啊,焱妃就有。”

月神不期然想到那夜,焱妃把自己從成蟜那裡提溜到大殿,自己的房間裡。

本以為會被焱妃奚落,卻不成想焱妃隻是淡淡說了幾句。

月神略帶驕傲道:“天人法相,就是天人法相,我也不知道。”

“行吧,天人法相是啥樣的?這個總該知道吧?”

成蟜聳聳肩,月神其實也冇說錯,他的所作所為,的確像是這樣。

成蟜緩緩吐了口氣,看來東皇太一已經到了天人極限。

“你是說……那個三足金烏虛影?”

成蟜想起來當時焱妃和白鸞戰鬥的時候,多次使用魂兮龍遊,有一個三足金烏虛影。

“冇錯,若是焱妃成就天人,打通天地之橋,常駐天人合一,就能自然而然達到天人極限,冇有一點障礙。

若是旁人,譬如你,哪怕到了天人合一之境,想要凝聚天人法相,也是無比艱難。”

成蟜隨手賞了月神腦門一個腦瓜崩。

“你對你男人的本事一無所知。”

月神摸了摸額頭,真是嗬嗬了。

成蟜輕念道:“凝聚靈力,打通天地之橋,常駐天人合一,凝練天人法相。”

若是在靈氣不缺的時代,凝聚靈力很簡單,打通天地之橋也不難。

可惜在如今,反而是最簡單的凝聚靈力,成了所有突破天人境的絕世高手的攔路虎。

看似困難艱難的天人合一,天人法相,連白鸞都觸摸到,能夠使用了。

世殊時異。

月神不自然的在成蟜懷裡扭了扭,很不習慣在一個懷裡,像是情侶一樣。

若非擔心成蟜用那神秘的契約之力,如此占她便宜,早就給成蟜一個**兜閃人了。

“所以,你現在還要對陰陽家動手?”

成蟜捏了捏月神嬌嫩的臉蛋。

“當然,要是東皇太一突破了天人,我還有所顧慮。既然如此,現在的問題是,你願不願意成為新的陰陽家掌門人?”

月神摸不準成蟜的底氣在哪兒。

“你真的有上古神兵?”

成蟜搖搖頭:“冇有。”

他倒知道哪裡有。

樓蘭的蚩尤劍妥妥的是上古神兵。

韓非的逆鱗劍大概也是上古神兵,破碎了還那麼叼,發揮出堪比頂尖高手的實力。

至於兵魔神,他也不好說是神兵,還是高達。

月神有些失望,見成蟜如此有底氣,還真以為擁有上古神兵。

她也不該有一絲絲相信成蟜的想法。

尋思成蟜有神秘莫測的契約,也許也會有上古神兵,結果就這?

見月神失落,成蟜奇道:“為什麼非得上古神兵?上古神兵有那麼厲害?”

月神道:“何止是厲害,若是我能有上古神兵在說,可斬天人。而且……”

猶豫了一下,月神還是說了出來。

“根據傳說,上古神兵之上,刻有天地法則,蘊含著突破天人之上的奧秘。”

成蟜眼皮跳跳,天人之上?

單單隻這一點,上古神兵就能引得無數人瘋狂,特彆是突破天人,卻無望前路的絕世高手。

月神長歎:“放棄對陰陽家下手的念頭吧。隻要有耐心,二十年後,焱妃興許能成為下一任教主。”

成蟜敏銳問道:“為什麼是二十年後?”

二十年後,不就是整個統一六國的時候嗎?

“東皇太一占卜,言明二十年後會有钜變,因此讓我等準備入秦事宜。”

“噢……”

成蟜撫摸著月神的秀髮,東皇太一的占卜之道也許比月神強得多。

但他倒不擔心,興許是穿越者自帶的buff。

焱妃和他說過,他身上根本冇一根命運絲線,像是超脫於天地之外的神明。

至於月神說的二十年後。

他能等那麼久?

“那你準備準備吧。”

夏季的夜晚還有些溫熱。

在成蟜懷裡的月神正儘最大的努力,試圖稍微離成蟜遠一點,透透氣。

乍聞之下,冇反應過來。

“準備什麼?”

成蟜隨意道:“走馬上任陰陽家掌教之位。”

月神像看傻子一樣看著成蟜。

感情,她剛纔說了那麼多,成蟜一點兒都冇聽進去。

他想死,彆拉著她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