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那盔甲

-

任竹竹置之不理,依舊是大步直走。

“竹竹!”

南宮三千頓時就急了。

“你回頭啊!”

“你轉回頭看看我啊!”

“看了又如何,不是你的終究不是你的。”

旁邊的徐龍月悠悠道。

“感情之事,三兩言語說不清。”

“我家二嫂,可不是那種嫌貧愛富之人。”

“你住口!”

南宮三千一聽,當即就怒了,指著那徐龍月破口大罵。

“你懂個屁!你屁都不懂,就敢在這裡大放厥詞,竹竹她肯定是心裡有我的。”

“隻是她內心高傲,不願低頭。”

說罷,南宮三千猛然拔下自己手中的祖母綠扳指大聲道。

“竹子…我願意娶你…”

“你隻要答應嫁給我,這枚象征著南宮家少主的扳指就是你的。”

“以後你和我共掌天下,共持天下富貴!”

“若是你不喜歡錢財,那也冇事!”

“我南宮一家,百多年前和當今聖上乃是一家,至今我家中還有丹書鐵卷一塊,我會說服我父親和諸多族老,以此丹書鐵卷換得大魏一品誥命夫人於你。”

嘶…

聽到這裡,在場眾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一品誥命夫人?

這可是天底下最為尊貴的女性稱呼。

大魏開朝這麼多年。

得一品誥命夫人之稱的,不足五指之數。

而且那些女子,本就是出身極為尊貴,且生育之子嗣為大魏立下汗馬功勞,方可得這稱呼。

如今任竹竹,隻要點個頭。

不僅擁有幾乎冠絕天下的財富,更有冠絕女性鼎峰的身份地位。

哼,說句實話,就算是做夢也很難做出這樣的夢,可如今卻有這樣一個真實的選擇擺在麵前。任誰見了能把持住啊。

凎!

那老許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一口老黃牙咬得緊緊的,恨不得捶胸頓足。

“恨我老許,未曾生得女兒身啊!”

“得了吧,就你這副尊容,真要是成了女兒身,這個世上又會多一個老光棍。”

老胡在旁邊撇了撇嘴說道。

那原本轉過身去的任竹竹聽到南宮三千的話,忽然止住了身形,猛然扭頭,目光複雜地看著這個和自己相識許久之人。

“竹竹,如果你想去,就去吧!若是老二在天之靈,亦會希望你尋得一個好人家。”

旁邊,董靈秀出聲說道。

說罷,又將目光看向了旁邊的徐龍月,但見其一臉沉默。

“二嫂,世上有這般癡情人對你,這是你修來的福分,你若想去,我絕不阻攔,甚至我還會恭喜你。”

“你不必有心理壓力!”

聽到這話,任竹竹收回了目光,隨後眼神無比複雜看向南宮三千,在眾人地注視之下,狠狠地搖了搖頭並咬牙道。

“我拒絕!”

“為什麼!”

原本還歡喜至極,覺得自己一定能抱得美人歸的南宮三千聽到這,當即便呆愣當場。

“不可能…你是在說假話對不對!”

“你是礙不過自己麵子對不對?”

“冇事,你嫁給我,誰要是敢說三道四,我斬了它的舌頭。”

聞言,任竹竹再次歎氣。

“你對我的承諾,我感動!”

“但,感動不是愛!”

“我既嫁到了徐家,那便是生為徐家人,死為徐家鬼!”

“此生此世,當為徐家繁榮儘心儘責纔是。”

“狗屁,藉口…都是藉口!”

南宮三千怒了。

徐家老二活著的時候,他冇搶到任竹竹,他認了!

可如今徐家被滅,徐家老二如今死得連渣都不剩,他居然還搶不到任竹竹!

想他南宮三千,何等倜儻,何等英雄人物。

為了娶她任竹竹,不惜彎下腰來許下如此之諾,可得來的卻是拒絕二字。

“我南宮三千,居然連死了的徐老二都比不上麼?”

“這並不能混為一談。”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任竹竹抬頭,眼神一片平靜。

“好!好一個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南宮三千怒極反笑,伸手指著任竹竹。

“本公子今天就把徐家人全殺了,我看你能隨得了誰。”

“來啊,給我動手全部殺掉,一個不留。”

聽到這,徐龍月臉色微變,隨後伸手在馬匹上輕輕一拍,一柄菜刀被其握在手中。

噗…

菜刀一出速度極快,幾乎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便是將南宮三千臉頰側麵的秀髮切斷。

這一手,震驚了南宮諸位護衛。

“南宮三千,我嫂子不願意跟你走,還請你自重。不要強人所難,若不然下一刀斷的就不是你頭髮,而是你的腦袋了。”

“混賬!”

南宮三千勃然大怒。

“一個罪犯,還敢跟我如此放肆,老陳,把他們全部殺掉。”

“公子…這…”

那呆在南宮三千身邊的老者臉色微變,似乎有些為難。

典獄軍算不得什麼,可這徐龍月絕非普通人。

就剛纔那手,足以證明他是一流之上的強者。

真要打起來,肯定會死人的。

為了一個二手貨,他是真心不介意南宮三千這麼乾。

要知道,家族族老一脈,就指著南宮三千放錯,從家主手裡多分一些好處呢。

“我讓你動手,出了事情,我一力承擔!”

“是…”

老者聞言無奈一歎,當即大手一揮。

“聽公子的話,除卻任姑娘…其它…”

噠噠噠…

老者的話還冇說完。

隻見不遠處一陣馬蹄聲極速奔來。

抬頭看去,隻見是一隊人馬,領頭的身著盔甲手持長槍,腰佩短劍。

“那盔甲…”

“是重甲!是朝廷的真正重甲!”

南宮護衛中,忽然有人尖起來。

“重甲騎兵?這可不是普通隊伍!”

南宮三千眼露疑惑。

“發現目標…奶奶的,總算長到了!快,快點動手殺死他們,回去交差。”

旅奔軍一營統領看到這心神大喜。

後方其它旅奔軍也同樣如此!

奔走許久,總算能完成任務了。

“統領,似乎有商隊!”

“管他是誰,全部殺了,一個不留,這樣才能死無對證。”

“明白!全軍聽令,戰騎衝鋒,目標前方所有敵人。”

“結陣!”

話落,七十二位旅奔軍當即呈現人字形快速衝鋒。

“壞了,公子,這群雜種不會奔著咱們貨物來得吧。”

“凎!這特麼不會是太子派來的吧。”

一刹那,徐龍月和南宮一方共同,心中咯噔一下,暗叫不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