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複仇

-

大律,丞相府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丞相薑元,意圖謀反,現將全府上下全部收監,擇日問斬。”

說完後不屑的看向了地上跪著的薑元。

“薑相,這可是聖上的旨意,您要是不相信,我可以再給您親自看一眼。”

薑元此刻正被兩位金虎衛壓著跪在了地上動彈不得,卻突然放聲說道:“冇想到我薑元勤勤懇懇輔佐聖上治國,到頭來,卻被安了個謀反的罪名,真是天要亡我大律啊,哈哈哈哈。”

宣讀旨意的人見薑元此刻已經開始胡言亂語,便向周圍的金虎衛擺了擺手,說道:“行了,把薑府的人全部押入天牢,府中財物也全部帶走。”隨後也和身旁的金虎衛統領一起跟著囚車緩緩朝皇宮走去。

朝天殿內,坐在皇位上的唐安看著剛剛歸來的人。

“上官愛卿,薑元和他府上的人都已經押入天牢了嗎?”

在地上半跪著的上官皓抬起頭來,嘴角帶著一絲陰險:“陛下放心,臣親自看著金虎衛將他們押入天牢的。”

唐安聽後點了點頭,冇想到薑元竟然是那個想要謀反的人,真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啊,虧的自己還如此信任於他。

“很好,薑元謀反已為事實,那這丞相之位先由你暫時接替吧。”

“謝陛下隆恩。”

從皇宮出來的上官皓並冇有回府,而是直接去了天牢。

天牢裡,兩人麵對麵的坐著,上官皓看著眼前衣衫襤褸的薑元,誰會想到平時直言不諱,剛正不阿的丞相如今卻淪為了階下囚呢?

“薑元,你我本無冤無仇,可你為什麼偏要向聖上彈劾我呢?想必你也不會知道,朝堂之上的很多大臣早就對你心懷不滿,恨不得把你生吞活剝了,而我?隻不過是做了他們想做的事情罷了。”

薑元此時正倚靠在牢房內的石牆之上,雙手雙腳都被鐵鏈禁錮著。卻在聽到這番話後,猛然間雙目圓睜,青筋凸起。

“上官皓,你蠱惑聖上,殘害忠良;像你這等小人,人若不除。天必除之。”

“哈哈哈,是嗎,但很可惜,你是不會再看到那一天了。”說完後正準備離開,門外的金虎衛統領突然進來在他耳邊依附了幾句後,上官皓突然臉色大變,轉過身惡狠狠的望著薑元。

“你的女兒呢,你把她藏哪了?”

此刻薑府外圍,一個黑衣人抱著一個小姑娘仍舊躲在了暗處。

“我父親他們怎麼了,為什麼他們把我們府上的人全部押解走了,東西也全部拿走了?”

身旁的中年男子看著這個淚眼朦朧的小姑娘,想起剛纔薑元交代自己的話。

“沈複,我深知你武藝高強。如今,朝廷的金虎衛來了,整個府中,也隻有你能夠逃脫出去,我請你帶上離兒一起走,我薑元就算是死也冇有遺憾了。”

沈複摘下了頭上的鬥笠,自己早年曾

聽聞薑元的名聲,主動前來投奔,又因為武藝高強而被薑元選作了貼身護衛,卻冇想到如今一身的武藝都用在了今天。

“薑離,你父親犯了謀反之罪,被朝廷緝拿了,你父親將你托付給了我,我也一定會一直護你周全。”

薑離不敢相信父親會犯謀反這樣的大罪,一直拽著沈複的一邊哭鬨不止:“你胡說,我父親不是這樣的人,他不是。”一直說的累昏了過去。

而沈複看向了府門的兩個金虎衛,又看了看懷中的薑離,也隻好乘著夜色翻牆離去。

正當沈複前腳剛離開,一隊金虎衛就找到了還在看守府門的兩名護衛,拿出了薑離的畫像,吩咐道:“這個女孩是薑府的人,剛纔把她遺落了,上官大人有令,不惜一切代價找到這個女孩。“

薑離的逃脫,自然使得今夜的京城徹夜難眠,家家戶戶都被喊了起來,為的就是搜查薑離的下落,可是找了一晚上,上官皓仍然冇有得到他想要的結果。

”廢物,一群廢物。“上官皓把手上的畫像撒了一地。但很快他也冷靜了下來,撿起了地上的畫像,臉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的神情。

”無妨,既然找不到,那就不找了。一個小女孩,倒也成不了什麼大事,你說對吧,統領?“

一旁的金虎衛統領見了,也隻得隨聲附和,不敢再多說什麼。

第二天,薑元及其近親因謀反罪被儘數誅殺,上官皓被立為新任丞相,執掌朝堂。

行刑台上,上官皓頗為玩味的看向了薑元。

”薑相,都快死了,難道還冇有什麼遺言嗎?“

”哼,你彆得意。離兒會為我們薑氏族人報仇的,我會在那邊等著你。“

”讓一個女孩為你們報仇,薑元,虧你也能想的出來。不過,我倒是很期待這個小女孩能掀起來什麼大波大浪。”

同時隨著一聲令下,薑元亦身首異處。

沈複和薑離見證了整個行刑過程,那也是薑離第一次看見自己的仇人。

小薑離指著台上的人,向身旁的沈複問道:”沈叔叔,那個人叫什麼?“

沈複又豈能不知,咬牙切齒的說道:”他就是你的仇人,上官皓。薑相也是因為他纔會落得身首異處的下場。“

小薑離從那時起心裡便埋下了一顆複仇的種子:”上官皓,我一定會拉著你的全族,給我父親他們陪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