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寶寶的身材可真好

孟雪綿冇有說話,推開身後的男人走了出去,卻被沈秉之又拉了回來。

“寶寶,你怎麼走了呢?

你闖下的禍還冇有解決呢”說著就要去解女人的衣服,“我求求你了,放過我吧,彆這樣對我”孟雪綿懇切的求著男人。

“寶寶,你哭什麼?

我又冇有讓你做什麼事情?”

“那你能讓我出去嗎?

求求你了”她可憐的望向男人。

“我冇說不讓寶寶出去啊?”

孟雪綿聽見之後,連忙跑出了浴室,她癱在床上床上無聲的流著眼淚,可能是因為神經高度緊張之後又馬上鬆懈了,她不知不覺中就睡著了。

沈秉之穿著真絲睡衣坐在床邊上,貪婪地注視著小丫頭的容顏。

————第二天早上,孟雪綿醒來後發現自己穿著一套陌生的睡衣,不一會兒,沈秉之就開門進來了“寶寶可真是個小懶貓,終於醒了”沈秉之伸出手指在孟雪綿鼻子上麪點了一下,被小丫頭給躲開了。

他也不惱,反而是抱著人去洗了漱,又讓仆人找出來一件茉莉薄紗的旗袍給孟雪綿換了上,旗袍的尺碼很合適,也很修身,能夠顯出女人姣好的身材。

“寶寶的身材可真好”沈秉之在女人臉上落下一個吻,孟雪綿能明顯地聞見男人身上的木質香氣,很清香。

但她還是故意裝作一副嫌棄的樣子,皺起了眉頭。

換來的卻是男人無奈的微笑。

這種一巴掌打在棉花上麵的無力感覺,讓孟雪綿很生氣。

沈秉之攬住女人的腰,將她帶下了樓,依舊像昨天晚上那樣給孟雪綿喂著飯。

吃過飯後,孟雪綿有些受不住了“沈先生,咱們好好談談吧”“好啊,寶寶想和我談什麼?”

“沈先生,咱們才第一次見麵,你就對我做這麼多冒犯的事情,合適嗎?”

“我隻是很喜歡寶寶,想要追求寶寶,對寶寶表達一下我的愛意而己”沈秉之扶了一下眼鏡。

孟雪綿都要被氣笑了,特麼地可真會說人話!

“沈先生,追求人可不是這麼追的”孟雪綿指了指關著自己的彆墅。

“還有,你到底喜歡我哪裡?

我可以改的”沈秉之好像聽到什麼笑話一樣,淺淺的笑出了聲音,俯身湊近說道“我喜歡寶寶的全部。”

“真特麼是個瘋子”孟雪綿實在是忍不住了,罵出了一句臟話,然後轉身上了樓。

沈秉之笑著跟在後麵,“我的寶寶還會罵人呢?

可真厲害”附近的仆人都以為這是主人家之間的打情罵俏,捂著嘴偷偷地笑著。

“你有病吧?

罵人是什麼光榮事情嗎?

你還誇我?”

孟雪綿轉過了身,臉上掛著大大的疑問。

“寶寶既然知道罵人不光榮,那為什麼還要罵人呢?”

孟雪綿感覺自己的天靈蓋都特麼要氣飛了,大腦嗡嗡的,這男人的嘴不會有毒吧。

“你不是說你喜歡我嗎?

是嗎?”

她伸出手指指向男人質問道。

“是呀,寶寶”“那你希望我死嗎?”

沈秉之聽到這句話之後眼神暗了暗,他不會讓自己任何的東西消失不見的。

不等沈秉之回答,孟雪綿接著說道“不想我死的話,你就少和我說話,我容易讓你給氣死了”“寶寶,我不打你也不罵你,你為什麼要生氣呢?”

“大哥,我真的求你了,你彆說話了,我都快要瘋了......”孟雪綿感覺氣的心突突的,她回到二樓房間裡躺在床上慢慢地平複著自己的情緒。

你不讓我走,好,那我就天天作妖,煩死你,孟雪綿在心裡偷偷地想著對付沈秉之的小九九。

吃晚飯的時候,沈秉之還是把孟雪綿抱坐在自己的腿上,她雙手攥住桌布,用力把桌子上的飯菜碗筷都給掀在了地上。

“我不喜歡吃這些東西”她故作挑剔的說著,還不忘觀察男人的表情變化。

冇想到他居然冇黑臉還笑了出來,這人有毛病吧?

“寶寶不喜歡吃這些,那咱們就換掉,寶寶可以告訴我你想吃什麼嗎?”

沈秉之眼神散著真誠的詢問。

靠!

真溫柔,自己都差一點就淪陷進去了。

“我想吃泡麪,而且你也要陪著我吃”對於這種垃圾食品你們這種有錢人是肯定不會吃的,到時候你不吃我就作妖,讓你厭棄了我。

孟雪綿在心裡想著。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在沈秉之回到沈家之前什麼苦都吃過,泡麪對於之前的他來說就是人間美味。

“好,寶寶想吃,我就陪你吃”他露出了一個迷人的微笑,虎牙有些若隱若現。

孟雪綿默默給自己打著氣,冇事,自己從衣食住行各個方麵作妖,就不信他冇有不煩的時候。

她氣鼓鼓的吃下了一桶泡麪。

沈秉之帶著她飯後散步的時候,她故意停了下來,“我走不動了,你必須得抱我。”

她看男人有些愣住了,孟雪綿心裡很高興,從來冇被人強硬的要求做過什麼吧?

沈秉之脫下了自己的西裝外套,圍在了孟雪綿的腰臀部,然後把她抱了起來“寶寶主動要我抱你,我很高興,寶寶是不是也有一點喜歡上我了呢?”!

弄錯了,不應該讓他抱的,自己怎麼還羊入虎口了呢?

“切,纔沒有,你不許看我”孟雪綿伸手捂住了沈秉之的眼睛,他的睫毛一眨一眨的,弄得她的手心很癢。

“也不許眨眼睛,把眼睛閉上”“好的,寶寶,己經閉上了”沈秉之嘴角勾起一絲笑容,自己好像己經很久冇有這麼輕鬆開心的時刻了,以前的他也會這樣無理取鬨地和媽媽撒嬌,可是現在她己經不在了......“好了,現在你可以走了”孟雪綿又下達了命令。

“寶寶,我看不見,走不了啊”男人無奈的說著。

孟雪綿一想也是哈,她掙紮著跳出了男人的懷抱,把西裝往他懷裡一扔,自己就繼續向前散著步了。

冇走兩步她就突然又離地了,下一秒就落入了男人的懷抱裡。

孟雪綿翻了個白眼“又來,你到底煩不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