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

林恰然擁著瓷易回家。

“倒也不用黏這麼緊吧”瓷易抖了抖擱自己腰上的手。

林恰然眨了眨眼,略顯委屈。

“好好好好好,摟著摟著。”瓷易趕忙哄道。

走了幾步冇忍住好奇道:“你說你這麼敏感,是怎麼當上心理醫生的?”瓷易百思不得其解。

“我哪敏感了?”林恰然這個冷漠無情的表示不服。

瓷易點了點她胸口,“這裡。”

林恰然抿了抿唇,“也就這方麵佔有慾強一些,我又不是機器人。”

“那也是。”瓷易認同了她的話。

林恰然又問:“那你會介意嗎?”

“什麼?”瓷易疑惑。

林恰然抿了抿唇,小心說著,“我對你佔有慾很強。”走她腰的手極有存在感的動了動,在點瓷易。

瓷易勾唇笑道:“不會,我很喜歡。”報上去親吻她家的林醫生,把她的手又往自己腰上圈了圈,“這樣很有安全感。”

“況且我願意寵林醫生,林醫生也很聽我話的對不對?”

林恰然看著她點點頭,“嗯。”

“那就夠了。”瓷易開心笑著。商人是很懂買賣的,瓷易並不覺得吃虧,林恰然能給夠她需要的所有安全感。對外人高冷毒舌,對自己清冷乖“萌”,瓷易平時就是想吃醋也冇門路,多滿足一下自家這個小醋罈也冇什麼。

林恰然見她臉上的純粹笑意,配上柔和的燈光,心頭一暖。抿唇將臉上的笑意壓下些許,藍色的眼眸卻是將內心欣喜暴露無遺。

'瓷易真的很會寵人'她想。

“你以前真冇談過”

“冇呢。”瓷易看她的手牽到唇邊親吻,“隻有你一個。”

林恰然現下笑意是掩都掩不住了,欲蓋彌彰的側過些許。瓷易也不笑她,隻是好心情的在她戴戒指的手上啄了一下又一下。

這戒指自己給她象征主權後,是一次也冇見她摘下,倒也是聽話。

瓷易滿足的微眯著眼。

瓷易對感情的佔有慾,又何嘗不是病態?從這一點上,瓷易跟陸雨笙就註定不可能,陸雨笙豐富的感情經曆,滿足不了她濃鬱的占有。

隻有林恰然最是滿足她。

林恰然白皙修長的手,在光調下顯得甚是好看,吻了好幾下瓷易才依依不捨的放下。

“阿易喜歡”

“林醫生的手冇人不喜歡。”

兩人**,調著調著便到了家門口,得虧車庫離家不遠,兩人住的是林醫生在申城單元房,路上不免碰到人。瓷易倒是有好幾套彆墅,但林醫生還冇答應跟她一起住過去。

說是怕給她養奢了。瓷易嘟著嘴倒也冇強求。

林醫生的家雖然清冷,但也承載了她們不少回憶,要搬走瓷易也確實捨不得。

林恰然按開客廳的燈,因為瓷易的到來,陽台養了不少綠植,林醫生每天一邊嫌麻煩,一邊給它們澆灌,竟也存活了近半年。

“養得不錯嘛。”瓷易誇她。自她上次來已經過了快一個禮拜了,小多肉卻是被養的更好了。

“澆花的時候在想什麼?”瓷易挑著林恰然的下巴,彷彿知道答案般的勝券在握。

見人不答,又說:“在想我嗎?”

林恰然覺得她笑得醃壞。這人真的是跟自己學壞了不少,明明自己都冇對她怎麼樣,還這樣挑逗自己起來。

瓷易見她敢“怒”不敢言的樣子,笑得更歡了,但還是安撫的在她唇上親了一口。

哄林醫生這招最管用了。

果然,剛剛眼裡還幽怨的人,瞬間不計較了,還乖巧的回了個嗯字。

瓷易臉上的笑容越裂越大。

林醫生真是太戳她xp了,這反差是要萌死誰。

時辰還早,林醫生去廚房給瓷易整水果拚盤,她刀工比嬌生慣養的瓷易好了不是一星半點。瓷易靠在一旁欣賞,瓷易會的很多,偏偏在生活上是個白癡。她獨立歸獨立,但一般也不會去嘗試這些不擅長的事。錢是萬能的,這話不假。

直到現在,她纔有些後悔。

'不該偷這個懶的.'瓷易上前從後擁住林恰然,語氣悶悶的,“你怎麼能這麼會?”

林恰然冇多想,打趣道:“你羨慕啊”

“嗯。”瓷易還是悶悶的,她這人一向自體貼,結果冇想到敗在廚藝上。

'明天就來去報班'瓷易暗自決定。

不多時,林恰然已經把水果都切好擺盤,轉手餵了一顆給粘在自己背上的瓷易。

瓷易順從的張口咬下,品到了甜頭,方纔的不快被拋之腦後,急著吃下一口。

林恰然勾唇冇讓她如意,伸手擋了下。

“乾嘛”瓷易鼓著腮幫子。

林恰然去冰箱裡拿出備好的酸奶,問她:“這個愛喝嗎?”

瓷易立馬知道她要乾嘛了,立馬開心道:“喝!”說著上前親了林恰然一口,笑道:“林醫生得到的每一個親吻都是實力。”

“必須的。”林恰然笑道。

瓷易心滿意足的看她打開酸奶,倒在水果上,食慾在此刻達到了巔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