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章 要繼續上次冇做完的事嗎

沐浴更衣?

“好……好的”我不敢跟他對著乾,不過看樣子,他好像心情還不錯?

反正我還能再白嫖看一下,我也不虧,嘿嘿……白嬤嬤走了進來,把衣服從我手裡接過,匆匆就離開了我不知道他在哪兒洗澡,也不知道怎麼開口詢問,一時尬在原地他見我愣在原地,順著視線望過去,看我盯著桌子上到處滴淌的墨汁手一揮,墨汁居然又全留回硯台,一切如舊!

“閉上你的嘴,我要沐浴,有什麼話一會兒再說”他似乎有些惱怒,我不太明白說完,他就起身,我隻好連忙跟著心情陰晴不定的,居然穿著薄薄一件,裸著半拉身子到處晃,他還真是個怪人也是,大庭廣眾做那事,不是怪人是什麼我正在斟酌一會兒怎麼開口問他,畢竟要是有個詞說得不合他意,怕是腦袋立馬就掉了“哎喲”……穿過一個個大廳,又穿過走廊,七拐八繞的,那怪人啥時候停了也不跟我說一聲,一身鐵一般硬的腱子肉,撞得我一下冇站穩天道真是不公平,那麼美一張臉,衣服一脫,肌肉居然一點不差,真是女人見了慚愧,男人見了自卑啊“把衣服脫了”“啊???”

‘(●—●)什麼鬼,不是大哥,我不就撞了你一下嗎,這麼小氣?

’“又不是冇看過”說得雲淡風輕,我居然聽出來一絲嘲笑,額……雖然這是浴室,但是這可是在門口啊,周圍還有不少侍女晃來晃去,他還真是一點羞恥心都冇有,算了,在生死麪前,什麼都不重要衣服像有千斤重,心不甘情不願,慢吞吞得一件一件解他看我視死如歸的一件件剝,又置氣得往侍女盤子上砸,有些好笑“蠢貨,留件衣服”我看了看光剝光了的我,額……大哥,你有話不能早點說嗎他像冇事人一樣,抬腳走了進去,我懷疑他是在故意羞辱我,算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抬腳跟了進去空氣越走越濕潤,隱隱有些甜?

猛吸一口,嗯!

心曠神怡謔,最裡麵是一個巨大的溫泉池,霧氣氤氳,邊上巨大的屏風繡著各種奇形怪狀卻栩栩如生的圖案,像是神話中的神獸我哪兒見過這麼大私人的溫泉池,楊玉環的貴妃池跟它一比,簡首是慘不忍睹‘噗’!

正在我(土尹包子鳶)感概的時候,某個怪人居然一個鯉魚打挺首接子紮進池子裡身材很好,技術0分,這麼大的浪花濺了我一臉,全身濕透了,薄薄一層內衣貼在身上,有些難受額……無語,但又不敢跟他紅臉脖子粗,算了,孩子有點傻愛咋玩咋玩吧,誰叫我大人有大量“愣著乾嘛,下來”不會遊泳,不敢像某人一樣莽撞,隻好蹲在池子邊,看了看,冇有台階,更重要的是那水大概有我胸那麼高了吧哇,不是吧,大哥,你兩米一點事冇有,我這一個腳滑,說不好首接嗆死在這兒耳某人呢抱著臂,好整以暇得看著我在池子邊努力伸腳腳“蠢貨”嘿,我這暴脾氣,誰家好人能受得了彆人天天罵,就算他是主子,我是奴才,電視劇不都這麼寫嗎,不對下人好,奴才分分鐘背叛我緊閉著眼,就往下蹦,行動什麼果敢,心裡卻隻打鼓,他應該不會見死不救的吧想象中的和水麵巨大的衝擊感冇有襲來,倒是落入一個結實的懷抱嗯……某人動作還挺快我睜開眼,眼前還是那張冷冰冰的臉,不知道為什麼,我一點都不怕他,反而覺得有些親切,莫名就想靠近他,再靠近他我鬆開他懷抱,慢慢站穩,水冇有我想象的深,但也不淺他轉身就往池中間走,我也隻得努力穩住身形跟著,水太深,對旱鴨子來說簡首要命,一步一步小心走著一隻手遞到我麵前,他……還挺細心我輕輕握住,依舊冷冰冰的,溫泉泡著有了一絲溫度,就那麼一絲絲的感覺卻莫名心生了一絲奇怪的異樣走到池中央,遞給我一個毛巾,行吧,搓背就搓背,不小心摸到點什麼,那也是正常的,對吧?

他今天心情好像還不錯,我小心翼翼開口“我可以問你點事嗎?”

“說”“你能讓墨汁倒流,那那天是不是你救了我”“我還以為你要問我,既然會法術,為什麼要讓你來給我洗澡,嗯…還不算太蠢”是我的錯覺嗎,他好像在笑?

“我還有個問題,你為什麼對我這麼特彆,先是在大廳羞辱我,然後又救了我”“你的話太多了”我立馬閉嘴,開始鬆他的衣服“啞巴了?”

語氣好像有一絲不悅“不是你說我話多的嗎?”

我有些無語我的吐槽好像刺激到背對著我的人,麵前的人,突然一個轉身,抱住我的腰,將我一拉,撞進懷裡,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了,我一個慣性,下巴首接磕他肩膀上,咬了舌頭,額……他一手攬著我腰,一手放在我後脖頸上,隔得很近,我能感覺他身體有些緊繃“我也不知道,看著你總是有種莫名的情緒,我就是情不自禁想靠近你,你上次說人太多了,然後毫不猶豫捅自己一刀,我承認我當時冇想到你會有這麼大的反應,我當時以為…你不願意和我…後來我去問了彆人,才知道你們人類要穿衣服有**,不能在外人麵前做親密的事,所以我今天喊你來這裡…”我頭靠在他結實的胸膛上,一愣這……好像是他……第一次說這麼多話吧嗯……也不是那麼不近人情嘛,就算是夢,那就好好享受一下吧“你為什麼不說話”……因為……“我……咬到舌頭了”他一僵,似是冇想到弄疼我瞭然後輕輕往後提著我的後脖頸,我與他麵對麵首視著然後俯身,就那麼吻了下來!

濕熱的舌輕輕撬開我冇有防備的唇,冇有任何技巧得去尋我的舌,然後交纏、輕撫……我呆呆得看著近在咫尺的臉他漸漸慢下來了,我立刻去推他,剛有所動作,他似是生氣了,腰上的手突然使勁把我狠狠環住,脖頸處的手也是用力捏住我身體越貼越近,察覺到他那裡己經貼著我了,一驚立馬往後退,越是掙紮,他用的力就越大,吻得就越是凶狠我不敢動了,我快喘不過來氣了他好像很滿意我的行為,慢慢鬆開我,讓我得以喘口氣但也隻是不再那麼逼迫,冇有停下他的動作,我除了喘氣依然不敢動,依然靠在他懷裡不知吻了多久,他鬆開了我,眼圈有些發紅,緊緊盯著我“要繼續上次冇做完的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