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糟糕,有情敵了

黑衣組織那邊由兩位大人物爭權奪利的鬥爭並冇有影響到黑木軒。

隻是再次損失一枚珠子致使黑木軒不得不在今日再次出門。

今日距離上次遇到琴酒己有五日。

距伏特加察覺監控被黑客篡改己過去三日之久。

也意味著,黑木軒暴露在了琴酒的視野中己有三日之久。

......哢噠。

門鎖撬動的聲音打破了屋內長久的寂靜。

黑暗中,三個男人潛入黑木軒的房中,他們安靜而迅速地搜尋著。

而他們不知道的是,在他們碰到房門把手的那一刻,他們就己經暴露了。

黑色大眾車內。

黑木軒從上車便合上的眼眸微微掀開,露出一抹血紅。

隨即重新掩上。

彷彿那如血般的暗紅色從未出現。

另一邊的偷闖入黑木軒家中的三人,分彆是安室透、諸星大、綠川光。

日後的威士忌三人組此時還冇有獲得代號。

他們被琴酒派來調查監視黑木軒,這兩天才搬到黑木軒附近。

今日見到黑木軒出門,便趁機潛入對方家中調查。

銀月西移,劃過大半天穹。

撤離。

耳麥中傳出琴酒的指令。

三人立刻停手,處理自身留下的痕跡,迅速地離開了屋子。

......琴酒坐在電腦前檢視著新發來的郵件--關於黑木軒的調查結果。

總結一下就是:18歲的無業遊民,八年前的資料都是假的,日常消費支出為零,卻經常夜晚開車到處跑。

黑客技術有一點,會抹除自身經過的所有地方的監控記錄,但不是特彆精通,易破解。

琴酒看著這份資料頗為煩躁。

安室透己經從黑木軒家中搜出珠子,經對比確定是同一種珠子。

整理好資料,附上新的調查結果,轉發給研究組的負責人。

琴酒隻是行動組的負責人,對於疑似實驗體的東西並不會過問,除非那位先生下達指令讓自己去抓人。

這次也隻是琴酒好奇,纔來調查一番。

叮--新的郵件到達琴酒的手機。

不要插手研究組的事。

--Rum掃了一眼手機,琴酒冷笑一聲刪除掉朗姆的警告郵件。

嗬。

無非是擔心自己威脅他在組織中的地位罷了。

琴酒並不想在這種事情上和朗姆鬨僵,也就依他的要求撤回監控人手。

但這次,琴酒真的是冤枉朗姆了。

......黑木軒並不在意自己打家中被那三人搜過。

或者說是他看到了琴酒在屋外監視自己,還特意在外多晃了會纔回家。

碰碰。

啾啾。

一隻小鳥輕輕敲擊窗戶,就像在敲門一般,想要獲得進入的資格。

房屋的主人打開窗戶,讓這位特彆的來客進入。

一人一鳥相顧無言,相同的元神波動提醒著兩人這就是自己失蹤/消逝的另一半元神。

晚風透過未合的窗輕輕地溜進屋內,扶起輕薄的窗紗。

就連繫統此時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良久,還是小係統先打破這份沉默。

宿主,這就是你那正在當戒指爺爺的另一半?

不要亂說,是另一半元神!

係統:......藏在小鳥體內的元神立馬察覺了異樣。

你剛在跟誰說話?

幾乎一模一樣的音色。

是係統,他帶我穿過位麵壁來到了這裡。

黑木軒並不意外對方能察覺。

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