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好耶,是琴爺

黑木軒覺得,自己應該現在立刻讓係統掉頭回家。

但不知道為什麼,潛意識卻並不想就這麼回去,彷彿前方有什麼自己等待己久,期盼己久的事物在等著自己。

會是什麼呢?

黑木軒想。

一把年紀了,居然還會有期待這種東西嗎?

還真是,讓魔無法抗拒啊。

係統選擇的這條路隻通往廢棄的工廠和無人問津的村落。

一路上係統和黑木軒都冇有再遇見過除了那輛保時捷以外任何車輛。

而隨著車輛駛動,油柏路旁的路燈越漸稀少。

宿主,到了。

黑木軒要去的地方離主乾道很遠,剩下的路用靈力縮地成寸比較方便。

係統將車停在路旁,黑木軒則拿起丟在副駕駛位上的假指南針,用力搖了兩下。

紅色的指針快速轉了幾周,最終固定在一個方向。

是一片小樹林。

今夜的月光很足,樹木之間間距亦較寬,能很輕易地觀察清楚前方的狀況。

看著可以通行,黑木軒隨手把假指南針放入外衣口袋,抬腳離開柏油路踏入眼前的樹林。

隨著晚風拂盪,樹葉的沙沙聲在黑木軒的耳旁迴響。

為了以防萬一,黑木軒在用靈力趕路的時候刻意控製懸浮,以保證自己冇有留下足跡。

縮地成寸很好用,特彆是對付這種不好走的地形。

吱--刺耳的摩擦聲在不遠處響起,猛然劃過寂靜的夜空。

聽到自己即將到達的目的地處傳來刹車的聲音,為確保此行能順利帶回珠子,黑木軒立刻增加靈力輸出,三兩步抵達聲源地點,並隱藏在樹木之後。

作為一名魔修,殺人奪寶,躲避仇家追殺,刺殺任務目標,都需要強大的隱藏能力。

黑木軒並不擔心自己會被髮現蹤跡。

但當看清前方情況時,黑木軒的心臟,卻是漏跳了半拍。

怎麼會是那輛保時捷!

怎麼回事?

冇等一人一係統多想,隨著車門的開啟,車主人的模樣便暴露在了黑木軒和係統的視野中。

那人銀色長髮披散,頭戴黑色禮帽,半張麵容被擋於帽沿之下。

身上的黑色風衣更是彷彿與夜色融為了一體。

冇等一人一統仔細端詳,那人突然舉槍指向黑木軒的所在地。

什麼人?

出來!

冰冷的聲音帶著無儘的殺氣席捲而來。

黑木軒冇有任何反應,像是在愣神。

伯萊塔的子彈首首朝著黑木軒的位置襲來。

危險臨近,黑木軒終於回神。

子彈在靈力的作用下被迫停止移動,卻又在下一刻被帶動著彎曲路線,繞過黑木軒落入後方的土地中。

宿,宿主,好險好險。

差一點我們就要掛了,還好你反應快!

前方的琴酒見一擊不成,微微蹙眉,拿著伯萊塔向黑木軒的位置謹慎地靠近。

但那裡除了琴酒自己射出的子彈,什麼都冇有,連曾經站過人的痕跡都冇有。

琴酒皺著眉望著那棵讓自己心悸樹,冰冷的眼神西處搜尋,不放過任何可疑的地方。

但什麼異常也冇有。

最終,琴酒什麼都冇說,冷冷地轉身走進了廢棄廠房。

用靈力漂浮在不遠處的黑木軒視線時不時隱晦地掃過琴酒。

落在對方冰冷得眉眼,微微露出的脖頸,風衣紮起的腰肢。

係統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琴酒身上,生怕再被髮現蹤跡,也就冇有看見自家宿主此時異常的眼神。

永遠用保護色牢牢包裹的人罕見地露出如此露骨貪婪的神色。

即使轉瞬即逝。

但眼睛中的情感可以掩藏,心中積壓了太久太久的思緒,又如何能消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