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收複南方9

-

陳世仲兵敗被殺的訊息很快傳到京城,窩在深宮裡的皇帝司馬鬥聞之龍顏大怒,氣的吐血三升,摔碎了不少名貴瓷器。

這次幾十萬兵馬損失慘重,讓虛弱的衰朝更加雪上加霜,加上天下各地此起彼伏的叛軍起兵作亂,朝廷已經無力進行第二次圍剿!

痛定思痛的皇帝司馬鬥迫不得已隻能擴軍,編練新軍以圖鎮壓叛軍維護統治,保證司馬氏江山永固!

王法處理好各項事務之後便委任老將劉經嶽駐守江淮地區,杜光明為副將輔佐,自己則率領大軍班師回朝。

而另一路由吳玉孚率領的榮王軍經江州府一路南下,兵臨馬當要塞。這是衰朝在馬當附近的江心建成一條攔河壩式的阻塞線,此處為長江中遊最狹窄處,寬不及一百丈,水流湍急,地勢險要,形成了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天塹要隘!

吳玉孚站在高處遠眺馬當要塞,觀察周圍地形地貌,心裡盤算著如何攻下這個要塞。

翌日吳玉孚派出一部分兵力在馬當以東的茅林洲、香口登陸。隨後,沿太白湖口一片滿是蘆葦的水蕩,向要塞的核心陣地長山包抄突擊,可惜由於官軍重兵防守,要塞堅固異常,榮王軍多次被擊退,隻留下一地屍體。

眼見出師不利,吳玉孚思考良久終於決定拿出壓箱底的殺手鐧。第三天榮王軍的工兵營開始組裝投石機,而後開始把一些球狀物放上去再用火把點燃,咻的一聲發射出去,形成一條條拋物線重重地砸向要塞。

哢擦一聲,球狀物掉在地上發出破碎的聲音,從中冒出大量煙霧,具有刺激性氣味,嗆的官軍咳嗽不止,呼吸困難,眼睛睜不開,皮膚開始感染潰爛,讓人疼痛難忍,一時間大量的官兵失去了戰鬥力。

而這就是吳玉孚的秘密武器—毒氣彈!

這是一種殺傷力很強的武器。毒藥煙球球重五斤,用硫黃一十五兩,草烏頭五兩,焰硝一斤十四兩,芭豆五兩,狼毒五兩……”

草烏頭、狼毒、砒霜等都是毒性很高的物品。將這些各式各樣的劇毒之物融合在一起製作成球狀物。

然後將這個毒球外邊包裹一些易燃之物,在作戰的時候引燃就會釋放出大量的毒氣,空氣中瀰漫著這些各種各樣的毒氣,讓對方軍隊觸不及防,瞬間失去戰鬥力!

就這樣榮王軍趁官軍變得虛弱不堪向要塞發起了猛烈進攻,被毒倒的官軍毫無戰鬥力,全部被活捉俘虜。

依靠毒氣彈輕鬆拿下要塞讓吳玉孚開始重視毒氣彈的威力,於是心中盤算未來如何利用毒氣彈。拿下要塞之後經過簡單的修整吳玉孚便馬不停蹄地直奔洪都府。

駐守洪都府的官軍將領名叫陳庶貝,出身將門,祖上三代都是官軍將領。因此陳庶貝具有一定的軍事才能,不是酒囊飯袋之輩。洪都府駐紮著五萬官軍,陳庶貝早就厲兵秣馬嚴陣以待。

當吳玉孚率領二十萬大軍兵臨城下,看到官軍軍容整齊劃一,嚴陣以待,完全不像以前遇到的烏合之眾,簡直就是天壤之彆。

作為一個熟讀兵法、長於練兵的智將,吳玉孚一眼就能看出來對麵的官軍將領有一些本事,自己必須慎重對待,不能陰溝裡翻船!

在城牆上陳庶貝觀望遠處的叛軍,軍紀嚴明,佈防有章法,安營紮寨井然有序,頗有精銳之師的風範。一想到此陳庶貝臉色凝重,心裡暗到:這仗不好打啊!

雙方主將同時感覺到彼此的不簡單,心裡清楚將會有一番硬仗要打!

第二天朝陽初升,榮王軍士兵早早地用膳然後開始列隊準備攻城。

按照慣例首先用投石機發動遠程攻擊,打擊又高又厚的城牆,最好毀掉一段城牆方便大軍攻進去。

一時間天空中下起了密密麻麻的石頭雨,不斷地砸在城牆上,引起劇烈的晃動。此時的官軍冇有出現慌張害怕的神情,一臉沉默地躲在角落裡,從中可以看出他們的軍事素養不低,也可以看出陳庶貝有兩把刷子!

經過一番狂轟濫炸,城牆變得坑坑窪窪,出現了很多如同蜘蛛網一般的裂縫。這時候響起了洪亮的進攻號角聲,鑼鼓喧天,首先出動的依然是身為炮灰的敢死營囚犯兵。

這些敢死營囚犯兵平時都是好吃好喝的供著,到了打仗的時候自然要賣命!

正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

因此敢死營囚犯兵一個個長的滿臉橫肉,虎背熊腰,凶神惡煞,一手拿著木盾,一手拿著鬼頭大刀快速衝向城牆。

“放箭!”陳庶貝快速下令道。

咻咻咻!

城內響起了弓弦拉動的聲音,刹那間一片箭雨籠罩了天空。身經百戰的敢死營囚犯兵立刻舉盾抵擋,木盾一時間插滿了箭矢,就像刺蝟一樣。

除了少數倒黴蛋中箭倒地,大部分敢死營囚犯兵毫髮無傷,活蹦亂跳地繼續衝向城牆。很快他們就到了城下,支架橋也靠近城牆,於是敢死營囚犯兵嘶吼著衝上去。

眼見叛軍衝上來,陳庶貝立馬下令迎戰,官軍熟練地列陣迎敵。雙方很快就短兵相接,展開生死肉搏大戰!

這支官軍戰鬥力不俗,跟敢死營囚犯兵打的難分難解,不相上下。雙方不斷有人倒下,地上頓時血流成河,屍體橫七豎八。

這場戰鬥從早上打到夕陽西下,鏖戰猶酣,雙方都死傷慘重。眼見黑夜來臨吳玉孚不得已罷兵,而後經過戰損統計,敢死營囚犯兵死傷過半,已經失去戰鬥力。

吳玉孚聽到這樣的彙報眉頭緊鎖,臉色凝重,似乎在下什麼重要決定。

與此同時另一邊陳庶貝也在聽取戰損彙報,屬下報告死傷數千。聽完這麼高的傷亡數字之後陳庶貝憂心忡忡,內心苦悶不已,因為這纔是第一天戰鬥,照此下去恐怕堅持不了多久就會兵敗城破,自己也會生死難料啊!

漫漫長夜,明月高懸,陳庶貝卻無法入睡,而另一邊吳玉孚也輾轉難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