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收複南方7

-

這一日江邊戰艦雲集,旌旗蔽空,二十萬榮王軍浩浩蕩蕩走上戰船向對岸挺進,迎戰衰朝大軍。

麵對官軍壓境王法決定禦駕親征,準備迎頭痛擊官軍,讓衰朝無力南下,以爭取自己發展壯大的時間!

渡江之後王法馬不停蹄地率領大軍攻占了塗中府。塗中府古往今來為江北重鎮,素有“江淮保障”和“江寧鎖鑰”之稱!

占領了塗中府在江北就擁有了橋頭堡,進可攻退可守,自己手裡掌握了很大的主動權。

隨後王法率領大軍北上進逼珠城府,此城因多蚌而得名,意為遍佈河蚌的碼頭。此時珠城駐紮著官軍的五萬先頭部隊,主將宋時光和副將劉土善此時正在飲酒作樂,絲毫冇有意識到危險已經悄然來臨。

受到現代影視劇的影響,王法深知兵貴神速的道理,於是派孫良元和邱雨泉這兩個美德書院的軍事人才率領三萬精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拿下珠城。

孫良元和邱雨泉領命之後便立刻出發,終於在天黑之後到達珠城府郊外。稍作修整之後兩人便發動了夜襲,官軍防備鬆懈,被打的猝不及防節節敗退,城門很快就被榮王軍占據,然後大軍長驅直入,如入無人之境!

此時的宋時光和劉土善已經酩酊大醉,官軍陷入群龍無首的局麵,榮王軍輕鬆打敗了官軍,很快就占領了城內。

之後榮王軍開始清剿官軍殘餘,同時也輕鬆地抓住了醉酒的宋時光和劉土善。第二天二人便被押到菜市場砍頭示眾,百姓對此拍手叫好大快人心!

而後經過不完全統計,殺敵五千餘,俘虜三萬多,逃走者大概一萬,繳獲糧食五萬擔,其他物資不計其數。孫邱二人聽完戰報之後大喜過望,對收穫很滿意。

很快王法率領大軍主力到來,看到孫良元和邱雨泉二人順利拿下珠城府很是滿意,並對二人進行了嘉獎和封賞。

然後修整一日之後便大軍開拔,直奔彭城府,這是官軍主力所在大本營。

遠在彭城的陳世仲幾天之後從殘兵敗將那裡得到了珠城被突襲的訊息勃然大怒,痛恨叛軍竟然不講武德,陰險狡詐,卑鄙無恥下流,真是鼠輩爾!

於是陳世仲失去了理智立刻發兵討伐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泥腿子叛賊,身為賤民就該認命!

這個命就是天生被朝廷剝削奴役的命,隻能任勞任怨地像牛馬一樣勞作,不能有所怨言,更不能反抗朝廷,否則就是十惡不赦罪該萬死!

就這樣雙方大軍朝著對方前進,最終在蘄城府相遇。雙方幾十萬大軍雲集,隊列綿延幾裡,旌旗蔽日,長槍如林,寒光照鐵衣!

“進攻!”總督陳世仲下令道。

官軍立刻開始前進,迅速向榮王軍烏泱烏泱地衝過來。王法看著官軍迫不及待地衝過來送死忍不住譏笑起來,隨後大手一揮。

然後隊列中出現一條條通道,接著出現一輛又一輛的巨大車廂,高一丈,寬一丈,長兩丈,可以容納十名士兵。

前麵敞開,有兩匹體壯健碩的駑馬拉動,此馬力氣大耐力足,其餘三麵則由三寸厚的木板封閉,上麵打出數量不多的孔洞,方便裡麵的士兵用長槍攻擊敵人。

除此之外車軲轆上也安裝了鋒利的刀刃,長一尺左右,隨著轉動可以輕鬆砍斷敵人的大腿!

這些車廂就是古代版的坦克,由王法根據前世藍星的現代坦克構思出來的,然後由大量的能工巧匠嘔心瀝血,經過不知多少的日日夜夜建造出來。

現在就是檢驗成果的時候了!

整整一百輛車廂排列組合完成,隨著一聲令下。轟隆隆,百輛車廂氣勢洶洶地衝向官軍。

官軍也被這種從未見過的東西大為震驚,出現了騷亂,隨後在將官的嚴厲嗬斥下才穩定下來。

砰砰砰!

此時百輛車廂就像凶猛的野獸一樣衝進了官軍隊形當中,所過之處官軍如同小雞一樣被連續撞飛出去,而後一個個像下餃子一樣掉落在地上發出痛苦的慘叫聲。

旁邊挨著的官兵也未能倖免,被車軲轆上的刀刃掃過,瞬間大腿被攔腰斬斷,響起一片淒慘的痛苦聲音。

原本嚴密的官軍隊形變得支離破碎七零八落,王法見此立刻下令大軍趁機進攻,大軍很輕易地撕裂了官軍已經搖搖欲墜的防線。

此時的戰場形勢不是雙方展開激烈地廝殺,而是榮王軍單方麵屠殺官軍。這時候官軍在百輛車廂的橫衝直撞下隊形散亂不堪,死傷慘重,到處都是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這時候凸顯出了官軍士氣低落,訓練不足的短板,出現了大量的逃兵,從而加劇了官軍失敗的局勢。

終於官軍全麵崩潰了,王法見機立馬下令騎兵出擊,痛打落水狗。兩條腿的官兵被四條腿的騎兵追上,然後被一刀砍死。

眼見逃不掉,官兵隻能放下兵器跪地求饒,就這樣投降的官兵越來越多,一眼望去烏泱烏泱的一大片,就像一群綿羊一樣!

“老將有負聖恩,有心殺賊,無力迴天!”

在後方大營的陳世仲眼見兵敗如山倒隻能仰天長歎,隨後便立刻騎馬亡命奔逃,跑的比兔子還快,連收攏殘兵敗將的心思都冇有。

一路上陳世仲提心吊膽,生怕被擒住,一直快馬加鞭,恨不得馬上就能到彭城府。經過一天一夜的不停亡命逃跑陳世仲終於看到了彭城府的高大城牆,心裡的石頭落了地。

進入城內之後灰頭土臉的陳世仲命下人燒水趕緊讓自己洗漱一番,洗去一身的汗臭味,然後坐在太師椅上品嚐名貴的茶水閉目養神,思考接下來如何應對叛軍。

另一邊戰場上榮王軍大獲全勝,經過一番大致的統計,俘虜官兵八萬餘,殺敵五萬多,繳獲糧食十萬擔,其他等物資不計其數。而己方戰死者幾千,傷者不到一萬,損失不大。

王法看到戰損彙報後大喜過望,從中可以得知這支大軍已經被打殘了,冇有了任何威脅,隻要再抓住主帥陳世仲就大功告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