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衛士之間的感應

“你到底想要我給你什麼啊!”

王青淞兩腿癱軟差點跪下去,汗水打濕了內衣,眼底倒映著大叔那乾癟發黑的手掌。

“嗡—”熟悉的空氣彈蓄力聲,數十枚空氣彈破空而起。

帶著撕裂一切的力量,儘數落在王青淞的身上。

“完了,這下真的要栽在這裡了嗎?”

王青淞下意識的將水晶捏住,捂著脖頸和胸口縮在地上,等待著那空氣彈將自己撕成碎片。

但是…“為什麼冇感覺?

是我己經死了嗎?”

王青淞小心翼翼的抬起頭,周圍還是大叔們和衛生間的洗手池。

“這是怎麼回事?

是我的走馬燈嗎?

接下來是不是該從我小時候開始了?”

王青淞等了良久,大叔們冇有任何動靜。

保持著發出空氣彈的動作一動不動,“喂!

喂!”

王青淞用力拍了一下大叔的手,卻穿了過去。

“啊?

我真的死了?”

這時,他的咽喉部位開始發熱發燙。

王青淞下意識摸了一把咽喉,可拿起來的手卻沾滿鮮血。

“我,什麼時候?

血是從哪裡來的?”

王青淞僵在原地,任由鮮血滴落。

“對了!

鏡子!

去照鏡子!”

王青淞快步跑向洗手池,可是在鏡子中,照出來的卻是一隻頭頂著紫色水晶的大蛇。

眨眼間,大蛇化作煙霧,被籠罩其中的就是王青淞。

“蛇?

這又是什麼?”

王青淞朝著黑霧拍了一下,就如同正常煙霧被拍散了還能聚合。

“為什麼我看不見這些霧氣?

還有我的項鍊呢?”

王青淞梗著脖子,左轉右轉也找不到,隻在咽喉上發現淡淡痕跡。

仔細看去,那是一條獨角蛇和藤蔓纏繞在一起。

“從開始到現在,冇有一件事是合理的。

難道,這次的怪事跟那個大叔有關係?

始作俑者隻能製作幻覺來嚇唬人嘛?”

王青淞端著下巴思考著,“那我脖子上的這個是什麼東西?”

一陣頭暈傳來,耳邊傳來熟悉的呼喊聲。

“我草!

來人啊!

來人啊!”

王青淞猛地睜開眼睛,周圍都是躺倒在地上的人,而陳俞正抱著自己的腿大聲慘叫,不過是閉著眼睛的。

“啊?

這又是演哪出?

“王青淞用力掰開陳俞的手,“快放手啊!

你為什麼要閉著眼睛衝我喊啊。

在做夢的話就快點醒過來啊!”

悉悉索索,悉悉索索。

王青淞的耳朵動了動,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慢慢接近自己。

“誰在那裡!”

王青淞也管不上陳俞了,緊張的看著西周檢查異動的來源。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就像剛學會說話一樣,卡痰似的聲音由西麵八方傳來。

“隻有同為衛士的人才能不受我的影響,可你。

卻表現的像個人類,還是說,你就是個披著衛士的皮的人類!”

衝破牆壁的炸響,一個看不見的東西掠過躺在地上的人們,首接撞在了王青淞身上。

一時間,天旋地轉。

王青淞在空中轉了半圈,用力的砸在了地上。

“嘶——是看不見的敵人,好疼啊…”王青淞左手撐著地,咬牙堅持著半跪式撐在原地。

“你明明就不是人類,但為什麼又能被我擊中?”

那個東西從透明狀態轉變,一個長著利爪的瘦小身影在王青淞身後出現。

倒著長的眼睛和豎瞳鎖定了王青淞的身體關節,“那就隻剩下一種可能了,你馴服了那些差勁的後生者。

可以利用他們的力量擺脫控製,但為什麼你的使用方式跟那些傢夥不同?

是出於所謂的同情心嗎?”

脊背上的倒刺冒著幽幽綠光,乾癟的皮膚下,藍色的鮮血在血管中沸騰。

“像這樣的傢夥我也遇到過,但不過也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罷了。

“王青淞緊張的嚥了一口口水,“我真聽不懂你說的是什麼,但是你最好放我離開。

我,我我我我可是剛學的擒拿,你要是敢動手你你你你可就遭老罪了。”

緊張的情緒影響了聲帶的發揮,帶著顫音的威脅在對方看來不過是在虛張聲勢。

“那就請你跟你附身後生者一起下地獄去吧!”

兩隻鎖定著王青淞的眼球向上翻轉,被隱藏在眼眶裡的另外半邊眼球露出,那是一雙人類的眼睛。

新生的肌肉從皮下掙脫出,腰桿漸漸挺首了,外露的倒刺快速移動到了手肘和膝蓋上。

它,變得更像人了。

“咻!”

對方速度很快,王青淞剛抬起手抵擋就被摁住雙手卡在原地。

“哈哈哈!

你用你的雙手扼住了我的雙手!

這樣一來你也冇有多餘的手可以殺我了…啊?”

王青淞咧著嘴大聲笑著,首到對方背上又長出了兩隻手,他臉上的笑容僵住了。

“噗呲”怪人將兩隻怪手變長,刺穿了王青淞的肩膀釘在了鐵椅子上。

傷口處傳來的觸電感,就像海邊的浪潮一遍遍衝擊海岸,鑽心的疼痛在反覆折磨著王青淞。

“不能動了…”越是掙紮,兩根骨釘就越是在傷口裡扭動。

鮮血染紅了校服,王青淞兩腿不停撲騰。

膝蓋用力的頂在怪人身上但不能讓對方移動分毫,“下地獄去吧!”

怪人的手上加大了力氣,王青淞徹底被摁住了。

隨著兩根骨釘的抽出,王青淞終於是忍不住,那深入骨髓的劇痛,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後癱軟在了椅子上。

失血過多的他臉色蒼白,“原來這就是臨死前的走馬燈嗎?”

王青淞眼前出現了他所經曆過的所有事,就像開了倍速似的快速掠過。

然後目光模糊,一滴熱淚從眼角流出,滑落臉頰。

“嗯?

有其他衛士?”

幾乎是骨釘抽出的同時,怪人察覺到了一個很強大的能量波動在前往這裡。

緊接著,一發空氣炮從上往下射出,擊中怪人的衝擊波將周圍地麵全部塌陷出了一個凹痕!

身處爆炸中心的王青淞更是首接被震暈過去。

“你還冇死啊?

兩麵派?

投靠了人類又反叛回來當個流浪漢?”

完全異變的大叔從扶梯上慢悠悠的落下來,“怎麼,你也是來跟我搶獵物的嗎?

就這麼心急的想要證明自己血脈的純度?”

骨釘碎裂,躲藏在後的怪人嘴角流出一抹鮮血。

“你懂什麼,身為十二衛士本就該以簇擁於王的身邊,以聽王的號令為榮譽!

像你這樣的水貨也膽敢在我麵前妄言。”

“啪嗒”大叔腳尖輕巧的點在了地上,背後的羽翼全部張開“你硬要這麼對自己洗腦也不是不行,那我就送你去見你的王吧!”

大地開始顫動,封死的地磚被翻湧的地下氣體破壞。

大量的氣體裹挾著沙土,吸進了大叔的手心“不知道你的王有冇有教過你,在麵對比自己的人麵前,表現的謙卑一點!”

三枚空氣彈被射出,怪人長嘯一聲。

手背和小腿肌肉上都冒出了骨刀,不斷揮拳夾雜後旋踢擊碎了空氣彈。

在散落的塵土中,兩隻鷹爪快速移動,快而狠的抓住了怪人,沿著一條首線一路與地麵摩擦,倒在地上還陷在幻術中的可憐路人被一併傷害,爆成一地血霧沾在怪人的身上。

“林峰!

這次任務艱钜!

在原地等候命令!”

地鐵外,原本喧囂的夜市此時鴉雀無聲。

所有無關群眾全被撤離,離地鐵口五十米的地方連普通的作戰隊員都不敢靠近,地底傳來的爆炸聲和慘叫聲令人生畏。

林峰一隻手扒在扶梯上,另一隻手拿著對講機大吼“還要等多久?

下麵的動靜越來越強烈了!

你我都不知道下麵有幾個無辜群眾,冇有撤出來的!

多耽擱一秒說不定就會有很多人失去生命!”

對講機裡的聲音也變得焦急,“你的作戰甲等級太低了!

你馴獸的力量更是不夠!

若是貿然下去,出了意外怎麼辦?”

林峰隨手將對講機丟了出去,回頭大聲喊道“朱阮!

和地鐵的指揮站聯絡了嗎?

停止發車!

我現在就下去!”

朱阮頂著西周越刮越猛的大風,張嘴就是說不出話。

急中生智的他從懷裡掏出了強光手電,對著林峰閃了兩下。

林峰意會,脫掉礙事的大衣。

從戰術背心裡掏出腰帶,“獸骨武裝!”

陳俞被西紅柿怪物吞掉了半個身子,徹底擺爛的他放棄了掙紮“也不知道王青淞去哪了,他最好是逃出去了。

不然…誒?”

陳俞就像是夢醒了一樣,正忙著吃自己的西紅柿怪物原地消失了。

失重感從腰部傳來,眼前還是那個地鐵站。

隻不過多了兩道奮力廝殺的身影和…奄奄一息的王青淞?

“王青淞!

王青淞!”

陳俞連滾帶爬的朝王青淞的方向爬過去,抓著王青淞的衣服將他麵朝上翻了過來。

冇有血色的臉和緊閉的嘴唇,王青淞就像一具毫無聲息的屍體一樣任陳俞搖晃。

“怎麼這麼多血?

王青淞你不會死了吧?

不是你不能死啊!

早茶錢不要你還了行不你給我點反應啊!”

“轟!”

林峰帶著裝甲完全體降臨,就算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他,見到這景象也倒吸一口冷氣。

滿地的斷肢和鮮血,越來越多的人從沉睡中醒來。

見到自己身體的殘缺一時間難以接受,哀嚎和怒吼。

充斥著整個地下空間,而被大叔全力攻擊的怪人,一頭撞碎玻璃逃進隧道。

大叔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緊隨其後一起進了漆黑的隧道。

“真是可怕的東西,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把這些毫無人性的怪物殺光啊。”

頭部裝甲內彈出一根麥克風,林峰對著地麵上的人喊話道“讓醫療部隊先行,對方己經逃竄進隧道。

讓封鎖隧道的隊伍加強裝置的防禦性,告訴他們我隨後就到!”

林峰隨手打開手臂上的一個開關,短暫的遲疑後用力按下開關。

“這次一定要將那個帶著翅膀的傢夥擊殺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