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地底石像

鄭老,您說的那個石像是有何危險之處嗎?

為什麼我們要帶一個小隊進入遺蹟,未免有些小題大做了吧。”

一位身穿棕色大衣運動褲的男人疑惑道“不成這石像是觸發什麼機關的引子嗎?”

兩鬢有些斑白的老者拄著柺杖一顫顫巍巍道“不,如果是觸發遠古機關的石像,那也不至於帶這麼多人下來。”

彷彿是想起了什麼恐怖的事,老人的鏡片上沾了些許急促呼吸產生的霧氣。

“據我研究,那八個猙獰石像是活的。

但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冇有生氣的石頭,曾有一個礦工好奇去把玩石像,結果在接觸石像的一瞬間,他也化成了石像。”

一講到這,老人的步伐也有些踉蹌。

“而我們此行的目的,是要采集石像被摧毀後的碎屑回去化驗。”

“鄭老,您慢點走,我扶著您。”

男人急忙伸手攙扶老人。

“小林,我這不要緊。

你讓小隊成員抓緊檢查槍栓彈夾,如果石像復甦,一定要將他們消滅在這裡。”

老人滿是皺紋的左手緊緊抓著年輕人的手臂,“就拜托你和你的隊員們了。”

小林連連點頭“鄭老,我們一定。”

很快,一行人在穿過了一片低矮的鐘乳石後。

在地下泉水的中央發現了那八個石像,還有一個麵容驚恐的人像。

老人悲痛道:“老王在我們隊裡乾了十幾年,是個經驗豐富的老工人了。

本來他下週就可以退休回家陪陪孩子了,但石像害的他變成這副不人不鬼的樣子,唉…”林峰問道:“鄭老,那您是如何判斷出石像是活的呢?”

老人示意一名隊員將手槍上膛,對準其中一頭獅鷲模樣的石像開了一槍。

“嗤——”子彈在接觸石像的瞬間就被吸住了,石像的西肢似乎扭動了一下。

一股灰色的血流沿著彈孔噴灑而出,子彈被擠了出來,彈進溶洞的牆壁上。

“你看,明明是一座冇有生氣的石像。

卻有自愈功能,他的血液甚至有腐蝕的效果。

如果這些石像醒來,那後果不堪設想。”

老頭指著地上的一片小坑洞解釋道。

林峰皺起了眉頭“鄭老,那我們該怎麼銷燬這些石像呢?

還是將這些石像封入地底深處?”

老人從口袋中取出半瓶液體,搖晃了兩下“這是液氮,我曾與其他工人們試用過,可以在其體內產生爆炸的效果。

你看那隻巨蛇就知道了,他肚子上的大洞就是液氮的功勞。”

“這也是為什麼我要求你們帶液氮進洞的原因。

液氮在高溫下是可以產生爆炸效果的,隻需要從石像的口鼻灌入就行。

不過要稍微等個半分鐘,事不宜遲,行動。”

老人拄著柺杖晃晃悠悠的站在了一旁,小隊成員們紛紛戴上了防護裝備,確保槍支可以隨時開火後。

上前將液氮以及濃硫酸灌入石像體內,爾後退至三米遠。

石像的身體又有些變化了,表情顯得很是痛苦,但又無法抗拒濃硫酸的侵蝕。

很快,兩隻獅鷲模樣的石像從頭到腳被炸了個粉碎,隊員們默契的舉起防爆盾擋在林峰和老人麵前。

在爆炸結束後,獅鷲石像隻剩下了遍地的碎塊。

“效果顯著。”

老人麵露喜色道。

巨蛇石像本就被炸出了一個大洞,再加上二次爆炸連碎塊都看不到了。

兩座巨蜥石像和一尊長角惡魔也先後被摧毀。

“還剩兩座!”

老人激動的身體控製不住的抖動。

“鄭老,您可千萬彆摔著了。

您要是出了事情,我就算能回去也得受罰的啊。”

林峰滿臉苦澀。

“切,我不過是個半截身子入土的人。

死在哪裡都無所謂,隻是怕死的冇有價值。”

老人毫不在意道。

這時,異象突增。

兩尊牛頭獅身的石像在爆炸後,碎片瞬間覆蓋住了那個倒黴工人的石像。

在一陣如鞭炮般的關節脆響後,人像扭曲成了一條頭頂水晶棱角的紫色蟒蛇。

“不好,所有人聽令!

開火!

殺死他!”

林峰麵色钜變,從腰間拔出一把手槍對著大蛇連開三槍。

隊員們的反應也很快,在林峰的命令下,開火形成了一堵子彈鑄成的牆。

“嘶——”五米長的大蛇嘶鳴著,蛇身纏繞在一起,利用鱗片再生的間隙抵抗彈幕的侵襲。

隊員們選擇二人一組形成三角形的陣勢,彈幕成交叉式絞殺大蛇。

在接連不斷的高火力下,就算是再生速度極快的大蛇也有些堅持不住。

紫色的皮膚就像一件破衣服一樣套在大蛇的身上,灰紫色的血液如泉水般湧出。

“用液氮!

冷凍他!”

林峰換下了一個彈夾,“距離較近的火力不要停,和距離遠的隊員交替位置!”

隊員們默契的交換位置,氣化的液氮凍結了大蛇支離破碎的身體表麵。

大蛇掙紮的動作越來越慢,掙紮幅度也趨向靜止。

但就在大蛇即將被凍成冰雕時,頭頂的水晶棱角亮起,突如其來的強光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不好,火力停了。”

林峰捂著被閃的刺痛的雙眼,計劃著下一步補救措施。

但就是這愣神的一秒,大蛇掙脫了液氮的禁錮。

頭頂的水晶從白光變為瞭如烈火的赤色,能量彙聚在大蛇口中,一道鐳射貫穿了離它最近的三名隊員。

當林峰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己經有五名的隊員在鐳射下隕落。

“怎麼會這樣!

他頭頂的那個水晶到底是什麼!”

林峰不由得握緊了拳頭,舉起手槍瞄準了大蛇頭頂的水晶。

“打他頭上那個會發亮的的部位!

開火!”

但大蛇的速度更快,搖擺著龐大的身體向著倖存的人衝去。

在被大蛇掀起的灰塵和水花中,又有兩名隊員化成了血霧。

最後的一名隊友僥倖躲開了,但左腿卻被撞成了碎片。

劇痛讓他隻能滾落在一旁蜷縮著身體,林峰拉著老人閃到了另外一邊,與受傷的隊友分開了。

眼看著大蛇掉頭衝向了自己,那名隊員眼中充滿了恐懼。

但在最後一刻,他轉頭大喊“林隊長!

幫我照顧好我的家人!”

說罷,便將腰間的手雷拔掉了插銷。

大蛇的身影在他的眼中不斷放大,但他的雙手卻不再顫抖,帶著一股決絕的氣勢與對方同歸於儘。

“轟—”他在煙塵與火光中消失,大蛇哀嚎著在泉水中翻滾,頭頂的水晶被炸的隻剩一個參差不齊的斷層。

“當然…我會的,若能活著出去,我會完成你的遺誌的,願你不屈的靈魂終與月光相輝。”

林峰默哀了三秒,從腰間抽出了一把匕首。

他的手槍在躲閃的時候被撞掉了,現在他隻能放手一搏。

“鄭老,躲在我身後。

我會保護好您的安全。”

林峰右手反握匕首,擺出了防守姿勢。

洞內煙塵太大,他隻能通過聲音來判斷大蛇的動向。

“不必擔心我,小林。”

老人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那塊水晶棱角應該就是它的弱點,現在的它應該動不了了”老人的聲音逐漸沙啞,氣息微弱。

林峰察覺到了不對,轉頭看向老人,胸口正冒著鮮血,鐘乳石碎塊刺穿了那裡。

“鄭老,我不會讓你交代在這裡的。

我背您出去!”

林峰快速的收起了匕首,彎下腰打算背老人起來。

“不必為一個快要死了的老人費心,你有更重要的任務。

去把那頭大蛇的碎塊采集帶回。

還有,如果能出去的話你就把這個帶給老王的孩子。”

老人伸手拍了拍林峰的肩膀,將一串項鍊遞給了林峰,上麵串聯著一顆小小的紅寶石,“這串項鍊是老王在地攤上買的,硬要跟我扯是廟裡求來的。”

老人又吐出了幾口血,手顫抖著握著林峰的肩膀。

“他本要我幫他將項鍊送到他孩子手中,但是他這人又好麵子不願意自己親手給他。

隻能讓你多費費心了,今後多照顧照顧他的孩子。”

說罷,手從林峰的肩膀上滑落,老人徹底冇了氣息。

“一…一定!”

林峰的手顫抖著,緊握著那串項鍊,上麵存留著老人在世的最後一絲溫暖。

林峰收拾好心情,將項鍊收好。

洞內漸漸平靜,大蛇的身影也顯露了出來。

林峰小心翼翼的接近大蛇,原本是亮紫色的大蛇變成了一團灰色的石頭似的。

彷彿又變回了石像,等待下一個倒黴蛋的開啟。

“又變成了石像嗎…”林峰皺起了眉頭,液氮己經用完了。

但就把這個“石像”放在這裡的話,誰能保證它不會再次復甦。

林峰觀察片刻,並嘗試拿軍用匕首戳穿大蛇。

匕首很順利的劃開了大蛇的表皮,但是更深處的肌肉卻硬如金鐵無法撼動。

“難道複活了以後的石像,肌肉密度會增強到生前的狀態嗎。”

但就在林峰拔出匕首時,拉出了幾條紫色的絲線。

但剛剛跨越生死大關的林峰,並冇有把這些絲線當回事。

隻是甩了甩匕首,插回刀鞘。

但他冇有注意到,紫色的絲線,從刀鞘爬出。

沿著林峰的衣襬爬進衣服口袋,纏繞在紅水晶上,最終融為一體。

遺蹟外,林峰氣喘籲籲的扶著岩壁走了出來。

掏出衛星電話與總部聯絡。

轟鳴的螺旋槳聲在夜幕中響起,由遠及近。

他看了一眼洞窟,下達了最後一條命令“炸燬洞穴,執行計劃封死入口!

絕不能讓裡麵的東西出來!”

轉身登上首升機。

天半亮,林峰攀著首升機艙門的把手向下看去。

洞口在他眼裡一點點的變小,然後在一發炮彈轟出的塵土中被掩埋。

“就這樣被永遠的埋在地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