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小愛的厲害

-

愛…愛我?”蘇塵的表情有些奇怪,他怎麼也想不到,原來小愛口中的控製她,是指讓她愛上自己。“對啊,愛你愛的死去活來的,彆廢話了,抓緊打入她的額頭中!”小愛催促的聲音再次響起,她似乎比蘇塵還想要看到這種結果。蘇塵無奈,不遠處他的夥伴們還在戰鬥,也由不得他繼續拖時間了。他看準機會將右手的紅光直接打入到漂亮女生的額頭上。漂亮女生渾身一顫,緊接著,她額頭上出現了一個紅色的甲骨符文,正是‘愛’字,不久後,甲骨符文緩緩隱匿,消失不見了。等她再抬起頭時,望著蘇塵的目光夾雜了無窮的愛慕,還有一絲羞澀。蘇塵看的驚奇,嘗試性的問了一句。“你叫什麼名字?”“我……我叫樸智秀。”名叫樸智秀的漂亮女生羞澀的回答,她的臉頰有些微紅,甚至不敢直視蘇塵的目光。“好,樸智秀,你去控製住那邊那個肌肉男,讓他去攻擊你們的隊長。”蘇塵冇在乎那麼多,他直接下達了命令。聽到蘇塵的命令後,樸智秀認真的點了點頭,隨即對著與青龍交戰的肌肉男,口中嬌喝道。“控!”那不遠處的肌肉男突然一頓,隨即一聲低喝,發了瘋似的向牛仔男攻去。看到這一幕,蘇塵麵色大喜,反觀青龍則是一臉疑惑。這蘇塵什麼時候策反了一位?牛仔男見到肌肉男發瘋似的攻向自己,再看到不遠處的樸智秀站立於蘇塵的旁邊。略微思索,他便大怒道。“樸智秀,你瘋了不成?背叛我們的下場你是知道的!”可惜,他這一番威脅的話語起不到半點作用,遠處的樸智秀無動於衷。和綠蘿對戰的那個長相一般的女子則是眉頭皺了皺,她轉移目標,對準樸智秀大喝一聲。“遮蔽!”話音一落,樸智秀和肌肉男之間的關係便切斷了,肌肉男茫然的看著自己的身體,他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攻擊自己的隊長。樸智秀惱怒的看著相貌一般的女子,恨不得衝上去將他千刀萬剮。“綠蘿!”蘇塵腳步一動,幾個瞬移直接來到了相貌一般的女子身邊,手持開天斧劈了過去。聽到蘇塵的大喝,綠蘿也知曉他的意圖,和蘇塵一起,一左一右向對方攻去。“金麗妍!”牛仔男見狀,大吼一聲,爭奪了姬瑤的束縛,急忙向那個相貌一般的女子身旁趕去。此時,眼鏡男和肌肉男也知曉情況不妙,他們分彆擺脫了對手,前往金麗妍處支援。眼見對方人數增多,蘇塵和綠蘿隻好放棄攻勢,重新回到了原地。“樸智秀!你為什麼背叛我們!”牛仔男被氣的麵色發紅,他怒氣沖沖的質問樸智秀。然而樸智秀卻是理都不理,眼睛裡滿是蘇塵的身影。“她好像被那個三重境的異能者控製住了。”一旁的眼鏡男,看見樸智秀的神情,如此分析道。他倆後方,那個叫金麗妍的女子見狀,再次對準蘇塵喝道。“遮蔽!”對方說完這兩個字後,蘇塵隻覺得五感退化嚴重,腦袋中昏昏沉沉的,冇辦法集中精神做什麼事情。他緊咬牙關,靈力衝上靈台,不久之後,再次恢複了過來。“可以遮蔽精神類感知的異能嗎?好厲害!”蘇塵目光不善的盯著對方的金麗妍,這個女子在團隊的作用不可謂不大。那金麗妍做完這一切後,發現樸智秀依然冇有恢複的樣子,不禁一愣,問道。“怎麼可能!”牛仔男和眼鏡男他們也像是發現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問道。“怎麼可能?難道他是給樸智秀下藥了嗎?”蘇塵撇了撇嘴,小愛的技能豈是那麼容易就能破解的?更何況他們還以為是自己控製的樸智秀,對自己使用遮蔽型異能真是可笑。姬瑤她們也趕了過來,眾人將棒國的異能者團團圍住。如今對方身上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傷勢,自己等人是占據了絕對上風。“怎麼辦?全部殺了嗎?”青龍語氣不善,盯著對方問道。姬瑤和蘇塵在思考著什麼,然而還冇等她們出聲,對方的牛仔男邪笑一聲說道。“就憑你們?”“要不你們試試!”一向溫柔的綠蘿都霸氣的迴應道,她看著遠處再次受傷的赤蛟,就氣不打一處來,恨不得將對方當場宰了。眼鏡男在牛仔男的耳旁悄咪咪的說著什麼,隨後隻見牛仔男眼睛眯起,點了點頭。“這次算我們栽了,不過想留下我們,你們恐怕也得付出代價!”說完,他從兜裡掏出了幾個球形炸彈,然後往地上一摔。頓時煙霧瀰漫,陣陣咳嗽聲響起。姬瑤等人一邊屏住呼吸,一邊戒備身旁,怕對方趁這個機會偷襲。蘇塵倒冇有管那麼多,隻見他背後生出一對鷹翅,飛衝上天,逃離了煙霧的範圍。向遠處望去,牛仔男四人果然不出他所料,坐著一個巨大的楓葉,漂浮在空中,想趁著這個機會遠遁逃走。蘇塵不想放過這個機會,他雙翅一振,直接衝向了對方,手持開天斧目標明確,直接劈向金麗妍。“找死!”牛仔男雙臂伸長,打向蘇塵。反觀蘇塵身體突然化作櫻花散開,緊接著在金麗妍的前往凝聚身形。這一幕讓其他人都震驚不已,冇想到蘇塵的異能居然層出不窮,變化莫測。“死!”蘇塵看準機會,直接劈向金麗妍。金麗妍側身想躲,但奈何蘇塵的速度何其之快,隻一瞬間,金麗妍的右臂便被砍下。“啊!”天空中,她的慘叫聲不絕於耳,眼鏡男和肌肉男見狀也掏出武器,向蘇塵攻去。蘇塵本想用瞬移閃走,但突然發現自己體內的靈力枯竭,冇辦法隻好做防禦狀擋住這兩撥攻擊。撲哧!這是武器冇入血肉的聲音,蘇塵的左臂被狼牙棒和金絲劍打傷。整條左臂血流不止,他整個人也如同斷了線的風箏向下倒去。牛仔男本還想趁勢追擊,但卻被一旁的眼鏡男攔住了。冇辦法,他們隻好作罷,隨後驅使著楓葉迅速飛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