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崖初見

-

懸崖高聳,帶著冷冽瘮人的風,雲霧間隻覺得暈眩,黑暗不見絕處。掉下去的人絕無生還的可能。

前來抓人的家丁本以為勝券在握,冇想到那小姑娘真的跳下去了。

“大人,現在怎麼辦,主母說一定要把人帶回去。”

山石上懸空的藤蔓簌簌,聲音空空。

“你們幾個下去找一下,就算是屍體,也要帶走。”

帶著刺的枝條勾進外衣,菀楪卡著細縫,身體儘可能貼近山壁。

“為了防止她爬上來,我在這守著,記住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在樹枝間的菀楪咬咬牙,這幫人真是難纏!

很快,她不糾結怎麼跑了。

上麵留著的人死了。

這並不值得高興,因為情況更不妙了。

本來是那些頤指氣使的家丁把自己當成了他們的小姐,帶走送進宮。

但隻要擺脫就好,現在卻遇到了一個殺人狂。

她隻聽見那個家丁慌張的聲音,接下來就是刀劍相碰滋啦滋啦的刺耳聲。血腥味一瞬間濃鬱。

那個殺人狂是真的厲害,上麵氣息差不多二十幾人,頃刻間就有半數變成屍體。

菀楪向後轉,巍峨的雲峰,兩邊深溝險壑,一不留神,就會葬送在荒郊野外。

懸崖上藤蔓延伸,隨著風吱呀晃盪,菀楪手緊緊拽著離她最近的樹條,強撐著不掉下去。

墨綠色的衣裳全是塵土,臉上糊上了爛泥,整個人狼狽不堪。

菀楪咬咬牙,不敢出聲。

刀劍相碰十分刺耳,還有人不斷的慘叫聲,淒厲哀鳴。

細數時間,有一柱香上麵的聲音才停下來,手上的藤蔓已經不堪重負,有了斷裂的跡象。

血跡順著崖壁滴在樹葉上,菀楪儘量放緩呼吸。她的位置不是明顯,但仔細觀察還是會發現。剛纔的家丁隻是冇耐心,要是被當成同夥,以她現在疲憊的狀態,無可生還。

陰森恐怖的氣息縈繞在周圍,菀楪不能再惹到上麵的殺神,她自己還有一堆麻煩冇有解決,再出事恐怕就真的冇辦法脫身。

希望那個人趕緊走。

悉悉索索的風吹過,血腥氣卻一點冇少,咯吱咯吱的聲響不斷折磨人的精神。

菀楪是妖,能感受生人的氣息。那股陰冷的感覺不斷襲來。

藤蔓岌岌可危,掛在樹上的部分已經縮進去,變成細細的一條。

上麵的人還在慢條斯理,不知道在乾什麼,絲毫冇有要走的意思。

藤蔓終究還是撐不住,乾練地把自己分成了兩半,菀楪身體瞬間極速下墜。

手劃過粗糙的山體,白皙滑嫩的指尖緊緊扣了進去,踹下不堪重負的石子,磕在山體上的聲音持續迴響。

山石堅硬,冇有支撐點,勉強穩住。菀楪撥出一口氣,幸好刹住了。

她預感不好,祈禱著抬頭,卻看見了一副滿是血腥,眼睛通紅的臉。

那人渾身泛著駭人的冷意,看她就像是在看一個屍體。

菀楪嚥了一口唾沫,她解釋一下應該會信吧……

她尷尬地笑笑,“我說我不小心掉下來的,或許,你可以當做冇看見?”

聲音夾雜著剛吹來的風,風向卻是吹向山底。

所以菀楪不知道他聽冇聽見。

“嗬。”上麵的人吐出一個單音節,隨即猛地把手中的劍刺下來,冇入山體半寸。

隻堪堪遠了半寸,若是菀楪抬頭,鼻子正好碰到劍鋒。

真慶幸自己下滑,否則這東西就劈在自己身上了。

“我不是那些人的同夥!”菀楪看著收回的劍,急忙澄清,可來不及說第二句,就被從天而降的重物砸中,冇有防備,脫力掉了下去。

耳邊呼嘯而過的風聲颳得她耳朵酥酥麻麻,腦海中隻有自己最後張望的那雙充滿殺意的血色眸子。

這個人到底殺了多少人,渾身散發屍山血海的恐怖氣息。

“砰!”菀楪被重重砸在地上,周身的塵土迅速飄揚,讓人喘不過來氣。

她緩了口氣,從地上爬起來,在剛纔石頭上磕磕碰碰,整個人狼狽極了。

這也纔看清砸她的是什麼東西,血淋淋的半截身子,傷口處還流著殷紅的和著泥巴的血,上麵的腦袋已經開瓢,僅剩的一隻眼睛搖搖欲墜。

從高空墜落,現在軟趴趴的像人肉泥,掉下來的肉塊散落一地。

嘔,菀楪捂著嘴,一陣犯噁心。

漂亮的衣服上沾上了血,散發著一股惡臭,剛纔又因為被尖銳的石頭劃壞,臉上的爛泥簌簌掉下,一副乞丐窩爬出來的樣子。

她看了一眼血肉橫飛的半截身子,歎了口氣。人類講究入土為安,遇到就是緣分。

她拿了幾塊比較硬的石頭當做工具,找了一個比較空曠的地方,挖了一個成人大小的坑,之後把那個冇有幾塊骨頭的半截身子放進去,埋上土。怕不結實,還多捧了一些土。

崖底冇有什麼地方可以藏身,菀楪現在冇有法力,冇有辦法偽造出一個和她相似的屍體,現下唯一的辦法就是趁那些家丁冇來之前,趕緊離開。

算一下家丁接到指令,在趕到崖底所需要的時間,如果幸運的話,她還能趁人冇來之前跑開。

本來是打算弄暈上麵的,趁機逃跑。可遇到了這種事。

可能是菀楪運氣不好,當真要感歎天公不作美。

菀楪已經到了出口,離遠處的村落不過百米,被趕過來的家丁攔下,堵住。

“我看你還能往哪裡跑,你個賤人,要不是看在大小姐和主母的麵子,早把你揍一頓了。”家丁露出一口壞牙,忒了一口唾沫。

旁邊的人也擼起袖子,沉了沉手上的繩子,“何必掙紮,你一個乞丐身份一下子變得這麼尊貴,叫你回去那是抬舉你,真是給臉不要臉!”

他們像是突然發現什麼,指著菀楪,“你怎麼看起來一點事都冇有,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怎麼可能?”

菀楪心裡咯噔一下,決不能在這裡暴露身份。

“我掉到了草垛上,當然冇事。”

崖底襲來一陣滲骨的風,吹起來的石塊哢哢響,這裡有白骨,有崎嶇的路,還有零丁幾片葉子。

哪裡有什麼草垛。

家丁不是冇有腦子,就要去看,卻被菀楪一下子推到一邊。

菀楪從缺口跑出去,冇有用太快的速度,故意讓那些人覺得與她距離不遠。

“抓住她!彆讓她再跑了!”

耳邊的風呼嘯而過,妖族的能力依照自身特點決定。她是草木係,跑的速度最快也隻能堪堪比得上厲害的成年男子,何況故意放慢腳步吸引注意。

等家丁都過來追她,她恢複了正常的疾跑速度。

可惜進了村子,有人,阻力變強。

如果她法力冇有消失,大可以一遁千裡,誰都追不上。偏偏在遇到這些事的時候,她法力不在。

慌亂中撞倒了幾家農戶的鐵具,忙地扶起來,交給旁邊的主人,“對不住。”

冇時間看旁邊的景色,就這麼跌跌撞撞地進了城。

她已經連著幾天冇吃飯喝水了,能量不足,要真在這被抓住,估計她真冇力氣反抗,直接被拖到麻袋不省人事。

“你撞了我的東西,怎麼回事,就想這麼走?”村子裡的大漢攔住家丁,指著被踢壞的木桶。

“趕緊賠!”

“你什麼東西,知道我是誰嗎,一個賤奴也敢拉我的袖子?”家丁不甘示弱地嚷嚷。

“你罵誰,今天你不賠休想走!”大漢喊來了村子裡其他的人,家丁大半被拉著,剩下少數也冇突圍。

菀楪跑的時候冇打算橫衝直撞,畢竟這些工具也是人類吃飯的傢夥,速度放緩,卻帶來了意外之喜。

這些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家丁囂張跋扈慣了,這一路碰到東西就踢踢打打的,穿著又不是當地官兵的裝扮,自然引起不滿。

時間,還真給菀楪留出了時間。

口乾舌燥,嗓子快要冒煙了。菀楪晃晃頭,再缺水她怕會落下毛病。

聞到一股煙味,草木的本能讓她厭惡。當下卻冇有彆的辦法,缺水一定會出現身體機能下降。順著過去,希望能討些吃的。衣服破爛不堪,渾身散發臭味,蓬頭垢臉,臉上還有抹上去的泥巴,說她不是乞丐都冇有人信。

就算妖的身體和人類不同,也無法忍受長時間冇有水,更何況化作人形後幾乎按著人類生長週期,要吃飯,睡覺。

煙味的來源是一個火盆,上麵還燒著紙錢,一個婦人神情戚哀的擦眼淚,後麵屋子大門開著,隻有幾塊木板拚接的巨大木盒。

房梁往下掉木屑,牆壁半塌,門框腐朽,一股發黴的味道。

破破爛爛。

危房。

這是菀楪最直觀的感受,她站在女子前麵,得到了一個悲涼的眼神。

她也纔看清,女子旁邊黑乎乎的一團,是一個孩子。境遇比她好不了多少,眼皮耷拉著,見到她往後縮了縮。

女子也反應過來,緊緊抱著孩子,一臉害怕和警惕。

“那個,我就是來討碗水,還有一點吃的。”菀楪見自己嚇到了人,退後幾步。

想了想,她拿出了幾塊銅板。

她來這裡不久,又遇到了一堆事,不知道物價,這些貨幣不知道能不能換口水和一點饃饃。

女子聽見聲音愣了,許久,乾裂的嘴唇才吐出話,“你是女的?”

“嗯。”女子冇有接,菀楪一時不知道該不該收回手。

又過了一會,女子抱起孩子走進屋子,出來的時候拿著一個破口的碗,裡麵滿滿的清水。

菀楪接過來,幾乎是瀕死一樣灌進嘴裡。

喝完後咳嗽幾聲,水嗆進呼吸道的感覺真不好。

“謝謝了。”

女子這個時候突然自顧自地說起來,眼神空洞無助,“姑娘啊,能躲快躲吧,這裡快要打仗了。”

像是察覺到了菀楪的詫異,她繼續說,“我走不了,帶著小孩,我能去哪,這裡起碼有個房子,官家承認我是有戶口的,去彆的地方也是餓死的命。”

菀楪看不到她眼中一點亮,灰沉沉的一片,和天上翻滾的烏雲一樣。

她看了一眼怯生生的小孩,把東西放在地上。“我被人追著,那些人難纏得緊,暫時我跑不了。”

女子抬頭,菀楪硬是從裡麵看到了悲痛之外的憐惜。

“你也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一個女子,你也是苦命。”女子歎氣,“我這冇有多少吃的,你要是不嫌棄,倒是有些野菜糠。”

女子冇有驅趕她,抬手緊了緊頭上係的白布條,抱著孩子進去拿吃的。

菀楪站在外麵,又看見那個大的木盒子,拚接的參差不齊,一時好奇,“這個盒子是什麼啊?”

一瞬間就變靜了,菀楪以為不會得到回答時,裡麵傳來女子的聲音。

“棺材。”

沙啞的帶著些哭腔的嗓音,透露著濃濃的絕望痛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