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道侶”風波

“散修?”

雲清時微微皺眉。

“是的。”

“修為如何?”

“金丹中期5級”。

“不錯,你多少歲?”

“回稟長老,長眠今年20歲。”

沈長眠比墨淩風矮了一個頭。

柳葉青看了看雲清時:“這個也不錯,要不……你再收一個?”

雲清時:……泥垢了。

雲清時轉頭看了看墨淩風:“淩風,你介意再多一個師弟嗎?”

墨淩風恭敬道:“都聽師尊安排。”

雲清時:有時候也挺無助的。

3人沉默了。

沉默許久,柳葉青坐不住了:掌門,收下沈長眠吧,他與墨淩風有緣,而且收了還能湊個整。

雲清時:……你怎麼不收?

柳葉青無奈的擺擺手:“不了,我有強迫症,我這裡己經20了,不打算再收徒。”

雲清時:“那讓他做外門弟子?”

“不行!”

柳葉青堅決道:“如此有天賦,做外門怕是不妥”。

雲清時轉頭看向沈長眠:“沈長眠,你覺得呢?”

“沈長眠全聽掌門大長老安排。”

……泥們倆過尊嘟垢了……沈長眠:剛剛掌門問我時的眼神裡似乎充滿求助……雲清時思考了一會,隨即道:“行,明日早上舉行收徒大典”。

隨即轉身離開。

“收到,掌門,恭送掌門。”

柳葉青冇有選擇與雲清時一起離開,而是走上前湊近沈長眠,仔細端倪著他的麵具。

“……大長老?”

沈長眠被盯著有些不適。

“彆動,聽聞你這麵具拿不下來,我可得好好看看”說著,柳葉青抬手輕輕端摩這沈長眠的麵具邊緣。

麵具邊緣光滑緊貼,絲毫看不出有任何縫隙。

“……大長老,這麵具是天生就有的。”

沈長眠有些不適的偏了偏頭。

“彆動。”

柳葉青用手指抵住沈長眠的下顎,強迫他把頭偏過來。

“額……”墨淩風似乎感覺到有一股充滿求助的視線盯著他。

“大長老,沈長眠不喜與人觸碰。”

“哦?”

柳葉青轉過頭看向墨淩風,挑了挑眉:“這還冇拜師呢,你就這麼護著他?

這沈長眠來頭不小吧?

他是你的誰?”

墨淩風沉默許久,緩緩開口道:“……五師弟”。

柳葉青:……6。

柳葉青鬆開了沈長眠,然後看著沈長眠的麵具道:“你這麵具封口閉目的,你怎麼看得見?”

“回稟大長老,這麵具雖閉目,但沈長眠的視覺與常人無異。”

“行。

你的住處還冇安排好,今晚你就跟墨淩風將就一下。”

說罷,柳葉青轉身離開。

“恭送長老。”

柳葉青走後,沈長眠對墨淩風深深鞠躬道:“多謝。”

“同門師兄弟相互幫助,應該的 。”

墨淩風淡淡道 。

“我今晚睡哪?”

“隨便你。”

“噢……”沈長眠轉身回到書架繼續翻書。

“你在看什麼?”

墨淩風走上前道。

“冇什麼 。”

沈長眠將書放了回去。

“隨便看看。”

“哦。”

墨淩風瞟了眼剛剛被沈長眠放回去的書,封麵赫然兩個大字“心法”。

“這書你看完了麼?

可是我在讓你不方便看書了?”

沈長眠連忙擺手:“冇有冇有,我看完了的。”

隨後又道:“這落錫宗,我能到處看看麼?

熟悉一下 ”。

“嗯。”

得到允許後,沈長眠這才走出書房。

——走到內門弟子的修煉場地,弟子們看見後開啟了討論模式:“我冇看錯吧?

這熟悉的麵具。”

“冇看錯,他就是昨日墨師兄抱回宗門的那位男子!”

“長得挺高的,身材也不錯!”

“嘶哈~你彆說,你還真彆說,他麵具下的容貌會不會很帥啊?”

沈長眠:……感覺到一股唯所且強烈的視線是怎麼回事?

沈長眠被盯得有些不自在,選擇無視繼續走 。

突然一個弟子大喊:“哎!

那邊那個小兄弟!

你這是要去哪裡啊?”

沈長眠停下腳步,轉頭看向那位弟子:“不去哪,熟悉一下你們落錫宗。”

那位弟子來了興致,朝沈長眠走來:“這個我在行,我帶你!”

沈長眠退後幾步,連忙擺手:“不用了,我自己一個人就好。”

那位弟子走上前,用手搭上沈長眠的肩:“這怎麼行?

還是我帶你吧?”

“可是……”“冇有可是!

都是兄弟客氣什麼?”

沈長眠拿下那位弟子的手道:“這位兄弟,我一個人真冇什麼的,你還是繼續修煉吧。”

“彆那麼怕生嘛~我又不會吃了你。”。

沈長眠:……隨後,那位弟子又道:“這位兄弟,不知你姓甚名誰?”

全場安靜了,弟子們紛紛看著沈長眠,似乎在等他回答。

楓眠:“我姓沈名長眠,不知兄弟你呢?”

“沈長眠?

好名字!”

那位弟子開懷笑道:“我名為林羽白,是內門第5名弟子,你叫我阿白就好。”

“好的,阿白。”

“走走走!

我帶眠兄熟悉去!”

林羽白拉起沈長眠就要離開。

後麵的女弟子急得幾乎尖叫:“啊啊啊!

墨淩風呢?!

沈長眠要被白師兄搶走啦!!”

其中一個女弟子甚至大喊:“墨!

淩!

風!

你完啦!

你的道侶跟彆人跑了!!!”

全場安靜了。

沈長眠:?

林羽白停下腳步,疑惑的看向眾弟子。?

全場安靜得風吹草動都能聽見,忽然,眾人好似聽見了一聲輕笑,朝聲音看去,是沈長眠發出來的。

“各位真會說笑 。”

這是沈長眠說的。

聲音很輕,但場麵很安靜,足以讓在場所有人聽見。

“啊啊啊!

他的聲音好好聽啊啊啊!

他在笑!

啊啊啊!”

場麵再次沸騰起來。

其中一個女弟子再次尖叫:“啊啊啊!

墨淩風!

快來接你的道侶!

你不要我可搶走了啊!”

其他女弟子聽見連忙附和:“就是!

楓眠是我的!

誰也彆想跟我搶!

就算是墨淩風也不行!”

“快!

來個人!

把他的麵具摘下來吧啊啊啊!”

“楓眠是我道侶!”

“纔不是!

他是我道侶!”

“他是我的!”

“啊啊啊!”

看著眼前沸騰的場麵,林羽白挑了挑眉:“長眠兄,你好受歡迎,咱們內門的女弟子都被你迷倒了。”

“白兄讚言了”。

“走吧。”

林羽白拉起沈長眠準備離開。

“啊啊啊!

快攔住他們!!!”

沈長眠:……有時候覺得挺無助的……“何事在此喧嘩?”

一個男性的聲音響起,眾所周知轉頭看去,是墨淩風來了。

“墨師兄!

我心悅沈長眠!

您把沈長眠讓給我吧!”

“你心悅沈長眠與我何乾?”

“沈長眠不是你拐來的道侶嗎?”?

墨淩風朝楓眠的方向看去:“解釋。”

楓眠無奈扶額:“解釋什麼?

我什麼都不知道。”

墨淩風挑了挑眉:“我怎麼不知我何時有的道侶?”

“啊啊啊!

沈長眠冇有道侶!

姐妹們衝啊!!”

沈長眠:……我當時害怕極了。

“額……我……”沈長眠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啊啊啊!

沈長眠是我的!”

女弟子們紛紛朝楓眠跑去。

“長眠兄,現在怎麼辦?”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說著,沈長眠眠拿出瞬移符,貼在自己身上,隻留下林羽白一人。

林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