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季家大小姐,季蘊

-

本來還有人覺得程祁會搞砸了,畢竟,他們這些世家公子千金們,可以是執掌家業,也可以是吃喝玩樂,但是卻不可能會做飯。

想吃什麼的,都會有最好的在這侯著,甚至都不用開口,何必要自己辛辛苦苦來做?

程祁居然在聚會這樣的場合下特地給寧禾悅做了一頓吃的,還做的這樣好,不得不承認,程祁確實是費了心思了。

“你還真的做出來了?”寧禾悅看著這碗呈現在自己麵前的麵,有些不可置通道。

“那當然,快嚐嚐,味道怎麼樣?”程祁笑著道。

寧禾悅拿起筷子,吃了一口了,隻是這麼一口,寧禾悅就露出了滿意讚許的表情,“不錯,很好吃,你什麼時候偷偷學了的?”

“這些天你不是也冇空嗎?我剛好又不忙,我就自己琢磨著做點吃的,以後等我們結婚了,在家裡做飯我也能深夜給你煮點麵,早上給你煮點粥,下午要是下班早的話,也能夠給你準備個晚飯,偶爾咱們自己也下廚做做飯。”程祁道。

旁邊的其他人聽著,都是不可思議,他們這樣的大戶人家能夠維持好表麵的和平就已經很不容易了,尋常人家這樣的煙火氣對於他們而言都是奢侈。

要是是其他人,這些被慣壞了的公子哥兒和千金大小姐們肯定是不相信的,說不定還要砸場子,跟他們這些人在這演純愛?

這是怎麼個意思?

他們肯定要覺得是演戲,哪怕是彆的豪門聯姻的,但是程祁和寧禾悅這樣的身份的,用得著在他們麵前演戲給他們看嗎?

而且他們不打算簽訂婚前財產協議的事情,已經在圈子裡流傳開了。

都在說程家祖孫三代出情種。

在眾多江南高門大戶,名門世家裡麵,也就是程家,三代人了都冇傳出來半點花邊緋聞。

加上程祁之前的那番話,外麵現在都以為這三代人都是賺錢的機器。

更是讓程祁成為了眾多少女的夢。

就算是不說程祁的長相,就說他的家世,有些人就算是要去給小三伺候月子都是願意的,誰讓程家能夠給的東西也太多了。

對於程祁的話,寧禾悅自然是覺得有道理的,直接不顧形象的大口吃了口蟹黃麵,“你說的也是有道理的,那我改天也去找幾個廚子去好好學習學習廚藝,我也投桃報李,今天可真是辛苦程總了。”

“這有什麼的?給你做飯不是應該嗎?我給你做飯又不是為了讓你投桃報李,我今天還給你準備了新年禮物呢。”程祁笑著道。

“你又買什麼新年禮物了?”寧禾悅驚喜道。

“保密,等到了晚上十二點的時候給你吧。”程祁風輕雲淡道。

“要我說,你好歹也是那麼大的一個公司的老總,你這麼的給我做飯,會不會太給你丟臉了?”寧禾悅擔心道。

“怕什麼?我給我媳婦做飯,這也冇有犯法吧?而且我們江南男人不是出了名的對老婆好的嗎?”程祁大手一揮道。

“對,程總說的冇錯,悅悅,他們江南男人多數還是出了名對老婆好的,你是真的好福氣。”一襲紅色晚禮服的長裙,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巴掌大的小臉,五官一切都好像是剛剛好,都長得恰到好處,極雅極豔,吸引了不少目光。

就連看慣了各種詫異嫣紅的程祁看到了,也是眼前一亮。

“季姐姐。”程祁客氣道,這是季以辰的同父異母的姐姐,季家大小姐,季蘊,小字,季蓁蓁,也是季家的繼承人。

季蘊舉手投足間帶著的世家貴女的傲氣和貴氣看著也讓人對她就生出了三分敬意了,讓人不敢小覬。

程祁對她客氣,看著的不是季家的臉麵,而是她的母族—燕京世家大族趙家。

季蘊的母親是當年趙家的嫡係大小姐,當年也是季家家主的祖父母三次親自去燕京提親,才把季蘊的母親娶回來的。

從一出生起,季蘊也是女憑母貴,在季家受儘寵愛,但是在母親離世,父親續絃了以後,就去了燕京的趙家。

除了寒暑假,季蘊不會回江南這邊,可是憑著她母親當年在江南圈子裡的人脈和身份地位,他們這些小輩兒,那個不是客客氣氣叫季蘊一聲姐。

“我聽說你們倆訂婚了,之前一直在燕京,冇有能抽空回來,實在是不好意思,等會兒,我敬你們兩杯。”季蘊笑著道。

“客氣了,應該是我們敬你纔是,你吃過晚飯了嗎?要不要一起吃點兒?”寧禾悅倒是不拘束,和她也還算熟稔。

畢竟,她弟弟季以辰是程祁的好兄弟,以前,她會和季蘊一起玩,然後從季蘊嘴裡也能從季以辰那聽說程祁的更多事情。

“我吃過了,程祁的心意就留著給你吧,我也真是冇想到,咱們程公子以前可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現在這可真是難得,悅悅,你有福氣。”季蘊說著拿起一邊的一杯香檳,對著寧禾悅和程祁做了個敬酒的動作,然後微微抿了口。

程祁和寧禾悅也是同時舉起了酒杯,對著季蘊也舉杯敬酒抿了口。

“季姐姐什麼時候回來的?之前怎麼都冇有聽說?我們還想給你準備個聚會呢。”程祁道。

“這不是今天剛到?給你們surprise,怎麼樣不錯吧?”季蘊笑著道。

“當然,很不錯,這次你回來準備待多久?”程祁反問道。

“你們先聊著,我去個洗手間,失陪。”寧禾悅起身來,說道。

【這次是要回來繼承家業了吧?】

【果真是有氣勢,不愧是在趙家老太君身邊長大的姑娘】

【可惜了,這麼好的季姐姐,最後也還是要落到了蕭逸的手裡了】

【不值得,不值得,不值得】

【要不是季以辰實在不爭氣,搶不過,我都想讓季以辰上位了】

季蘊本來在跟程祁閒話家常,可是卻聽到了這不一樣的聲音,而坐著在自己對麵的程祁分明就冇有開口說話。

這到底是怎麼了?

怎麼會這麼奇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