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口頭承諾

-

I聽罷這句話,龐雷一愣。“吃螃蟹?今天你到我這兒來,晚上我肯定少不了好好招待招待你,你想吃海鮮?不過,你這次過來,不會真的隻是想跟我吃頓飯,敘敘舊吧?”江大春笑道:“不是吃晚飯,是我現在做的事情。”“你少繞彎子了,到底想乾什麼,說吧!”江大春見火候差不多,便收斂起臉上的笑容,認真地說道:“我現在在搞eVTOL,就是電動垂直起降飛行器。”龐雷聽罷,一愣,兩頰的肉也因此而多晃動了兩下。“龐總聽說過這個東西嗎?”江大春問。龐雷皺了皺眉:“聽倒是聽說過,但冇聽說過國內有誰在搞啊,你剛纔說加入一個團隊做合夥人,這個團隊是一家外國公司?你作為他們的國內銷售負責人?”“不是的,這家公司就在上海,是中商飛機的人出來搞的。”龐雷瞪大了雙眼,儘管如此,那雙眼睛依然在龐大的臉蛋襯托下,顯得十分微不足道。“上海的?國內也有人乾這個了?”“是的。”“但我聽說難度不小啊,雖然隻是低空飛行,但需要用全新的電推進,可以說整個邏輯跟傳統的飛機都不一樣。”“龐總是懂行的。正因為如此,纔有機會啊。你們南華通航運營了那麼多年,用的全部都是進口飛機,對吧?”“是的,國內也冇有飛機給我用啊。”“那是通用飛機和直升機,這些領域,國外比國內領先幾十年上百年,不管是發動機,還是動力係統,還是機載係統,我們哪能一朝一夕就趕上?”“所以你認為,eVTOL是國內航空產業一個彎道超車的機會?”“是的。這個賽道是全新的,國外雖然也已經有了一些eVTOL企業,而且比我們還是要早,但冇早幾年,大體上雙方還是在同一個起跑線上,更何況,eVTOL所使用的電機和電池,本質上與現在國家大力發展的新能源汽車很像。”“你是說,如果搞eVTOL,完全可以充分利用國內的新能源汽車產業鏈?最大限度地減少對於國外供應商的依賴?”“就是這樣。”“你可以啊!在韋霍公司工作這麼多年,還是有一顆中國心嘛!今晚我要多敬你兩杯。”“自己想喝就直說,不用打著敬酒的幌子。”“......”江大春把已經幾乎燃燒到過濾嘴的煙摁滅在桌上的菸灰缸裡,繼續說道:“我判斷,eVTOL這件事,不搞成便罷,真搞成了,市場前景不可限量。”龐雷也將煙掐滅,搖了搖頭:“老弟,不是我打擊你,我冇那麼樂觀。”“哦?”“我是搞通航運營的,十年前開始,無論是政府,還是媒體,都在喊通用航空的春天要來啦,說美國有上萬個通航機場,中國隻有幾百個,差距是巨大的,潛力也是無限的,可是這十年下來,通航市場有起來嗎?並冇有,還是那點有限的行業應用。多虧我們有石油平台、電網等大客戶,否則,我們也早就死了,哪能撐到今天!”“嗯......我明白了,你是說空域冇有開放。”“對啊!空域還在軍方手裡管著呢,看上去天高任鳥飛,但其實航路都要申請,而且是有限的,一點不比地麵的交通道路資源寬裕。”江大春將桌上的打火機拿了過來,看著龐雷:“再來一根?”龐雷立刻從煙盒裡掏出兩根,分給江大春一根。江大春將兩人的煙先後點上之後,說道:“你剛纔說的都對,但是,忽略了一個細節。”“什麼細節?”“通航的春天冇有到來,的確是因為空域管製,但是eVTOL不一樣,因為它的飛行高度要遠低於通航飛機,對不對?”龐雷眯了眯眼睛,冇有說話。“eVTOL的飛行高度,到1000米就頂天了,可能大多數情況下都在幾百米高,空軍估計管不了那麼低的高度,相比空軍,可能城市管理者更關注這樣的飛行高度。”龐雷陷入了思考。過了半晌,他才從煙霧中抬起頭來。“聽上去,你這個判斷還是有一定道理啊......”“是啊!”江大春趁熱打鐵:“你想想看,一架eVTOL的飛行高度如果隻有三到五百米,那空軍會在乎嗎?恐怕廣州塔的運營方纔是最在乎的吧?”“嗯,還有廣州市委書記和市長。”“我就是這個意思,從監管的層麵,主要責任方轉為市政了,而不再是軍方,所以,相比通航來說,eVTOL的市場更加民用化。”龐雷咧嘴笑道:“那我就明白了,你小子今天過來,是想讓我們南華通航吃螃蟹,買你們的eVTOL運營。”“龐兄高明。”江大春拱了拱手。“可以啊,你們的eVTOL多少錢一架?什麼時候出來?”龐雷將了江大春一軍。他知道,江大春手上肯定啥也冇有。果然,江大春冇說話,隻是抽了一口煙。“嘿嘿,老弟,雖然買飛機都是在圖紙階段,但是,你們現在怕是連圖紙還冇有吧?”“圖紙好說,龐總,我們正在做,”江大春麵不改色:“至於價格,肯定在七位數,絕對比你現在機隊裡的任何一個型號都便宜。”“七位數?九百萬還是一百萬?”“不會九百萬那麼貴,也不可能像一百萬那麼便宜。”龐雷笑嗬嗬地看著江大春,眼珠轉了轉,說道:“那好,我就陪你吃頓螃蟹。”“多謝龐兄支援。”江大春倒冇有顯得很激動,甚至連笑容都冇有露出來。他知道事情冇那麼簡單。果然,龐雷接著說:“不過呢,目前我們還冇法簽署合同,憑藉多年的關係,你要是信任老哥我,就相信我的口頭承諾,如何?”“這很公平,畢竟,你連東西都冇見著呢,就敢下這個承諾。”江大春知道,這次廣州之行的最低目標已經實現了。“好了,今天晚上我請你吃海鮮,你要點多少螃蟹,就有多少螃蟹。”“多謝龐兄,螃蟹就不吃了,我怕痛風。我們喝點粥吧,養養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