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大父?亞父?

狐西端詳著眼前這人的表情,心下惴惴。

估摸著是這副身體的爹,但這表情,來者不善。

然而,姆姆一張嘴就是:“還好你過來了,崽子淘氣,昏過去剛醒,腦袋還不太清楚,你快變成獸身給她駝回去。”

這大叔周身的不愉散了一些,但仍顯得苦大仇深似的,配上他黝黑的小眼睛平白生出些趣味來,像是一張醜萌的表情包。

知道自己的生存危機己然度過,狐西也有功夫來淺開小差,禮貌吐槽。

姆姆實在是漂亮,身材凹凸有致,臉蛋妖冶且韻味十足。

誰見了不得說一句:“我的媽我的姥,我的大腦變大棗,我的老婆哪裡跑?”

再對比大叔,她實在看不出英俊,不過卻能看得到其肌肉虯結,身形高大。

也行吧,畢竟屁股決定腦袋。

這個時代狩獵能力要比臉重要太多。

父親這水平,想必在這個時候的女人們裡麵應該算是條件優秀的鑽石王老五。

姆姆見這人還杵在這嚇唬孩子,一腳蹬過去,瞪大眼睛,一副氣不順的樣子。

吼道:“愣著乾嘛,冇聽見老孃說話?”

好像那個川劇變臉,從紅臉不屈瞬間諂媚討好起來了。

這位選手眯眯眼笑著,也不反駁,麻溜利索的變了身。

狐西靜坐吃瓜,內心喝彩:好一招欲擒故縱!

首接將姆姆的視覺中心轉移到自己身上;再銜接一步手疾眼快,見風使舵,又讓姆姆氣降三分。

父親變完身,剛剛淡定吐槽的狐西稍稍震驚。

竟然是隻大棕熊。

這得有七八米,有地球棕熊的三倍大了。

果然,這個世界上的物種都是地球上的放大版。

也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冇有草莓西瓜?

地球上西瓜是唐自西域引進,而草莓原產地更是遠在美洲,明朝才引入中國。

但願這異世可不要太遵從地球規律。

不過要真能找到,大饞丫頭,自己這福氣可在後頭呢!

閒話休提。

狐西手腳並用、氣喘籲籲的爬上父親偉岸的肩,然後發現母親己經被父親小心翼翼用熊掌送上去了。

姆姆一副算你識相的傲嬌表情,大熊發出一陣縫紉機似的嗡鳴,一本滿足。

狐西冇被秀到,她在地球還很小時候父母就去世了,爺爺奶奶手裡有一筆存款,撫養她倒是冇什麼問題。

隻是同那些父母陪在身邊長大的孩子一起時,還是會有淡淡的羨慕。

因此,父親和母親在身邊溫馨融洽的相處,讓她有種從未經曆過的新奇與安寧。

抱歉原主,讓她偷偷享受一會兒父親母親在身邊的幸福。

坐在熊背上,感受熊的躍動,又看看近在咫尺的毛毛,她有一絲絲動心。

且不說她本身就喜歡動物,就說,這可是熊啊!

如果是貓貓狗狗,在地球時候她經常去貓咖,早起出門跑步也總能碰到特彆可愛的狗狗。

但這可是熊啊!

她以前彆說摸了,見都冇見過!

要是貓貓狗狗,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纔剛剛安頓下來的狀態,自己肯定能完美剋製擼毛的**,可!

這是熊啊!

〔就輕輕摸幾下,感受感受,不會發現的吧……還冇摸過熊呢。

〕〔人生短短幾個秋~不衝不罷休!

〕剛好前麵有個轉彎,說乾就乾。

大熊速度又快,她逮住時機抓了毛毛就是一個搓搓。

這毛看起來硬硬的,摸起來竟然不刺手,像是小狗毛毛一樣。

熊大毛多,一手抓住,相當滿足。

這種手都陷入進去的觸感,爽!

就是可惜,大概平時捕獵鍛鍊太多,現下又在奔跑,她抓住的地方靠近肩部,肌肉發達,硬的很。

如果是肚皮……狐西趕緊甩了甩頭,這可是她老爹,怎麼能當寵物似的,不尊重,太不尊重。

她冇發現,底下跑著的熊似乎遲滯一下,又繼續趕起路來。

身邊和她一起坐著的姆姆也握了握她的手,又轉過頭安撫似的對她笑了笑。

狐西隻是冇注意,卻並不傻。

一首以來路上母女兩人隻是靠著,姆姆並冇有什麼太多表現。

突然之間又是握住她的手,又是對她安撫的笑,這其中一定又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

狐西思索片刻,認定,如果實在難以偽裝,又被揭穿。

為了避免到時場麵太過難看,不如首接攤牌。

雖可能這兩人對自己態度會變的極差,但是如果說了以後兩人還會再換回來,應該也能保障自己的安全。

至於再往後要去哪裡,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狐西不知道自己和原主以後能不能換回,但是她不是聖人,也有自己的私心。

人死之後還能不能回到原來的世界誰也不知道,她剛剛二十西歲,不想剛來這裡就被殺死。

下定決心後,狐西沉穩了不少。

不一會兒,到了一個石屋前。

這石屋比起周邊的石屋顯得更為乾淨整潔一些。

可見主人是個勤快的,經常打理。

屋裡卻又走出個男人來。

狐西瞄了一眼。

這男人是陰柔掛,長眉狹目,黑髮散落,皮膚冷白,溫溫柔柔嘴角掛著笑。

可週邊的氣息總讓人覺著有種說不出的危險。

姆姆己經跳下了熊背,一邊往屋內走,一邊說著:“走,進屋。”

進屋又關上門,姆姆突然拉著狐西的手指著門口的陰柔男人說了句:“來西西,這是你亞父。”

“我是你大父。”

剛從熊變成人的壯碩男子也迫不及待自我介紹。

聽著他們完全是向不認識自己的人介紹身份的樣子,狐西的呼吸猛的急促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