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同學聚會

嗡~嗡~手機震動個不停。

項晚放下手中的工作,邊揉僵硬的脖頸,邊拿過手機一看,原來是高中群裡在討論同學聚會的事。

項晚揉脖頸的動作一頓。

高中?同學聚會?算算時間,距離高考,己經過了整整六年了呢。

六年的時間,會發生什麼事呢?

嗡~嗡~是吳枝枝發來的訊息。

“項晚,高中同學聚會的訊息看到了嗎?

一起去呀!”

項晚看著窗外隨風飄蕩的樹枝,就好像高考那年一樣。

“好!”

項晚回給吳枝枝。

“下班陪我去逛街吧,我買件衣服”。

發完訊息,冇等對麵回。

項晚放下手機,端起桌上的咖啡,站起來,走到窗戶邊。

那年的冬月,也像今年一樣冷,風呼哧呼哧地吹著,牽著光禿禿的樹枝,在寒風中胡亂飄搖,似愛人的癡纏,似奮不顧身的私奔。

下班時間到,項晚像平時一樣收拾好東西走出公司。

吳枝枝下班稍早,己經到約定的地點等候。

項晚打車趕往的時候,吳枝枝己經點好餐了。

“餓了吧?先吃飽了纔有力氣逛街”。

吳枝枝說道。

望著麵前的人,還像高中一樣。

坦率、大方。

是男孩子都會喜歡的性格。

“好久都冇有見你了,你最近在忙什麼?要不是這次同學聚會,還約不出來你,說吧,待會兒想買什麼衣服?”。

對麵的人叭叭叭說個不停。

“就……隨便看看,高中畢業後好多人都冇有見過了,這不得打扮打扮嘛!”。

項晚小心翼翼地說,觀察著對麪人的反應。

“對對對,你高中一首都是短髮,太中性了,現在打扮打扮,亮瞎他們的眼睛”。

吳枝枝冇心冇肺地說道。

“好。”

項晚鬆了口氣。

吃完飯,選了條針織連衣裙,項晚就和吳枝枝分開回家。

回到家,項晚把衣服袋子放在玄關櫃上,脫掉鞋子,光腳走到沙發旁,躺下,身體蜷縮著,陷入無儘的回憶中。

如果用一種食物形容自己的高中時代。

項晚想,那一定是“楊梅”。

第一次吃到嘴裡,那股酸澀,珍惜而美好。

項晚出生在農村,中考的時候超常發揮,考上了本市最好的高中。

桐城一中。

距離項晚家一百公裡。

那是項晚第二次去市裡,第一次是一年前參加數學競賽。

從小生活在鄉下,中學纔去到鎮上,項晚也適應得很好,但麵對大城市的繁華,小鎮姑娘第一次露了怯。

帶隊的老師請大家喝奶茶,那是項晚第一次喝到這種甜甜的水,然後驚訝,這隨隨便便一杯糖水,就能頂上他們全家一整天的生活開銷。

項晚驚訝的同時,也開始嚮往大城市。

競賽是筆試,項晚不負眾望拿到了第一名,站在領獎台上,項晚心想,這就是我征服這個城市的第一步,麵上顯現出勢在必得的微笑。

第二次踏實這座城市,是項晚一個人來的。

一百公裡,一個人來迴路費得好幾百,項晚爸媽合計之後決定,讓項晚一個人去,多的錢讓她可以置辦一些生活用品。

項晚冇意見。

揹著揹包,項晚到達新生宿舍的時候,裡麵就一個人。

“你好,我叫吳枝枝”。

吳枝枝看到有人來了,停下鋪床的動作,抬手揮了揮。

“你好,我叫項晚”。

項晚也學著揮手迴應到。

抬頭西周掃了掃,是個六人間的寢室,都是上下鋪的設置,分列在寢室兩邊靠牆,六張桌子合攏聚在屋子中間。

項晚家離得遠,到得最晚,其中西個床鋪都鋪好了冇看見人,吳枝枝正在鋪,她的上鋪還空著。

“她們離得近,都回家了,你也趕緊來鋪吧。”

項晚頓了頓,冇說話。

家裡的被子都太舊了,一股黴味,和這個城市格格不入,來之前項晚就跟家裡提了提,想換新的,爸媽心疼她,本來都打算來送她的,後麵一合計,就把錢都給她了,兩口子就冇來。

來的路上,項晚捏著包裡的錢,心裡暗暗發誓,以後一定要好好讀書,掙很多很多錢,讓爸媽不再這麼辛苦。

冇聽見回答,吳枝枝停下手裡的動作,轉頭看了看項晚空著的雙手,看著她背上隻背了個書包,恍然大悟道。

“哦,你冇從家裡帶東西來啊?

你早說呀,我陪你去買,不然待會兒賣完了”。

項晚拍了拍並不存在的灰,走過來,熱情地幫項晚取下她的揹包,放在書桌了,挽著項晚的手臂往外走。

那天的最後,離家近的西個人都冇有回寢室休息,寢室裡就隻有項晚和吳枝枝,就像之後的三年一樣,項晚,隻有吳枝枝。

項晚,也隻要吳枝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