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

很難保持麵無表情。

達米安一生都被訓練保持一張撲克臉,不要表現出任何情緒或同情,並保持惡魔頭繼承人的形象。他的祖父授權了無數次懲罰和毆打,以便他能成為阿薩辛斯聯盟的下一任領導人,並繼承阿爾·古爾的遺誌。

達米安冇問題。

這畢竟是他的目的,他的命運。

當他的母親塔利亞·阿爾·古爾透露他不僅是世界上最有權勢家族的成員,而且在他的血管裡流淌著勇敢的血液時,這一切都不重要了蝙蝠俠

一個強大的,有尊嚴的,可敬的戰士,他的使命是帶走世界上所有的邪惡,讓他們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價。他是一個尋求正義的人的兒子,也是一個維護秩序與和平的人的孫子。他的訓練變得更加困難和嚴格。達米安是完美的。達到祖父和母親的期望。這就是為什麼當刀劍和其他武器攻擊他的身體時,他不能發出聲音;當祖父對著他的臉大喊大叫時,他不能動,也不能按母親說的那樣殺死他最喜歡的保姆,更不能在他救下的一隻鳥變成他的晚餐時哭泣。這是為他的未來付出的代價。

達米安斯肩負的遺產是最重要的,冇有人會說不是這樣。

傑森·托德有其他意見。

自從托德來到聯盟的那一天起,達米安的所有命運和對他生活的看法都成了問題。曾經的羅賓說起他的父親就像他是世界上最奸詐的人。這一切都是因為蝙蝠俠不在乎羅賓的生命,不像他在乎他的惡棍。那是因為蝙蝠俠讓惡魔自由馳騁。畢竟,他不能讓自己結束一個生命,即使這不僅僅是證明怪物不關心無辜者的生命。蝙蝠俠拋棄托德走向死亡;他拋棄了他的搭檔,讓他落入那個小醜的魔爪中,並用一隻新的知更鳥取而代之。

達米安不相信他。他怎麼能這樣?托德描述的那個人聽起來不像是無稽之談。一個病態的正義的英雄怎麼能讓他的夥伴,他的平等,像他們冇有任何意義一樣死去?這冇有任何意義。母親不是騙子。托德是。

他以為自己是誰,用謊言玷汙父親的形象,質疑母親的話?這是不可接受的!

“布魯斯·韋恩不是你想融入生活的人,孩子。“在達米安大發雷霆後,托德說。手裡拿著一塊抹布,他擦著他的武器,無視他脖子上那把近在咫尺的劍。“相信我,你一個人離開他會冇事的。我希望我擁有你當時擁有的一切。”

“那是?”他的手有點顫抖;出於恐懼還是憤怒,達米安不知道。

“一個選擇。”綠眼睛與綠眼睛相連。“你桌上有食物,頭上有屋頂,有金錢和住處;媽的,即使是你也有一部分瘋狂的家人全天候和你住在一起。冇有幾個你這個年齡的孩子能說同樣的話;我冇有,看看我後來怎麼樣了。我是一個他媽的尋求複仇的殭屍!冇有必要去成為下一頭待宰的豬;你可以留在這裡。如果呆在這裡會讓你變成他媽的Ra的士兵,那是你未來的問題。但是,驚喜!不會太久;你媽媽為你爺爺製定了計劃;我很驚訝她這麼關心你,但媽的,我知道什麼?”一個魔鬼般的微笑出現在他的嘴唇上,舉起他的一把槍強調說:“我還在這裡而不是在哥譚市的唯一原因是因為如果我想讓你媽媽支援我打掃城市的街道,我必須幫助她殺死你的爺爺。”

“他會先殺了你。”達米安的回答是。“你和媽媽會因為你這個愚蠢的計劃而死。”

“當你死了一次,恐懼就會消失。“托德聳聳肩,回去打掃衛生,留下困惑的達米安獨自一人懷疑和質疑家人的選擇。

在那之後,他的母親讓托德負責他的訓練並做他的保鏢。他的母親甚至認為他需要保護或有一個失敗的士兵教他任何東西都是一種侮辱。在達米安告訴塔利亞這一點後,她打了他一巴掌,命令他等著瞧。達米安做到了。三年過去了,祖父去世了,心臟和頭部各受一劍。達米安仍然能感覺到拉·阿爾·古爾臉上的血跡,每次他閉上眼睛,拉·古爾空洞的眼睛都在回頭看著他。那天唯一讓他停飛的是塔利亞的聲音和托德摟著他的體溫。

“你需要帶著他。帶他去哥譚市;布魯斯會保護他;保護你們倆。”

“你瘋了嗎?!"聽到他的尖叫聲,達米安不自覺地把臉藏在保鏢的胸口。托德的心跳很激動,他的身體很緊張,仍然警惕著任何向他發起的攻擊。托德不必害怕達米安受到傷害。想殺他的人已經死了,臣民不敢碰他們的新領袖塔利亞·阿爾·古爾的兒子的一根頭髮。

“很多人不會對此感到高興。”塔利亞對托德說;她的身體沾滿了血,她和她父親的血。“呆在他的城市會讓達米安免受……心懷不滿的同事的傷害。”他們三人觀察了拉的屍體是如何從祭祀室被移走的,在這個房間裡,他的祖父拉·阿爾·古爾打算殺死他,並將他的老靈魂轉移到達米安的屍體上。“此外,我在處理這些事情時不需要分心。“

托德搖著頭;達米安覺得他把他抱得更緊了。

“他隻會讓他被殺。我不允許。我不會放過你的!”

“傑森”媽媽說;她輕輕地捧著年輕人的臉。“這是唯一的辦法,我們都知道。”他們倆對視著,一點一點地,這場戰鬥離開了托德的身體,也隨之離開了他在達米安未來中的地位。

“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兩個小時。”她回答。“我的人會在兩天內把你送到那裡,當我得到你把達米安留在我心愛的家的許可時,你的報酬就會等著你。”

托德隻是點點頭。在與母親短暫告彆並被提醒要服從父親併成為她養育的男人後,達米安和托德離開了南達帕爾巴特。接下來他所知道的是,他站在韋恩大廈的前門。托德很緊張,回憶在他綠色的眼睛裡閃爍。達米安可以看到他的手在顫抖,當他舉起來敲門時,卻停住了。

“我做不到……”托德後退了一步,然後又後退了一步,然後又後退了一步,然後他跑下大樓梯走向他的摩托車。

“托德!”達米安打電話給他,有點震驚。“給我回來!”

托德搖著頭,喃喃自語;他的頭盔差點從手中掉了下來,因為他們抖得太厲害了。當看到一個時,達米安識彆出即將到來的恐慌發作的跡象,如果在他計劃騎摩托車時看到他的保鏢有一個不會讓他有點緊張的話,他會對自己撒謊。

“傑森!”看著托德離去,他感到自己的心在緊縮;他從另一種生活中得到的唯一東西和開始新生活的指南就是就這樣拋棄了他。"...請。”達米安不想讓托德離開他,不像媽媽那樣。但為時已晚;傑森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遠處。他歎了口氣,高昂著頭,準備麵對新的命運,一陣強烈的敲門聲響起。

在接受了父親失蹤的訊息以及他將受到慈善案件的保護和照顧後,達米安的生活變得很成問題。和韋恩夫婦生活在一起很複雜。

第一當前位置他們隻有一個仆人來照料豪宅和所有必需品。

阿爾弗雷德·潘尼沃斯令人討厭,他完美無缺的個性在最好的情況下也令人惱火。他認為自己比他的上級優越,這讓達米安很生氣,因為這個老人對他一點也不尊重。如果他們還在南達帕爾巴特,潘尼沃斯的頭現在已經在地上打滾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莊園的另外兩個居民尊敬他,好像他的話就是法律。這讓他很困惑。

第二:新蝙蝠俠。

理查德·格雷森表現得好像這個衣缽是為他而生的,但他錯了。那個職位是他與生俱來的權利。達米安被培養成下一個黑暗騎士;格雷森隻是一個可憐的馬戲團孤兒,他最討厭的個性讓達米安想殺了他,讓他閉嘴。達米安還討厭格雷森似乎想把他當父母一樣帶在身邊。他讓他入學(即使他已經知道了一切,甚至更多他們能教給他的東西

),在漫長的夜晚給他甜蜜的款待,並在達米安承認他一生中從未養過寵物後送給他一隻狗。是的,很糟糕,達米安不喜歡。和格雷森在一起,你永遠不知道他的下一步會是什麼。

第三:羅賓。

提姆·德雷克是一個富家子弟,因為他扮演英雄並取代托德成為新的羅賓而導致父母被殺。

達米安理解為什麼傑森想把德雷克打得屁滾尿流,當他們在同一個房間。在達米安的計劃中,這傢夥是個麻煩和不便。他必須向格雷森證明他已經準備好成為蝙蝠俠,而唯一的辦法就是首先成為羅賓。當他得到這個職位時,如果托德能再次成為羅賓,

那是額外獎勵。達米安希望他們兩個能再次在一起,就像過去一樣。但要實現這一點,德雷克必須離開。

達米安知道,在他因冇有殺死德雷克而發脾氣後,傑森會為他試圖消滅他而感到自豪。格雷森和潘尼沃斯對此很不高興。他們把他像普通孩子一樣關了禁閉!太可笑了。他們對這種事冇有任何權力。所以達米安做了一件正確的事:逃跑。他帶著他的狗去找托德了。小紅帽最後一次出現是在《犯罪聯盟》的某個地方,所以他走了。很容易找到蹤跡,因此也很容易找到他的總部。

“你不應該在這裡。”這是托德踏進辦公室後的問候。他摘下頭盔,放在桌子上。“在替換者打破我的窗戶來找你之前離開。“他脫下肩上的皮夾克,放在椅背上,準備坐上去。他的頭盔有裂縫,前臂上的傷口流出了鮮血。托德打開一個抽屜,從裡麵拿出一個急救箱來治療他的傷口。

“我被禁足了。”達米安告訴他,托德懷疑地揚起了眉毛。

“你更應該回去。如果阿爾弗雷德懲罰了你,那是因為你罪有應得,你必須承擔自己行為的後果。”

“但我冇做錯什麼!”

“你攻擊了他的一項指控;他至少可以讓你禁足。”小紅帽看著他,被他的表演逗樂了。“聽著,特工A是個好人,他會永遠在戰場上和房子裡保護家人。不,真的!阿爾弗雷德能踢屁股,有高超的烹飪技巧。如果你允許的話,他會照顧你的。”

達米安保持安靜,更喜歡繼續撫摸泰特斯放在他腿上的頭。達米安知道,儘管泰特斯看起來睡著了,但他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警覺。他豎起了尖尖的耳朵,肌肉緊繃著,隨時準備攻擊任何想要傷害他主人的人。達米安看到有人喜歡在他麵前而不是被強迫時感到安慰。不知道他是誰或他做了什麼。對自己的生活冇有期望或發言權的人。一個依靠他幸福和安全的人。對他來說這就是提圖斯,達米安會殺了任何試圖把他帶走的人。

“格雷森也送了我一隻狗,你知道嗎?“托德輕聲說;他的眼睛低垂,直視泰特斯。“她的名字叫艾斯。她是一隻好狗,也是犯罪中的完美搭檔。我的寶貝女兒是一個鬥士,也是有史以來最好的狗。”

“她會怎麼樣?”達米安忍不住問道。

“骨癌。我們不得不把她放下來,這樣她就不會受苦了。”托德搖搖頭,回去治療他的傷口。“聽著,布魯斯不在了,你安全了。格雷森可能是個混蛋,但他的意圖是誠實的,符合你的最佳利益;遵守規則,聽阿爾弗雷德說的話,最後,不要再想當義務警員了。做一個正常的孩子,留在學校,交朋友,照顧你的寵物,吃你所有的蔬菜。”

在處理完他的傷勢後,托德把他送回了豪宅,憂心忡忡的格雷森和普利尼沃斯正在那裡等著他。他不得不為這次驚嚇向他們兩人道歉,併爲攻擊他向德雷克道歉。達米安嚴格按照托德的指示行事,扮演了一個正常孩子的角色。這給他留下了酸味和受傷的自尊心,但達米安最終認為這是值得的,因為在月底,格雷森給他羅賓的頭銜,阿爾弗雷德給他烤了他最喜歡的甜點之一。對於老人是如何知道這件事的,達米安可以肯定這是托德的錯!

無論如何,成為羅賓帶來了新的期望和責任。有些協議需要遵守,有些規則儘管對達米安來說很愚蠢,但卻是必不可少的,這樣他才能繼續在街頭伸張正義。令人驚訝的是,格雷森並非完全一無是處;哥譚市還冇有注意到他們現在的蝙蝠俠是個冒牌貨。人們仍然懷疑這是因為市民的智力水平低,還是因為這位空中飛人真的擅長扮演黑暗騎士的角色,但目前來看,他做得還不錯。足以讓格雷森教他一些東西。自從他出生以來,他就接受了謀殺藝術的訓練;所有被創造和遺忘的殺人方法都被記錄在他的記憶深處。然而,格雷森告訴他如何使用最輕微的力量對抗對手,並設法在不殺死他們的情況下壓製他們。達米安仍然認為像小醜這樣的人應該得到的不僅僅是一顆子彈,但他必須足夠聰明,如果他想繼續成為羅賓,就必須在一些場合無視常識。

"

不殺人

“是蝙蝠俠的第一準則,如果達米安想有一天繼承蝙蝠的衣缽,他就必須尊重這一準則。

當他的父親回來時,這條規則變得更加重要。

格雷森扮演的蝙蝠俠和布魯斯扮演的蝙蝠俠之間的差異是顯而易見的,就像午夜的一縷陽光。當格雷森稍微放鬆時,父親會更加嚴格;當格雷森露出一絲微笑時,他是嚴肅的。那次打了一場漂亮的仗後,格雷森帶他去巴特伯格餐廳慶祝,他父親隻是命令他繼續訓練。令人不安的是,他意識到自己已經習慣了格雷森的存在,以至於想念他作為自己的導師。這太荒謬了。他不能錯過他,現在他生命中一直想要的那個人回來了。他的父親回來了,準備好好管教他。格雷森的態度讓人分心,遊戲時間結束了。

畢竟,他一生都被訓練成蝙蝠俠的完美士兵,他隻想成為他父親希望他成為的人。但現在,他作為韋恩,更好的是作為他的父親羅賓獲得的所有自信和驕傲似乎一點也不在乎。自從他們相遇以來,他所做的一切就是質疑達米安所做的一切,並詢問他關於母親和聯盟秘密的事情。他的父親甚至禁止他使用他的劍,不僅是作為羅賓,而且是在麵具之外!這太不公平了。格雷森絕不會做這種事。那個馬戲團孤兒知道不要試圖把他和他的武器分開。相反,他甚至激勵達米安繼續這一做法。格雷森讓他參加了一個擊劍俱樂部,冇有案子的時候他們一起練習。達米安儘量守口如瓶,不發任何牢騷。他的母親給了他一個使命,服從他的父親,這就是他要做的。他會讓他的父母感到驕傲。

一天晚上,夜翼尾隨而來執行任務,並邀請羅賓成為“泰坦”的兼職成員。據格雷森說,這是一個為那些無法融入聯盟或其日托所的棄兒開設的小俱樂部

《年輕的法官》

他們處理的威脅完全不在這個世界上。蝙蝠俠很快拒絕了邀請,甚至冇有給達米安考慮的機會。這讓達米安很生氣。他扮演了完美的士兵,難道不值得嗎?除了每天晚上和同一個惡棍戰鬥之外,想做彆的事有錯嗎?

布魯斯甚至冇有讓他嘗試說服他讓他去試一試。他隻是把他送到自己的房間,並禁止他以羅賓的身份外出,直到他學會服從他。從他來到美國的那一刻起,他就冇這麼做過,但是不管怎樣,爸爸!

在這種情況下,他再次做了對他來說似乎公平的事情:

他帶著泰特斯在半夜潛入了泰坦之塔。

看到了嗎?對他的年齡來說完全成熟;他甚至冇有威脅出租車司機帶他去那裡!格雷森阿爾弗雷德和托德現在會為他感到驕傲的。

這個計劃簡單而可靠。他會和格雷森及其畸形團隊呆在一起,直到父親來接他併爲自己是個十足的白癡而道歉。然而,日子一天天過去了,冇有跡象表明蝙蝠想要來找他。三週後,達米安開始擔心。當然,父親現在應該意識到冇有羅賓的保護繼續做蝙蝠俠是多麼困難。他知道德雷克還冇有重操舊業,現在他用化名和日托所的朋友玩間諜遊戲嗎紅色知更鳥

如果你問達米安,這個名字是非常原始的。托德已經首次以‘

《紅帽》

所以他也不是讓蝙蝠俠忙起來的人。

第一個月後,達米安不再關注他在蝙蝠洞裡的通訊器。如果父親現在想和他說話,他需要直接來找他,而不是反過來。格雷森的朋友們在他逗留期間試圖讓他感到自己是這個團體的一員。格雷森宣稱每週五都是電影之夜,星火和他一起訓練,電子人教他黑客藝術,紅箭(另一個對名字冇有想象力的白癡)不乾涉他的事情,野獸男孩用他的變化能力幫助他照顧提圖斯。格雷森說他們是很多被拋棄的人是對的,但這些被拋棄的人並不是根據他的身份來評判他的。令人驚訝的是,他們喜歡他,達米安發現他也不討厭他們。

又一個月過去了,當驚奇隊長失蹤的訊息傳來時,他的生活正在變得有意義。聯盟聯絡了泰坦們,委托他們調查一條線索,這條線索讓他們踏上了異次元之旅。達米安說不出他們從一個維度跳到另一個維度有多長時間了,因為他們每到一個新地方,時空法則都會發生變化。這是一次獨特的經曆。是的,有幾次他們差點死了,比如他們從她惡魔般的父親的魔爪中救出了瑞文,但也有美好的時光,比如那個所有東西都是由棉花糖製成的空間,野獸男孩瘋了。所以,是的,獨一無二的,他不介意再次做類似的事情,儘管可能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內。達米安不確定自己的身體能否承受再次被扔到三層樓上。

達米安確信,在他們缺席的三週時間裡,他的家鄉也發生了一些事情。然而,他冇想到洗澡後打開手機看到的第一件事是一條來自哥譚市新聞說他父親接受了一個新的慈善案件。

當他試圖理解剛剛讀到的內容時,他的第一反應是感到空虛。

布魯斯·韋恩有了個新兒子?為什麼?!什麼時候?!

他感受到的第二件事是背叛。

這就是父親冇有來找他的原因嗎?因為他已經想用其他人取代他了?這完全不公平!

然後,他感到的是憤怒。

那個該死的小子不知道他在乾什麼。

說服拉文幫助他並不困難。他所要做的就是禮貌地問她(達米安仍然能感受到他第一次和最後一次試圖向她下達命令時背部的刺痛)她是否可以帶他去他在韋恩莊園的房間,並承諾在他完成他的意外任務後,他會向她展示他的私人劍收藏的碎片,這些碎片比在塔裡發現的要好得多。在確保拉文在他的私人圖書館得到了娛樂並讓她知道他的隱藏零食在哪裡後,達米安離開了他的房間開始尋找。

達米安不會兩次犯同樣的錯誤。阿爾弗雷德阻止了他,當時他差一點就要砍下德雷克的頭,所以他需要先乾掉他。他溜進陰影裡,確保管家在泡茶時分心。這並不是說他仍然不想在每次英國人以他的態度和他對他在家庭中的地位的無知程度侮辱他時砍掉阿爾菲爾德的手和頭;達米安不會傷害他。傑森和迪克喜歡阿爾弗雷德,達米安也不再對他的出現感到惱火。所以不,他不會傷害他,但他也不會讓他破壞自己的計劃。他等了必要的幾分鐘讓鎮靜劑生效,然後去完成他的主要目標。

三週

他的父親在醫院陪了那個孩子三個星期,其中隻有兩個星期達米安缺席了他的維度任務。這是考慮到他們在那段時間認識彼此,而不是幾個月,布魯斯有足夠的時間通知他,如果他不跟他一起回到豪宅,他將被取代。這並不是說達米安會接受他的威脅或任何來自他的東西,但至少這將給他一個機會向他的父親表明,如果他從他那裡拿走羅賓的衣缽,他將犯一個錯誤。

所以是的…

在他的生活經曆了這一切之後,可以理解的是,在格雷森和這個家庭所有成員的堅持要求下,他的麵具出現了。

“我不會道歉的。”達米安喃喃自語,冇有從端茶倒水的任務中抬起頭來。

在被迫給阿爾弗雷德解藥以喚醒他後,他們在豪宅的廚房裡。格雷森命令他照顧管家的一切需求,併爲給他下藥道歉。

“什麼?!"空中飛人驚訝地看著他,達米安對他突然提高的聲調忍不住微微聳了聳肩。

“我冇有做任何不屬於我權利的事情。那隻流浪狗除了威脅到我在任務中的地位之外什麼也冇做。”'

在這個家庭裡他想再添些茶,但停下來,端來一杯便士茶,把杯子放在他麵前的櫃檯上,認真地看著它們。“我不像你和托德;我不會允許自己被取代。”

在所有事情發生後,最終還是繼承了衣缽。

“你還在做這個嗎?我要提醒你多少次不是生活中的一切都與羅賓有關?!"格雷森憤怒地喊道,他戴著手套的手指穿過他濃密的黑髮。

“達米安大師”潘尼沃斯發出一聲低沉的歎息,他的手正拿著杯子,但他冇有做出馬上就要喝的手勢。“冇有人會取代任何人,我很抱歉我們讓你相信不是這樣。”達米安迅速移開視線,以免看到英國人臉上可憐的表情。“威廉少爺正在經曆一段艱難的時期。他冇有家;在他們離開他的情況下,他冇有家人或有人幫助他。”

這個年輕人腦海中浮現出他剛纔發現“威廉”的畫麵。達米安發現他睡在床下的地板上,身上連接著各種設備和醫療設備。這讓他在自己的情緒波動中停頓了幾秒鐘。這個男孩的外貌不是最健康的;他很瘦,臉色非常蒼白,突出了他皮膚上的淤青或者他的睡衣大了一號。他處於胎兒的位置,臉朝向房間的唯一入口和出口,不包括陽台,此外還牢牢抓住風扇,讓他呼吸。他很害怕,但對任何靠近他的危險都保持警惕。

現在憤怒和報複已經清除了他的頭腦,達米安可以看到威廉是什麼:一個受害者。

“所以這是一個慈善案件。”他不承認自己錯了;阿爾·古爾從來冇有錯過。“我認為父親不能再墮落了。“

“現在聽我說,達米安。”夜翼抓住他的肩膀,這樣他們就可以麵對麵。“布魯斯對你和其他人來說可能是個混蛋,但這並不能成為你襲擊威廉的藉口。那個男孩手無寸鐵...他和一個幫助他呼吸的機器相連,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在他睡覺的時候攻擊他,就像冇事一樣?!"他輕輕搖了搖他,讓他明白。

“他很害怕,並被告知他在一個安全的地方,冇有邪惡可以傷害他。“阿爾弗雷德歎了口氣補充道:“你剛剛打破了我們之間建立的信任。”

達米安假裝潘尼沃斯失望的語氣冇有傷害他。他掙脫格雷森的控製,後退兩步,交叉雙臂。他又痛又累。他在塔上沐浴後獲得的任何進步都在與流浪兒童的小小衝突中消失了。至少當他們到達廚房時,他受傷的鼻子已經不流血了。儘管他很驕傲,但達米安可以承認這個男孩有一個很好的鉤子,在保護自己免受攻擊者攻擊時並非完全無用。殘疾人?是的,他是。無奈?達米安認為他根本不是。在那雙藍眼睛裡,有許多古老的憤怒反映了一千場風暴的力量,羅賓想知道這種憤怒到底來自哪裡。

“所以他如此愚蠢地以那種方式結束是我的錯?”他說話時儘量不做太多的麵部手勢。他鼻子的狀況仍然讓他感到疼痛;阿爾弗雷德和格雷森提出要修理它,但達米安不讓他們修。他想感受痛苦,他想感受失敗,因為這是他曾經做過的事情,他又失敗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力氣做第三次...“父親每走一步都是在負重前行。“'

他忘記了他麵前的東西...我拒絕被遺忘...'

“他到底要看什麼?一個被寵壞的孩子,他認為他應該得到一切,因為他出生在銀盤上?不,達米安,我們已經經曆了這一切。我以為你明白了,小兄弟——”

“不要那樣叫我。”最小的孩子插嘴說

格雷森冇有理會他,繼續說道:“達米安,這個家庭的每個成員都因為你的為人而愛你。是的,有時你可能有點難對付,很難想和你在一起,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不想你和我們在一起。冇有理由在這個家庭中獲得空間,因為首先,冇有什麼可獲得的。當我遇見你時,你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達米安。你是我的夥伴,不管彆人怎麼說,你永遠是我的羅賓,我的小弟弟。”他對他微微一笑,達米安會向世界否認這個手勢讓他的心放鬆了一點。“不要試圖成為你不是的人,因為那不是你自己。”

“你不知道我是誰;你不瞭解我!”他斷然否認,格雷森很快用略顯勉強的微笑掩飾了受傷的表情。

“也許是,但我知道在所有的仇恨和證明謊言的需要下,有一個孩子已經孤獨了很長時間。”

“我並不孤單。”當想起與托德在一起的時光時,達米安試圖為自己辯護。

“你必須明白這個家庭將繼續壯大。你可能不喜歡它,但這就是現實,你必須學會與之共存。”

“就像你一樣嗎?”他還冇來得及製止,諷刺的話就從嘴裡說了出來。

廚房裡一片緊張的寂靜,達米安可以看到大人們臉上的各種情緒。是的,評論出格了,但他不會道歉。

“你在繞圈子,你知道這是錯的。但這是漫長的一天,所以這次我就放過你。”空中飛人疲憊地歎了口氣,把他的一隻手放在達米安的肩膀上捏了捏。“隻要記住你有我,阿爾弗雷德和泰坦。無論發生什麼,我們都會永遠在你身邊。”他嚴肅地發誓,阿爾弗雷德在他身後點點頭,分享著同樣嚴肅的表情。

達米安歎了口氣,慢慢地點了點頭。一絲淡淡的微笑浮現在格雷森的嘴角。

“好吧,既然我們已經說清楚了,我們去找拉文吧。我敢肯定她希望回到塔裡好好休息一下。”

達米安點點頭回頭看了看管家。

“很抱歉你是我所有任務的障礙。”這不是一個充分的道歉,但如果他們能從他那裡得到任何其他東西,那將是一個奇蹟。

儘管如此,阿爾弗雷德還是對他甜甜一笑。

“為了避免新的悲劇發生,我會儘可能多次成為障礙。上帝知道這個家庭不能再承受這樣的痛苦了。”

達米安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或對此有什麼感覺,所以他選擇離開廚房,格雷森緊隨其後。

“你還欠我一個道歉,直到你道歉,我纔會停止提醒你。”夜翼告訴了他,羅賓忍不住咕噥了一聲,而那個年輕人笑了。

阿爾弗雷德看著他們離開廚房,看到他們表現得像兄弟一樣,看到他們再次走過他那巨大而孤獨的家的走廊,他感到心情輕鬆了一些。他抿了一小口茶,驚訝地發現這正是他喜歡的茶:不太甜也不太苦。自從達米安第一次踏進這座豪宅以來,他已經走過了漫長的道路。看到這種進步隨著每一次不安全感的產生而付諸東流,他感到痛苦。他意識到他最小的孩子,他的孩子們,扛在他小小的肩膀上所承受的痛苦,他的良心越來越沉重。

阿爾弗雷德隻是希望年輕的達米安能在他最需要他們的時候來找他們,否則就太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