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賀樓硯露出了惡劣的笑容!

-

驚駭都不足以形容所有人的表情。他們幾乎是石化在了原地,大腦一片空白,完全想不起來要說些什麼,一點反應都冇有。就連觀賽席上的那兩個隱匿在其中的人都渾身顫抖,不可置信的瞳孔地震。發生什麼事了?!這怎麼可能啊!?那可是地級幽冥鬼煞陣啊,足以將四大宗所有的精英弟子給滅殺掉的大陣啊!!竟然就在他們眼前——被粉碎掉了!女子暗恨地咬牙,壓低聲音:“計劃失敗了。”男子雙手緊握,麵色幾乎壓不住猙獰:“裡麵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們剛剛都冇有看到。”幽冥鬼煞陣過於強大,導致水鏡被腐蝕掉其實也在意料之中。但他們想破頭都冇有想過,那群弟子中竟然能直接破壞掉這個陣法。“應該是有人攜帶著家族長輩的神魂烙印,在性命垂危的時刻,神魂烙印破體而出,才導致陣法的破碎。”“而且看著這破損的程度,估計不止一個人有神魂烙印。”這倒也說得通,畢竟四大宗弟子大部分都是有背景的世家弟子,怎麼會冇有家族長輩給的底牌呢。但是,但是——他們不甘心啊!!為什麼從頭到尾他們所辦的事情都會搞砸?上次的傭兵會是這樣,那次滅宮家的情況也是這樣,總感覺暗地裡有一隻手在暗中破壞他們的一切計劃。是誰?!到底是誰?!兩個人腦子裡同時劃過了慕歸離的麵容。但隨即他們又覺得自己想多了。慕歸離再怎麼樣,也不過是個弟子而已,之前她還是個廢物,短短一年也不可能成長到多強的地步。這段時間他們可冇有聽說過天極宗有天才弟子出世,慕歸離的名頭都冇聽說過,自然不會被他們放在眼裡。本想這次她也會在被陣法毀掉的一個人裡麵,冇想到……又被她逃過了一劫!該死的!這種情況下,四大宗的大能肯定要嚴格排查情況了。所以此地不宜久留,他們必須要離開了。兩個人對視一眼,不露聲色地離開了。-與此同時,比賽的區域,場麵也安靜得可怕。煉丹師分丹藥,受傷的都在調息打坐,還能睜眼的都呆滯地看著上空。慕宜修和謝子墨也是陷入了詭異的沉默中。他們都知道天極宗的二師姐很強大,但是冇想到能強到這種程度。這已經不是可怕能形容的了,她明顯都和他們不是能相提並論的存在了。這下,所有人都明白,相較於瘋子的傳言,那個二師姐是有多麼的低調了。慕歸離雖然在陣法破碎的那一刻,離得最近,但因為有賀樓硯的保護,所以她是全程唯二冇有受傷的人。但是剛剛的場景還是難免把她給震撼到了。慕歸離沉默片刻,感歎道:“賀樓硯,你不是玄雲大陸之人吧。”她說的是肯定語氣。賀樓硯垂眸凝視著她,語氣充斥著驚奇:“你現在才發現啊,腦子可真蠢啊。”慕歸離:“……”其實早有察覺,但也是後來才徹底確定的。人人都知道九淵魔帝是玄雲大陸的魔族至尊。可慕歸離所瞭解的賀樓硯,真的好像和魔族半點都不搭噶,他甚至對魔族和人類都一如既往地鄙夷不屑,狂傲得彷彿天道都不放在眼裡。若不是他有什麼桎梏,比如玄雲大陸的鎖鏈需要她來打破,否則他這樣的存在,估計根本不會出現在玄雲大陸。這樣的人,卻偏偏被她給契約了。慕歸離麵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我覺得我更厲害,能把你給死死的契約在身邊,某種意義上,你也不是多麼厲害。”賀樓硯:“……”關於這點,他倒是不太想反駁。雖然嚴格意義上來說,是他發現了時間回溯的痕跡,心血來潮自動被召喚過去契約,但她身上的那奇怪的禁術,也讓他頗感興趣。比起玄雲大陸的破玩意,她身上的五玄術還算是有點東西的。他隻是哼笑一聲:“世間之力其實並無封頂,隻是過於強大的力量都需要大道製衡,否則揮袖便可動山河,世界早就被毀得連渣都不剩了。”這個說法慕歸離還是第一次聽到他說。“所以能桎梏你的是什麼?”賀樓硯冇和她多說什麼,隻漫不經心道:“混沌初開,光暗製衡,日月同輝,陰陽平衡,自然規律的形成,就像是五行之力,相生也相剋。”“製衡凡人的是階級製度,製衡修士實力的是天道,同理,若是冇有任何製衡,一切歸於混沌,任何生靈就不會存在於世,皆會歸於虛無。”慕歸離忽然想起來他曾經說自己代表著‘黑’。當時冇當回事,現在細細品味下來——“所以如果能有製衡你的存在,隻有代表你反麵的‘白’了?”“同時,你也可以反過來和‘白’相互製衡,但你們就好像是白天和黑夜,哪怕可以互相製衡,也可以互不打擾,都是自然規律中的存在……”看著她若有所思地低聲喃喃。賀樓硯倒也冇說她猜得對不對,隻是嘖了一聲:“想得還挺多,不如儘快把你的實力提升上來,在這麼廢物下去,本尊指不定哪天一個不耐煩……”他意味深長地瞅著她:“歲歲,你可就要倒黴了。”謔,這貨又威脅上了。若說之前她可能還心有顧忌,很想儘快地將他拿捏在手中。可是現在——慕歸離直接翻了個白眼:“您厲害,您可真厲害,我可太害怕了。”賀樓硯凝視著她有恃無恐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心情忽然就愉悅了起來,忍不住極輕地低笑了一聲。然後他捏住了她的臉往外扯了扯。慕歸離輕輕地嘶了一聲,揮手拍開他的爪子,麵無表情地瞪著他。賀樓硯眨巴著眸子,直勾勾地凝視著她,忽然緩緩地低頭靠近她。溫熱的呼吸相交,慕歸離忽然一怔,下意識地屏住了呼吸。下一刻,砰的一聲。這隻魔頭直接用腦袋狠狠地撞上了她的腦門,露出了惡劣的笑容。慕歸離:“……”嘶,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