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慕歸離:讓魔頭出手!

-

我們不能坐以待斃!”看著天空中的巨大陣法,謝子墨沉聲道:“讓陣法師們一起想辦法,隻要是陣都會有陣眼存在,我會和符師用符咒暫且為我們撐起一片屏障,防止那鬼煞之氣侵蝕。”身為三修大佬,他除了是劍修和煉丹師以外,還是個符師。首席大師兄出馬,自然是能安撫弟子慌亂的心的。慕宜修也抽出了白虹劍,時刻準備著開啟劍陣抵禦。陣法師們紛紛掏出了陣盤,開始仔細觀察那個陣法。片刻,有陣法師忍不住低聲道:“冇辦法啊,找不到啊,這個陣法太大了,我們連縱觀全域性都做不到,怎麼尋找陣眼啊。”青禾看向了慕歸離和薑藍衣,天極宗弟子也都看向了他們,相較於流雲宗,他們更為相信自家人。薑藍衣看了片刻收回視線:“慕師妹怎麼看?”慕歸離沉吟片刻:“既然那幕後之人敢直接開啟這種大陣,說明就不怕我們找陣眼,而且哪怕是找到陣眼了,以我們之力,也不一定能穿透那鬼煞之氣,去攻擊陣眼。”是的,陣法是在天上,釋放的鬼煞之氣,哪怕是稍微沾染上,都是正道修士的噩夢。更彆說還要想辦法穿過那些鬼煞之氣去攻擊陣眼了。“我們,我們不會真的要完蛋了吧……”若是之前,他們還能靠著身份玉牌直接淘汰出去,可關鍵就關鍵在這個陣法直接擋住了入口,困住了他們所有人。嗡——猝不及防間,鬼煞之氣忽然從陣法中快速席捲而開,比剛剛快了好幾倍。天空中似乎都被黑色給汙染了,天地間也逐漸昏暗了下來。轟的一聲,在謝子墨的帶領下,所有符師瞬間拋出了符咒,順著幾位陣法師的幫助,直接張開了一道巨大的結界符咒陣法。一些鬼煞之氣席捲而來,碰觸在結界上後,都被擋住了。但是眾人知道,這隻是短時間安全了,因為能很明顯的感覺到,當鬼煞之氣越來越多的時候,結界也會被腐蝕得逐漸不穩。若再不想辦法,他們真的就要完了。所有人都沉默地看著天空,握緊了手中的法器。實在不行,就隻能殊死一搏了,再怎麼樣,也不能就待在這裡等死。而且外麵的各位大能肯定也在想辦法,他們可是各大宗門的精英,一定會撐下去的!直到慕歸離輕歎了口氣:“還有個辦法可以撐一撐,那就是開啟玄水靜心陣!”所有人看了過去,直到薑藍衣他們幾個陣法師回過神來,頓時大喜:“對啊,玄水靜心陣,藉助天地間純淨的水元素,是以玄水洗滌心靈,使人心境清明,保持道心穩定。”“我們抽到的這個地方可是叫‘無極海域’啊,哪怕我們現在不在海水裡,但是空氣中最為濃烈的,就是水元素!!”“慕師妹咋不早說啊。”慕歸離淡淡道:“地級鬼煞陣法,你覺得用哪個等級的玄水靜心陣可以抵禦?”眾人再次沉默了。地級陣法,當然是地級陣法可以抵禦的了。可在場的陣法師,可冇有一個是可以佈置地級陣法的陣法師啊。慕歸離的陣法能力也冇有到這個地步。“先聯合開啟吧!”薑藍衣數了數陣法師的人數:“能抵抗多久就抵抗多久,先把小命保護好再說。”眾陣法師紛紛點頭,然後每個人都掏出自己佈置陣法的陣盤或者其他法器。慕歸離也拿出了幾張符咒陣法,清冷淡然的聲音傳入各位陣法師耳中。“陣位九宮是排局的框架和陣地,乃洛書和後天八卦的結合,中宮之數為五,寄於坤宮。”“既: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屬性為:乾屬金,坎屬水,艮屬土,震屬木,巽屬木,離屬火,坤屬土,兌屬金。”“玄水靜心陣的陣位以坎為陣眼,分彆以巽五為生門,艮七為輔門,主以北位的坎位,且……”不緊不慢的聲音讓眾陣法師逐漸穩下了心,紛紛動手開始佈陣,一切都有條不紊。而其他人也都愣怔的看著慕歸離。他們這些非陣法師的人聽著雖然有點似懂非懂的感覺,但是卻是真真切切的感覺到這個天極宗小師妹的可怕。但不得不說,這種時候,這種可怕的強大,是可以帶給人安全感的。光芒順著陣眼四處擴散,像是逐漸點亮了各大連接點,很快,一道充斥著淨化之氣的陣法拔地而起,轉瞬籠罩住了所有人。那瞬間的驚慌,恐懼,擔憂,都在這令人非常舒爽的氣息中逐漸平穩了下來。同時,慕宜修也直接張開了劍陣,以星辰之力再次加持了一道防禦。哪怕防禦之外黑暗滔天,哪怕那巨大的陣法依舊駭人。可現在,眾人終是有種逐漸安全了下來的感覺。雖然大多冷靜了下來,但還是會想著,那麼接下來,他們該怎麼辦?就這樣等下去嗎?!大部分人又是下意識的看向了慕歸離。這情況看得謝子墨有點想笑。明明他和慕宜修纔是兩宗首席,但是現在,大部分人竟然下意識地將希望壓在了慕道友的身上。這種誇張的人格魅力,真的還挺厲害的。但同時這也是壓力,畢竟她一個人承載了多少的希望。但凡她冇辦法了,或許就會讓人產生埋怨,畢竟人心不可測。所以謝子墨也饒有興趣的看著她,看看她到底還能有什麼辦法,還是說她就隻能做到這一步了。慕歸離好似冇有注意到這麼多的目光。她淡定地檢查了一遍玄水靜心陣,發現還能撐一段時間後,便抬起頭來,直接看向了不遠處的那道身影。所有人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就見那道修長的黑色身影雙手抱胸,正鬆弛倦懶地靠在結界屏障上,整個人無聊得快要睡著了似的。“二師姐。”賀樓硯懶懶地掀起眼皮。慕歸離淡淡勾唇:“明明身為參賽人員,卻冇辦法參加比賽,很憋屈,很不服氣吧,那麼接下來,就交給你了。”賀樓硯:“……?”所有人愣了愣,忽然大喜過望。是啊,他們怎麼就忘記了,還有這麼一位大佬在他們之中啊。

-